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老街饲养日记(六)

前文:

【戚顾】老街饲养日记(五)


六、

戚少商在自己的窝棚门口一刻不停地绕着圈,一会儿停下脚步,试图往里头看一眼,却又很快顿住脚步,叹了口气,继续在外头踱步。

一干猫等远远躲在角落里,惶乱地打量着戚少商和明亮的窝棚,好像它们俩是一捆定时炸弹。六寨主从墙角探出脑袋来,默默品味着戚少商异样的行为举止。他想了很久,终于还是决定走上前去,劝劝自己这位迷途的大当家。

“大当家的,其实你也不用特别担心,红袍她治好了我们这么多兄弟,处理个小狐狸肯定是没问题的。”老六嘿嘿笑着,努力在脸上展露出安慰的气息,却让两人的对话更像是某种拐带狐狸的谋划。

这么一想,戚少商的脸更黑了,他正想让老六别再烦他,耳边却传来老六的进一步劝解:“而且啊,大当家,你这副样子,知道的是你在关心顾惜朝,不知道还以为你等着红袍给你老婆接生呢。”

——接生!戚少商重重地被自己的口水呛住,剧烈咳嗽起来。他心情复杂地翻了个白眼,道:“老六,我觉得你现在完全可以不用再说话了。”要是你再说下去,我很难保证不会和顾惜朝一起揍得你满地找牙。

无奈的是戚少商的言外之意显然没能传达给对方,老六比戚少商还忧郁地叹了口气,正要继续往下接话,幸亏阮明正一脸沉重地从窝棚里钻了出来,打断老六的危险发言。

戚少商松了口气,但立刻揪紧了一颗心。

“小红袍,他怎么样?”

阮明正摇了摇头:“不好说。不过他后腿上的的确不是炸弹,大概是人工注射的发射器。”说着,她意有所指地瞥了一眼戚少商,“我看了看,不会对他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是让他不能自由行动而已。”

都痛成这样了还叫没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吗!戚少商遏制住内心的怒吼,尽量平静地开口问道:“如果说小顾后腿上装的是发射器,看这情况,应该是实验室的人发现他失踪并且启动信号了。”

“也就是说,他们很快就要找到这里了,”阮明正看着戚少商,“大当家,我们这儿可全是野猫,不能拿大家的命陪着顾惜朝一起送死。”

“我知道。”

戚少商抬起脑袋,朝猫咪躲藏的方向看了一眼,转过头来冲阮明正笑了一笑:“所以你们马上离开,我留下来陪着小顾。”

“大当家!”阮明正一声惊叫,遂即压下声音,眼睛里闪烁着恼火,“你知道的,如果我们没了你,还不如被他们抓了去!”

戚少商不甚赞同地摇头,伸出爪子拍了拍阮明正的脑袋:“小红袍,我知道你也很聪明,跟着你,还有老六小孟他们,这儿的猫咪还是能过上好日子的。”

“可是这不一样,戚少商,你懂不懂!”阮明正气急败坏地用后脚蹬地,恨不得一腿把戚少商踹清醒过来。

戚少商无奈地望着阮明正,道:“我都照顾了你们这么久,作为交换,难道还不许我做点自己想做的事了吗?”

“你想做的事,就是去送死!”阮明正原本就红通通的眼睛瞪得更大更红了,急得眼泪直打转,“不对,我看最后肯定是你被抓走,顾惜朝还能回到实验室过他的安稳日子!为了这种人养的白眼狼,不值得!”

“小红袍,我要纠正你两个说法。第一,惜朝是狐狸,不是狼,”戚少商狡猾地颤了颤胡须,接着道,“第二,我做事,从来不问值不值得,只管在不在乎。不论如何,我都想试一试,一定要留下我想要的。”

说罢,他便毫不犹豫地钻进窝棚里,趸身探出脑袋:“你们早点离开,也是让我没有后顾之忧。所以不用再争了,我会留在这里陪着惜朝的。”

阮明正望着他的背影,狠狠一跺脚,扭头招呼乱哄哄的猫群,领着他们从另一个角落悄无声息地溜了出去。

窝棚里,顾惜朝软弱无力地趴在一团棉花上,狐狸毛被汗水沾湿,一络一络地立在空气里,随着他的身体一阵阵发颤。戚少商叹息一声,轻轻舔了舔他的耳朵,替他理顺乱糟糟的皮毛。

“惜朝,你很痛吗?”

“……不要叫我惜朝,”顾惜朝有气无力地反驳道,“你为什么不走?晚晴他们快要来了。”

戚少商小心地把他搂紧自己怀里,好让他的后腿舒服些,随后耷拉着耳朵,很委屈地看向顾惜朝:“你说了不想走的,难道要始乱终弃吗?”

始乱终弃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顾惜朝在心里呐喊,无奈他实在是没有力气,偏偏脸上的毛细血管太争气,还不等他控制自己的情绪,就连耳朵都已经变得通红。他有气无力地斥了一声:“你没有项圈,会被抓走的。”

“可是我说过,既然把你带出来,就一定不会再让你被关进去的。”戚少商很诚恳地承诺道。

你什么时候说过这种东西了,别随便许诺好吧?

戚少商好像听到了顾惜朝内心的吐槽,一边安抚性地顺着毛,一边呼噜噜地说:“我以前说给自己听过,刚刚也告诉了你。所以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走的。”

白痴,就是因为你不走,我才要替你担心吧!

顾惜朝恨不得字正腔圆地好好替戚少商修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可身边温暖干燥的身体让他忍不住放松下来,缓缓阖上了眼睛。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