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衍生】天梯(十)

十、

方浩声温软的鼻息呼在文初的脸颊上,留下深深浅浅的湿气,痒痒的,像是猫鼻子上悬浮的羽毛。文初皱了皱鼻头,侧过脸,却同方浩声离得更近了些。他眨了眨眼,正打算撑起身子,却被方浩声一把揪住了衣领。

“怎……怎么了?”文初险些再次失声,涩着喉咙问道。

方浩声静默地看着他,缓缓扬起嘴角,戳了戳文初浅浅的酒窝,在狭小的怀抱里比着手语:“你刚刚是不是想亲我?”

文初顿时涨红了脸,气势汹汹地瞪大了眼,明知方浩声听不见,还是压低了声音:“想亲你又怎么样,嗯?”他俯下身子,凑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我就亲你了,怎么样?”

他的唇间擦过方浩声的唇角,随后郑重其事地偏了偏头,双唇相贴。方浩声登时僵住了,像...

2018-10-20

【戚顾衍生】天梯(九)

九、

第二天一大早,文初坐在餐桌旁,耷拉着眉毛思考人生。

如果说自己做了梦魇,情绪失控还情有可原;可昨晚在卫生间处理的“生理问题”,就算是自我麻痹两百遍也没法糊弄成酒醉的后遗症——更何况,自己那时候分明是清醒的。

更严重的是,等方浩声醒了,自己要如何面对他?到底应该说昨晚我对你起了非分之想,还是说我梦里恨你恨到想杀死你?

不管说什么,都像是把他们俩的关系往死路上逼。

文初烦闷地抓了抓毛燥的头发,视线里却突然出现了一对棉拖鞋。他浑身一颤,愕然抬头,眼前赫然是睡意朦胧,捂着额头摸进餐厅觅食的方浩声。刚睡醒的方浩声显然还是魂飞天外,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家里多了一个人,眯着眼拉开冰箱,从里头挖...

2018-10-19

【戚顾衍生】天梯(八)

八、

文初做了很长的一个梦。

他站在黄沙大漠之中,手里握着一柄冷冰冰的剑。西北干涸的风扑打在脸上,他觉得双颊几乎都快要裂开了,可梦里的自己却执拗地站在高处同狂风对峙,就像是文初曾读过的荒谬骑士堂吉诃德。沙粒灌进鼻腔里,梦中身穿棕皮大氅的自己禁不住打了个喷嚏。

一个发型滑稽的男子从远处跑来,嘴里呼唤着“大当家的”,却很快又消逝在黄沙之中。

原来我叫“大当家的”。文初有些混沌地眨了眨眼,困倦重新席卷上他的大脑,正当他要歪向一旁,再度睡去的时候,一抹青影鬼魅似的出现在他的身边。

“大当家的。”来者提着一坛子酒,眉眼清明,卷发绮丽,在漫漫黄沙之中拨开了一片春意。文初一下子便没...

2018-10-19

【戚顾衍生】天梯(七)

前文:

【戚顾衍生】天梯(六)


七、

文初猛地往后跳了一步,神色有些不自然,抓了抓脑袋,欲言又止。

方浩声奇怪地看着他:“你怎么了?”

“你以后不要总是和别人靠得这么近。”文初被打败了似的坦白。

“不然呢?难道你会吃醋?”方浩声开玩笑地冲他挤了挤眼,一把勾住他的肩膀。

“也算是咯,”文初打蛇随棍上地应着方浩声的话,两颊露出酒窝,“你要是红杏出墙,我也找个人私奔好了。”

“哇,你的感情也太不坚贞了吧?”

“谁叫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已经被我错过了?”文初掐了一把方浩声的脸,得意地看着他颇有些不满地皱起眉头,轻声道:“方浩声,你千万不要妄自菲薄。如果世界上有最美好的东西,我一定全...

2018-10-14

【戚顾衍生】天梯(六)

前文:

【戚顾衍生】天梯(五)


六、

顾毛毛温温吞吞地咽下最后一口饭,抬头先看看文初,再看看方浩声,歪着脑袋问道:“方老师,文初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呀?”

文初抱起肚子圆滚滚的顾毛毛,故意皱起眉头:“我们都不知道你家在哪里,怎么送你回家?”

“既然不知道我家在哪里,那就去找警察叔叔啊,”顾毛毛很嫌弃地翻了文初一眼,“这点小事都不明白,居然还是方老师的朋友!”

这小鬼还真是个人精。文初默默腹诽,对于顾毛毛这种随便就把自己剔除方浩声朋友籍的行为很是不满。两张很有些相似的圆脸上露出如出一辙的嫌弃神情,方浩声挑了挑眉,先是掐了一把顾毛毛的肉脸,随后便对着文初意味深长的抿嘴笑。...

2018-10-14

【戚顾衍生】天梯(五)

前文:


五、

方浩声虽然处于“退休”状态,但毕竟名声在外,很快便有周边的教育机构邀请他兼职音乐教师。和以往在乐团的训练、学习不同,作为普通的老师,方浩声更多接触的是丝毫不通乐理,却天真烂漫的孩童。孩子们也很喜欢这位瘦瘦高高的帅老师,知道他听不见,便时常画一些歪歪扭扭的卡片塞到方浩声的怀里,然后扭着小屁股躲回钢琴背后。

每每同文初提起这些事,方浩声就会拿出夹在书里的卡片,炫耀似的在他面前晃一圈,脸上带着快活的笑。文初盯着他眉眼弯弯,忍不住出神。

“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看啊?”方浩声察觉到文初的走神,有些不满地给了他一肘子。

文初笑笑:“方浩声,你有没有觉得你变了很多?”

方浩声...

2018-10-11

【戚顾衍生】天梯(四)

前文:


四、

发生什么事?方浩声苦涩地笑了笑,除了勾心斗角利欲熏心,自己还能有什么事?

一个小时前,他接到了一通来自父亲的视讯,屏幕那头的男人不顾方浩声微弱的听力,兀自大发雷霆。方浩声垂着眼坐在电脑前,等父亲发泄完怒火,才冷清清地抬眸,有些挑衅地看向摄像头,磕磕绊绊道:“你是不是忘了,我的耳朵有病。就算你骂得再难听,我现在也听不见。”

方父一摔手上的文件,从屏幕外扯进一名手语翻译:“把我的话翻译给他听!”

方浩声冷冷地看着那名翻译战战兢兢地比划着手指,不为所动。

“我现在听不见,没法继承方氏集团。”

“胡说,不管你是聋的还是哑的,都得给我回来!”方父指着屏幕,冲那名小翻...

2018-10-09

【戚顾衍生】天梯(三)

前文:


三、

文初的国语蹩脚,三句话里有两句听不分明;方浩声倒是从小在上海长大,可偏偏他听不见,只能依靠文初半生不熟的手语翻译,脑内重新组织语句,再译回手语,一波三折地同路上行人艰难沟通。

好容易找到住处,挥别方浩声之后,文初便将行李搬进临时住所,拉开飘窗上的布帘,深深地吸了一口厚重的木板气味。

“文初,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进房间要先通风,否则会伤身体的!”娇姨拨开一屁股坐在电脑椅上的文初,唠叨着推开窗户。高层的风从窗户缝里灌进来,卷得窗帘窸窣作响。

娇姨俯瞰血脉一般奔腾着的公路,若有所思地叹道:“这里明明和澳门不一样,可还是让人觉得很像。”

“当然像啦,不管到哪里,同你打...

2018-10-07

【戚顾衍生】天梯(二)

前文:


二、

两天后,赶鸭子上架的文初经历了三个小时的飞行,终于落地,然而却因为人生地不熟,站在虹桥机场里不知所措。娇姨倒是好脾气,一边打量着来往行人,一边搜寻方氏集团前来接机的立板。她上了年纪,常常犯老花,却总是兴高采烈的指着远处花里胡哨的立牌,小孩子似的欢喜。

正当文初四下寻找接机队伍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嗡嗡”震动,摸出来一看,原来是赵经理发给自己的短讯。

“文初先生,不好意思,今天公司突然有些急事,前去接机的同事或许要迟到。麻烦你在机场稍等一会儿,真是不好意思!”

这么大的公司,有些平地风波实在再寻常不过,何况自己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受哑疾困扰的年轻后生,自然也没有必要...

2018-10-06

【戚顾衍生】天梯(一)

大家好我来卖一下安利,请问有没有朋友嗑文初哥哥和方浩声这一对衍生呢,聋哑人组合,可甜可虐可商战,虽然方浩声哥哥还没播出但是我真的按捺不住自己的手了!!!!!实在不行播了我改!!我删!!!

好了我控制一下情绪,请各位先吃一口安利,推荐沙妮妮的视频!

【戚顾现代之异国幽梦】电灯胆


一、

很多人说文初高大英俊,却命运多舛,实在是老天待他不公。但是这么多年,文初能安安心心地度过这么多波折磨难,全然是因为他一颗甘之如饴做凡人的平常心。因此不论身边的阿公阿嬷如何惋惜,他总是笑出一对圆酒窝,眨眨眼,说两三句好话便哄得对方笑逐颜开,自然也就忘了操心的初衷。

但是人生总像是一个充满奇妙的圆环,好比...

2018-10-05
1 / 19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