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朋友不吃一发戚顾安利吗?
相爱相杀知音情,爱恨纠缠江湖梦
400MB的文包一辈子吃不完,至今仍有巨手圈内产粮!
详情请戳av3329428 大宋激情纪录片放送!

【戚顾】老街饲养日记(三)

拟兽注意

大白猫戚/耳廓狐顾

前文:

【戚顾】老街饲养日记(二)



(三)

“这位,是劳二哥,这个呢,是小孟,还有她,刚刚你见过了,是小红袍,”戚少商领着顾惜朝一顺溜儿地认亲,笑眯眯地回头看他,“我嘛,就是这里的大当家,戚少商。”说罢,他打量顾惜朝的神情,迫不及待地添了一句,“你觉得我们这里怎么样,现在愿意留下了吗?”

顾惜朝停下脚步,动了动耳朵,歪过头问:“我觉得你这里很不错。可是,我为什么要留下来?”

“喂,你知不知道这两条街上油水多肥,有多少野猫野狗都想住在这儿?别给你脸不要脸啊绿毛狐狸!”穆鸠平心直口快,尾巴一抽,嗷呜一声骂了出来。

“诶,老八,你怎么这么没礼貌啊,我说过,我们要做有内涵的野猫。”戚少商龇牙笑了笑,却威胁性地从肉垫里挤出爪子。

阮明正翻了个白眼:“大当家的,我们这儿再好,也容不下这尊大佛吧?何况就算你夸得天花乱坠,我们这种土匪窝又怎么入的了他的眼?”

顾惜朝眼皮一跳,行啊,你不想让我留下来,我就非要留下来好好跟你们斗一斗,让你们开开眼,知道什么叫做人类的文明之光驱散愚昧和落后。于是顾惜朝异常凶恶地眯起眼,连两颊上的呼吸都绷得紧紧的。

“这条街上舒服的去处那么多,可我就是喜欢这里,要住在这里,”他挑衅似的扬起嘴角,“反正过不了几天,我就回实验室去。”

“是啊是啊,我一见小顾就觉得亲切,肯定是有缘份,”戚少商连忙上前贴着顾惜朝的肩膀,“住在一起,更方便我们沟通感情,对吧?”

呸,谁要跟你有缘份?我一见你就倒霉,巴不得赶紧找到去实验室的路,回到晚晴身边啊!顾惜朝皱皱鼻子,冷不防往边上迈了一步,毫无防备的戚少商险些脚下不稳打了个滚。

“我可不觉得我们一见如故,还有,你要是再敢用那种难喝的东西来暗算我,我马上离开这里!”顾惜朝耀武扬威地冲戚少商发表了一段感言,随后顺其自然地钻进方才自己躺着的窝里。

“喂,那个是——哎呦!”

顾惜朝探出头来,狐疑地扫了一眼抱着尾巴转圈的穆鸠平,转头看向一脸傻笑的戚少商,眼神中带着询问。

“没事没事,你想睡哪儿就睡哪儿!”说罢,戚少商乐呵呵地甩着尾巴,在旁边扒拉了个小坑,顺势躺了进去。

顾惜朝疑惑地嗅了嗅窝里的气味,恍然大悟,反而不好意思起来:“这里原来是你睡的地方。”

“我们这儿不分你我,都是兄弟,我只是刚好在那里睡过,你不用客气。”戚少商搓搓耳朵,有些发寒似的抖了抖腿。

夜风吹开窗前的破布帘子,拂动戚少商背上的白色皮毛,像是落下一层银色的雪。顾惜朝忽地便想起记忆里最后一个冬天,寒冷从小腹一直窜上脑袋顶,从心底里冒出恐惧来。他盯着戚少商不安分的耳朵,叹了口气:“我不怕冷,还是你睡这里吧。”

戚少商好像早有准备似的跳起来,一下子就落到顾惜朝身边,脑袋蹭蹭他的大耳朵:“这怎么能行呢,要不我们还是一起挤一挤吧!”不知道顾惜朝是不是眼花,不然为什么他总觉得戚少商的眼睛里闪着谄媚而奸诈的光。

“算了,我不太习惯。”顾惜朝刨了刨窝里的棉布条,有些不舍地绕出来。

“不会的不会的,多睡睡就习惯了,”戚少商一爪子按住顾惜朝,叼住他拖回自己窝里,“你还要在这儿住这么多天,总不能每晚都吹冷风吧?”

顾惜朝还没来得及觉得戚少商说得有道理,整个身子又已经被他压住了,大白猫毛茸茸暖呼呼的肚皮贴着自己的后背,几乎让顾惜朝忘记了自己诡异的处境。他舒适地半阖起眼睛,大耳朵垂下来,看起来乖巧又温顺。

但是戚少商还是没有忘记,顾惜朝绝对是一头不可小觑的,嗯,犬科动物。于是他一边转移身体的重心,好让顾惜朝从自己怀里钻出来,一边用商量的口吻问道:“反正这里也够大,我们两个一起睡很合适,你觉得呢?”

“我觉得……”很不合适!但是顾惜朝环视四周,在戚少商炯炯的眼神和围观群众充满困意的杀人目光里,他最终还是没能说出这句吐槽。他无奈地晃晃脑袋,扭过身子,在宽敞的窝里找了个角落,冷冷清清地趴了下来。

正是因为他背向众人,所以丝毫没有看见一脸“计划通”的戚少商冲外头排排站的一堆猫咪打了个眼色,快活而小心翼翼地卧到顾惜朝身边去了。

接收到戚少商得意眼神的阮明正忿忿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大当家哪根筋不对,非要我们陪他演什么戏。可怜的小穆啊,前两天被狗咬过的爪子还没好呢,又受了大当家一脚,估计又得跛小半个月了。

这只小狐狸除了可爱点,到底好在哪里?阮明正探出脑袋,偷偷窥视着安静的大窝。小狐狸的耳朵尖和尾巴尖稀里糊涂地裹在毛线球和布条里,细碎的绒毛随着他的呼吸扬起又落下。还不等小狐狸不耐烦地挠鼻子,大白猫的尾巴一下子从他的脑袋顶扫到尾巴尖,末了还特灵巧地把四周的灰尘一并扬走了。

……是什么让横扫街区的猫头子沦为自动吸尘器。

“红袍姐……”穆鸠平粗着嗓子想向阮明正伸冤,却被她一掌按在鼻子上。他不由自主地放轻了呼吸,跟着皮毛火一样艳丽的兔子回到自己的窝里。

温良的月华落在穹顶一样的窝棚上,白的像是银河,青的像是柳枝,凉风轻轻一拂,柳叶融化在奶白色的河流里。

 


评论 ( 10 )
热度 ( 40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