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老街饲养日记(二)

前文:

【戚顾】老街饲养日记(一)

拟兽注意

大白猫戚/阔耳狐顾



(二)

“你是狐狸,你真的是狐狸啊?”戚少商甩着大尾巴,再一次不怕死地凑到顾惜朝面前。

顾惜朝眯着眼睛,余光追随着戚少商毛茸茸的蓬松尾巴,默默伸出藏在棕黑色肉垫里的爪子,随着他晃动的身形,跃跃欲试地挪动。

“可是我看你一点儿都不像是本地的狐狸,”戚少商猛然从顾惜朝的背后窜出来,鼻尖蹭了蹭他的大耳朵,“你的耳朵好大,尾巴上长着绿毛,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有趣又好看的——嗷!”

顾惜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本能,下意识地一个后腿出去,肉垫连带利爪一块儿拍在戚少商脸上,绵里藏针,打得他七荤八素。

天嘞,今天第二次了,大当家的不会一生气,咬断小狐狸的脖子吧?

阮明正认真搓搓耳朵,回想起前几天戚少商带领兄弟血洗邻街的那帮野狗,场面之血腥不堪入目,哪怕是自己这种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兔子也觉得反胃。不过,就算大当家的不下杀手,把这小狐狸赶出这儿也是不错的,都是猫科动物,哪里有他们犬科的——

“哇,你的背上也有绿毛诶,你真的是狐狸吗?我从来没见过绿毛狐狸……”

阮明正疑惑地转过头,却发现戚少商仍旧一脸笑呵呵地趴在小狐狸身边,锐利的爪子藏进白毛里,轻轻拂开小狐狸背上那层浮毛,跟头一回见到逗猫棒的乡下猫似的,翘着鼻尖傻乎乎地张着嘴,试图用胡须接住落下的狐狸毛。

……我凑,戚少商戚大当家,是谁前天还在街口发誓说这条街上“有猫没狗有狗没猫”的啊?你这副憨样,要是让隔壁那条大黄狗看见了,咱们整条街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阮明正翻了个白眼,朝角落里啐了一口菜梗,不耐烦地拍拍地板,转身一蹦,就跳回自己窝里去了。

顾惜朝更是被戚少商吵得两眼发昏,绿毛绿毛,绿你个大头鬼,你才是绿毛小狐狸呢,个死白猫,长着白毛了不起么,张口闭口就歧视有色物种?!

“你再敢叫我绿毛狐狸,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顾惜朝怒极,打了个滚,从戚少商面前躲开,微微直立起上身,胡乱在自己胸口上抓了两把:“我这是青色,青色!跟绿色区别很大的,别用那么俗气的颜色形容我。”说着,他翻了翻白眼,“还有,我是货真价实的狐狸,所以我建议你在这儿的猫咪回来之前让我离开,不然,我可不保证会发生什么。你这儿可真是个大猫窝,哼。”

顾惜朝环顾四周,动了动鼻头就嗅出七八头猫咪的气味——当然,最当头最欠揍最不可一世的,就是面前这头傻猫的味道!

戚少商歪着头,打量着胡须发颤,耳朵支棱棱转动的顾惜朝,觉得小狐狸实在是自己短暂的猫生中遇到的最好看、最有趣的生物了,连哼声的时候,鼻子里冒出来的水汽都透着一股蛮横的可爱。

“就算你是狐狸,留在这儿又有什么不好呢?我们这里什么都有,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一定不会亏待你的。”戚少商笑眯眯地盘坐在顾惜朝面前,试图用自己的尾巴缠绕上顾惜朝的。

顾惜朝一下子从地上弹起来,神情慌乱:“不可以,这怎么行!晚晴,晚晴会很担心的!”

“晚晴,晚晴是什么?”戚少商困惑地眨眼。

“晚晴不是什么,晚晴是一直照顾我的人。她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人?你以前住在人的家里吗?”戚少商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你你你,你是人的宠物?!”可话刚出口,他又摇了摇头,“不对的,家养的脖子上都带着项圈,要不就是挂着铭牌,你身上什么都没有,怎么会是宠物呢?”

顾惜朝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他埋着头用爪子刨了好几个小坑,尾巴重重地敲打着地面,耳朵不由自主的耷拉下来。

“我不是宠物,我从小跟着晚晴在实验室里长大。”

“实验室?”戚少商努力在脑海里搜索这个模糊的名词,终于勉强和回忆里某幢白色的、门前挂着大红十字的建筑对上了号,“噢,我知道实验室。这么说来,你一定是特别珍稀的狐狸咯?”戚少商一边猜测,一边因为自己独到的眼光洋洋自得。

“我不知道什么叫做珍稀,”顾惜朝有些无助地摇摇头,眼睛眯成忧郁的细长条,“他们——和晚晴穿一样衣服的人,他们叫我基因变异。没有正常的耳廓狐会有青色的皮毛,这样的颜色太难在沙漠里生存下来,如果没有晚晴,我可能早就……”

“胡说,说你是基因变异的两脚兽才是傻瓜呢,你看他们头顶上的毛花花绿绿,却不许我们的毛有别的颜色,真是蠢到家了!”戚少商看了一眼顾惜朝,蹭到他旁边,还是忍不住再次伸出肉垫,摸了摸看起来和春天一样舒适的皮毛。

“你不觉得我长得很奇怪吗?”顾惜朝不适应地缩了缩脖子,戚少商过于靠近的鼻息让他觉得后颈发痒。

“谁说你长得奇怪?你明明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狐狸!”

戚少商理直气壮地昂起脑袋,觉得自己捡回一只好看的小狐狸是这样一件天经地义的事。他原本就圆滚滚的眼睛里因为充满自豪和快活,显得更加灿烂,一下子就把光亮映在顾惜朝的眼里,像是久违的阳光终于突破了云层,落在湿漉漉的青草地上。

顾惜朝别扭地转过头去,耳朵尖却愉悦地搐动,喉咙里滚动着呼噜噜的愉快声音,原本绷紧的四肢也柔软下来,肚子完完全全地摊开,帖服在戚少商的窝棚里。

“喂,呃,那个谁,大白,谢谢你啊。”顾惜朝嘟嘟囔囔道。

突如其来的道谢让戚少商忽视了‘大白’这个土味称呼,他欢天喜地地应道:“不用谢不用谢,都是自家兄弟,这么客气做什么!我叫戚少商,小狐狸你呢?”

“顾惜朝。还有,以后别叫我小狐狸。”

顾惜朝,多么好听的名字,光是听着就让人想起春天的风,春天的花,春天的树,和春天快乐的大白猫和小狐狸。

戚少商笑得脸也皱起来,陷入深深的、关乎春天的幻想之中。



TBC.

乐乎最近真的非常非常卡,我总是进不来,都怀疑是不是开多了车被拉黑了...

以及,我真的是个,非常懒的写手(。

评论 ( 24 )
热度 ( 41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