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朋友不吃一发戚顾安利吗?
相爱相杀知音情,爱恨纠缠江湖梦
400MB的文包一辈子吃不完,至今仍有巨手圈内产粮!
详情请戳av3329428 大宋激情纪录片放送!

【戚顾】老街饲养日记(一)

大白猫戚/耳廓狐顾

拟兽,注意避雷,应该算是傻白甜吧



月黑风高,戚少商叼着一只小狐狸,左腾右挪,三两下落到破落纸箱的最深处。他紧了紧犬齿,像往常一样昂着脑袋迈进猫爪凿成的圆洞里,蓬松的大尾巴抬得高高的,一摇一摆,很是一派洋洋得意。

正值夜深,恰是猫科动物最活跃的时候,戚少商环顾四周,确认自己的兄弟们全都出门觅食之后,轻手轻脚的把那只软绵绵毛乎乎的小狐狸搁在自己暖和又松软的窝里,伏下前爪,瞳孔放得极大,上上下下打量着对方和自己相似却不相同的面孔。

小狐狸有一对大耳朵,同他小小的脸比起来,几乎可以说大得离谱。他清醒的时候,会露出琉璃一样又大又圆的眼睛。戚少商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的眼睛,当他头一回瞧见的时候,脑海里蹦出的是哗啦一声翻倒在地上,叮叮当当撞在一块儿,然后各自闪着花色滚成一团的玻璃弹珠。

他曾趴在对面商店的屋檐上见过这一幕,两脚兽们为此急得人仰马翻。而当他看见小狐狸冲自己跑过来的时候,戚少商的心脏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噗嗤噗嗤地血液手忙脚乱地扯着他的神经,一下子掀开了他眼前的幕帘,亮堂堂的一片。

小狐狸,真的是一只很好看的小狐狸。

所以戚少商很不吝啬地请他和自己一起喝酒——戚少商的确是一只不同寻常的猫,很少有猫咪能喝酒并且会喝酒,所以千杯不醉的戚少商一直相信自己是全天下独一无二的猫。

他扒开酒塞子,把酒瓶推到小狐狸面前,然后满心欢喜地看着小狐狸把他的爪子搭到瓶口,“咣当”一声,酒瓶子倒了,小狐狸也在一团酒气里晕晕乎乎闭上了眼。

戚少商眨眨眼,一口咬住小狐狸的后颈,迈着轻巧的步子带着他回了自己家。

“老大,你又捡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回来?”阮明正是一头红毛兔子,平日里和一群野猫混在一起,比路边的野狗还能打。她抖了抖耳朵,浑身上下的皮毛泛着淡淡的红,不耐烦地捋了捋牙,皱着眉头问戚少商。

“如果不是我,你这个乱七八糟的东西现在还躺在下水道口,”戚少商很无情地回嘴,“何况,他不是乱七八糟的东西。”

阮明正凑上去一瞧,最先看见的就是那对大耳朵,她吓得往后跳了一步:“大当家的,你从哪里拣来这只狐狸的?!”

“唔,高鸡血的饭馆边上,怎么了?”戚少商轻轻地呼着气,长长的胡须一颤一颤,伸出爪子逗趣似的拨动小狐狸的耳朵。

“不行不行,这可不行,你得赶紧把他送回去,”阮明正瞪大了眼睛,“他可是头耳廓狐,等他醒了,会把我们所有人都咬死吃掉的!”

戚少商看了看小狐狸,又看了看跟小狐狸一般大的垂耳兔阮明正,“喵呜”一声笑起来,但又迅速压低了声音:“小红袍,你可别开玩笑了,他看起来就跟小猫仔一样大,连小孟都比他壮。”

阮明正浑身炸毛,耳朵尖都在发颤:“我在以前主人家的电视里见过,他他他们连蜥蜴都吃!”

“是吗?”戚少商歪过脑袋,想象小狐狸趴在有他十倍大的蜥蜴背上张牙舞爪的模样,觉得怪有趣,于是又忍不住“喵呜”笑了一声,“那我就更要留他住下来了,我倒是要看看,他能有多凶悍?”

阮明正见劝他不住,只好抖了抖腿,退回自己的草垛里:“等你知道他的厉害,可就晚了!”

戚少商呼噜了两声,卧到小狐狸的身边,盯着他粉红色的耳朵,越看越欢喜,忍不住用鼻子轻轻蹭了蹭,暖烘烘的气味一下子涌进戚少商的鼻腔里,让他忍不住咧开嘴笑起来。

于是顾惜朝刚睁开眼,就看到一头大白猫满脸堆笑地趴在自己身边,眦出满嘴的大白牙,吓得他差点又背过气去。

我怎么会在这儿?我怎么糊里糊涂地睡着了?

顾惜朝眯着眼回想自己醉倒前的记忆,眼角余光一瞥身边这位眉开眼笑的猫大哥,前因后果一下子串成了线,回忆里的酒瓶子终于砸在顾惜朝的脑门上,脑海里瞬间明明白白。

都是这只死白猫,非拉着我喝酒,这下好了,我真的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顾惜朝气得咬牙切齿,张嘴就要咬住戚少商的鼻头,小小的乳白色的牙齿在黑夜里闪着危险的光,可还没等他落嘴,戚少商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了起来,半个身子贴在顾惜朝身上,压得他快吐血。

“哎呀,你醒了啊,我不知道原来你不会喝酒,怎么样身体有没有不舒服,想不想喝水肚子饿不饿?”

顾惜朝被这一连串聒噪的发言烦得头大,不耐烦地转转耳朵,扭动身体想要从戚少商的压制下钻出来。他扭头想要喝止戚少商,却冷不防被他一颗毛茸茸的猫头挤进自己的腿侧,温热又带着倒刺的舌头梳理过小腹的软毛,惹得顾惜朝一阵发颤。

“你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你听不懂我们中国话,其实我也稍微会两句洋话,要不你听听——嗷!”

顾惜朝终于艰难地把自己的爪子从戚少商的肚子下抽出来,恶狠狠地一爪拍在他的正脸上:“你一直唧唧歪歪的,让我怎么说话?”

戚少商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瞳孔便越来越亮,像是两轮天上的大月亮,和普通猫咪不太相似的尾巴也兴奋地翘起来,呼呼地晃动。还没等回过神的顾惜朝阻止他,戚少商早已乐不可支地在顾惜朝脸上猛蹭起来,全然不顾身下顾惜朝绝望的踢蹬。

这头死白猫——也太重了吧!

 

 

 

注:猫不能喝酒,会导致酒精中毒,这是小说,是童话是童话!

另,耳廓狐是世界上最小的犬科动物,小猫一般大小,杂食动物。


评论 ( 9 )
热度 ( 69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