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衍生】天梯(十八)

这一章写得我极其快乐(?

前文:

十七


十八、

终于下了动车,文初把口罩拉到下巴,抓紧了方浩声的手,两个人一同融入到人流当中。

根据宋来秋的云导航,文初和方浩声很快便订了住处,出租车七拐八拐,固定在车头的手机总是滴滴喊着“重新规划路线”。司机从后视镜里望见了文初皱紧的眉头,抢先解答道:“两位,这真不是我带着你们绕远路。今天是杭州马拉松,交通限制,我也没办法。”

文初转头往外头一看,隔壁车道上果然三三两两地竖着禁止通行的立牌,还有几个站在路口拦车的交警。

“原来杭州也有马拉松啊?”文初看着马路沿上跑过的身影,饶有兴致地用手语同方浩声解释起来,“那终点在哪里?我们也想去凑个热闹。”

“那真是巧了,你们要去的黄龙就是杭马的终点,”司机大哥笑呵呵地打了个弯,踩下刹车,“成,到了。不过现在有好几拨人已经到了终点,最热闹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没事没事,就是凑个热闹,”文初笑眯眯地拉着方浩声,给司机道了个谢,转过头来问方浩声,“怎么样,要不要去看看?”

方浩声笑着摇摇头,抬手指向不远处:“我觉得你会对那里更感兴趣。”

文初顺着方浩声所指的方向望去,人头攒动的体育馆门口竟排开了一小块空地,几个高个子举着一面彩虹旗,昂首挺胸地往终点奔去,每个人脸上都闪动着忐忑和纯粹放肆的快乐。一位举着小彩虹旗,穿着白色T恤的阿姨走到他们俩面前,试探性地问道:“你们两个也是来彩虹跑的么?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们。”

文初和方浩声错愕地交换了一下眼神,慌忙摆手:“不是不是,我们是从上海来的。”

“哦,”阿姨有些遗憾地点点头,又骄傲地看向不远处的同伴,“我们每年都会来这里参与马拉松的。”

澳门对同性恋相对开放,可是以前的文初从来没有关心过这方面的事。他有些好奇地开口:“阿姨,你来这里,是因为你自己,还是因为家里人啊?”

阿姨的脸色登时变了,上下打量了文初好一会儿,确认他没有恶意之后,才缓缓开口:“是我的儿子。不过我来这里,既是为了我儿子,也是为了我自己。我不想让我的儿子被看成异类,他只不过是喜欢上了另一个男生而已。”她顿了一顿,扫了一眼文初和方浩声十指相扣的双手,了然道,“你们也是不受家里支持,偷偷跑出来的吧?”

呃,这么说似乎也没错?

文初苦笑着点点头。那位阿姨见他这幅样子,很是不满地哼了一声:“既然把人家带出来了,怎么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找好?”话说到一半,她看着两个瘦瘦高高的俊俏年轻人,心里又生出些不忍,禁不住开口劝道,“脾气闹够了,就赶快回去,家里人会担心的!”

“阿姨,您放心,我们知道的,”眼前的阿姨令文初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家中的娇姨,心头一阵暖,“不如这样,你带我们一起去看看你们的活动,怎么样?”

文初笑得两颊酒窝闪闪,是中老年人没法抗拒的乖巧,于是乎那位阿姨只好举手投降,领着文初和方浩声走近了热热闹闹的人群。

“欸,你这是干什么?”不明所以的方浩声捅了捅文初的腰,眼看着他接过旁人递来的彩虹旗,迷惑不解地问道。

“入乡随俗嘛,而且我也很想知道别人到底是怎么看待我们的。”

方浩声有些不满地颦紧了眉头:“你就这么在乎别人的看法?”

“不是我在乎,是你在乎!”文初有些无奈地看向方浩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别人说什么你都会往心里去,心事藏得比谁都深。浩声,我是想让你看到,不是所有人都对我们有恶意的。”

他扬了扬彩虹旗的一角,阳光从厚厚的阴雨云后头绕出来,勾画着云彩斑斓的边缘,最终投射到了尼龙布面上,令彩虹条看起来澄澈而通透。

“爱情本来就是超越世俗的,所以不要因为世俗之见责怪自己了。”文初笑着将彩虹旗披在自己和方浩声的身上。

“你这么说,意思就是我爸是世俗之辈咯?”方浩声抬起手臂,撑高了垂落的彩虹旗,促狭地看向文初,打趣道,“那你怎么敢逃过‘世俗之辈’的法眼,同我私奔?”

“我那么爱你,当然不会害你了,”文初侧过头,贴近了方浩声的耳畔,“而且我可是经过你爸认可的,不算是私奔。”

“什么?”方浩声不满地转头看向窃笑的文初。

“我说,我们这样看起来很浪漫。”他拉低了彩虹旗的一角,偏过头,轻轻贴着方浩声的唇角。

方浩声终于绷不住脸色,扬起嘴角,垂下眼睫,面色如水般柔和。他和文初的双唇若即若离地触碰着,仿佛是在倾吐着什么,可所有的言语最后都归寂于悄然无声。

七彩的绸布包裹着他们,就像是童话里充满魔法的迷雾,轻而易举地隔绝开旁人的眼光。

文初说得没错,方浩声轻笑着想,这样的确很浪漫。

不远处徘徊的摄影师偶然望见了这奇妙的一幕,端起单反,悄无声息地替亲吻中的爱人拍下了这幕场景。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宋来秋疯狂的来电和尖叫着的训斥便把躺在宾馆双人床上酣睡的文初和方浩声给踢出了梦乡。

“文初,你是疯了吗,都跑到杭州了居然还被人拍了照发到微博上,你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是不是?!”

刚睡醒的文初脑袋跟浆糊似的,完全搞不懂宋来秋在讲些什么。他清了清嗓子,仍有些沙哑地询问:“什么拍照,你在说什么啊?”

“你,现在,马上,点开微信上的链接!”宋来秋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恨不得顺着电话线爬到文初面前掐死他。

文初一头雾水地点开链接,刚划到第二张图片,立时吓了一大跳,险些把手机丢进床底下。

这到底是哪来的摄影师,打光精修后期一条龙,精美得都快赶上结婚照了!文初举着手机,一边默默腹诽,一边继续浏览图片。屏幕上正是他和方浩声躲在彩虹旗下亲吻的场面,就算被飞扬的旗帜和对焦模糊了大半,还是能够轻而易举地辨认出这组照片的主角。

这位摄影师先是在微博上从头到脚夸了他们好长一段文字,最后才在文末提及并没有获得两位的授权。不过评论和转发显然没有在意这种事情,一半在夸两位主角从头般配到脚,就差写出一部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另一半在为摄影师一双发现美的眼睛欢呼落泪,剩下的那么几个结合时事的粉丝,一针见血地指出相片里的两位主角就是前段时间引起舆论的方浩声和文初。

文初倒吸一口冷气,把半梦半醒的方浩声从被窝里捞出来,把手机往他面前一放。方浩声一下子便清醒过来,震惊地瞪着文初,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简单的来说,就是我们在LGBT平权运动上留下姓名了。”

方浩声又好气又好笑,翻了文初一眼:“这个时候还开什么玩笑?我们怎么会被拍,还被转发这么多次?!”

就在文初试图措辞解释的时候,宋来秋发来了第二条消息。文初和方浩声对视了一眼,视死如归地点开了链接。

同样是大量的转发和评论,只是讨论内容已经从两位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亲吻,转移到了社会阶层的跨越和人性的坚韧,中间还夹杂着几句对冷酷无情的资本家父亲的批判,最后还是绕回了两人的绝美爱情和实现LGBT平权的迫切性。可怕的是这样的内容根本不止一条,而且极具话题性地膨胀开来。

最可怕的是,微博上似乎还出现了以他们为主角的小说。

方浩声的手机打破了平静,嗡嗡嗡地震动起来,他拿起来一看,屏幕上张牙舞爪地跳出两个字——“爸爸”。

这下事情是真的闹大了。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10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