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衍生】天梯(二)

前文:


二、

两天后,赶鸭子上架的文初经历了三个小时的飞行,终于落地,然而却因为人生地不熟,站在虹桥机场里不知所措。娇姨倒是好脾气,一边打量着来往行人,一边搜寻方氏集团前来接机的立板。她上了年纪,常常犯老花,却总是兴高采烈的指着远处花里胡哨的立牌,小孩子似的欢喜。

正当文初四下寻找接机队伍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嗡嗡”震动,摸出来一看,原来是赵经理发给自己的短讯。

“文初先生,不好意思,今天公司突然有些急事,前去接机的同事或许要迟到。麻烦你在机场稍等一会儿,真是不好意思!”

这么大的公司,有些平地风波实在再寻常不过,何况自己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受哑疾困扰的年轻后生,自然也没有必要如此麻烦人家。于是他便回讯,让赵经理安心,自己完全可以自行前往临时住处。

然而文初还是低估了机场路况的复杂程度,他拖着行李,跟着娇姨且行且找,自然无暇防备突然从角落窜出来的不速之客。对方同样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手中捧着一本薄薄的钉本,直愣愣地同文初撞在一起,踉跄着倒退了两步,才有些困惑地抬头看向眼前这个提着大包小包行李的男子。

文初刚想道歉,却被身边的娇姨拉了一把,蹲下身子听她同自己咬耳朵:“阿初,我听说大陆有很多讹人骗人的法门,尤其是这种突然撞到你身上的。你可要当心。”

“娇姨,你焦虑过头了,”文初拍了拍娇姨的肩,“你看他这幅样子也不像是坏人,撞到人家总要道个歉吧?这可是你教我的。”说罢,他便抬头冲对方笑笑。

说来也怪,文初和娇姨的谈话并不小声,可对面的男子却像是没有听到似的,有些拘谨地站在原地,琉璃珠子一般的眼睛里闪着淡淡的疑惑。见文初冲自己露出笑脸,他也跟着掀起唇角,笑中带着歉意。

文初看着对方的面孔,竟有股异样的熟悉感。他也不顾礼貌,瞪着男子上下打量了好一会儿,终于惊呼出声:“你是那个巡回乐团的首席!”

对方惊诧于文初的突然靠近,有些意外地倒退了几步,很苦恼地皱起眉头,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摆摆手,同时用有些犹疑的语气开口道:“不好意思,我听不见,你能把想说的话写给我吗?”说着,他朝文初伸出左手,递给他一支笔,示意他将字写在自己的手臂上。

文初诧异地看着这名神色憔悴的青年,很快回过神来,用熟练的手语比划道:“不用麻烦了,我会手语。刚刚撞到你真是不好意思。”

对方眼中满是惊喜,用还不太熟练的手语回复道:“没关系,是我没有专心看路。”他看了一眼抱着行李的娇姨和面带疲倦的文初,“我叫方浩声,你们是第一次来上海吧,需不需要我帮忙?”

文初眼前一亮,连忙点头。自己果然受老天眷顾,在机场瞎撞都能撞到好心人,有个当地人带路,找到住所当然容易多了!他连忙将赵经理发来的地址递给方浩声:“你知道这个地方怎么去吗?”

方浩声瞥了一眼屏幕,脸上泛起了浅浅的惊讶,抬头看了看微笑的文初,才放心似的松了口气。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地铁口:“从机场到你住的地方要换乘好几趟地铁,你人生地不熟的容易迷路。刚好我住的地方离那里不远,我带着你们一块儿去吧?”

他询问地看向文初,似乎是担心他怀疑自己目的不纯,正想要继续解释,没想到文初反而爽朗一笑,很开心地应了下来:“好啊!我也担心你不习惯用手语,一路上不方便。”

方浩声讶异地看向文初,只见他指了指自己无所安放的手,了然道:“你的手语应该是刚学的吧?”

方浩声点了点头,有些哀愁地垂眸看着自己的双手。

文初知道自己不小心碰到他的伤处了,忙解释道:“我不是说你手语不好,只是……我以前也说不出话,所以看得出。你的手语其实已经很流利了。”

“没关系,”方浩声苦笑着摇摇头,“反正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我听不见。你能不嘲笑我,我已经很开心了。”

“可是听不见根本不是你的错,你凭什么要被人嘲笑?”文初瞪大眼睛。

“或许因为耳朵就是我存在的价值吧。”方浩声叹了口气。

“胡说,我听过你在乐团的演奏,就算没有伴奏,你的小提琴也还是拉得很棒,”他拾起掉在地上的钉本,展开翻阅了几下,“你明明还在读乐谱,其实你心里根本不想放弃音乐的,为什么要自欺欺人?”

自欺欺人?正常人不是应该骂自己痴人说梦的么?方浩声抽回文初手中的乐谱,怔怔望着上头繁复的音符,最终还是不得不承认他说中了自己的心声。这么多年的付出,自己何尝愿意屈服于耳疾?可惜世界上多数人总是喜闻乐见于天之骄子的殒落,一个听不见的音乐家,正是茶余饭后最好的谈资。

“谢谢你,”方浩声苍白着脸,垂下眼眸,“你是第一个这么对我说的人。”

“还不是因为你之前遇人不淑,以后要多和我这种阳光开朗的人往来啦,”文初活灵活现地一笑,搂住方浩声的肩,“总之,我还是很期待你可以重新演出的。你不记得了吧?两年前我还去看过你的巡演。”

方浩声愣愣地看着笑容灿烂的文初,自己还未发病之前的粉丝不胜可数,不过他两颊上一深一浅的酒窝,倒真有点熟悉。他勉强笑了笑,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地比划:“没想到你比我还了解自己。”

文初当即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好像哄小孩似的揉了揉方浩声整齐的头发:“当然啦,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的。”

“好啦,你们两个后生仔认亲也认够了吧?”被晾在一旁的娇姨忿忿开口,仍然有些忌惮地看向穿着体面的方浩声。

“哎呀娇姨,广交朋友嘛,这也是你教我的啊!”文初一边说,一边不忘用手语翻译给方浩声。

“是啦是啦,你翅膀硬了学会顶嘴了!”娇姨气鼓鼓地丢下一句话,自顾自地拖着行李往前走。

方浩声看着他们这幅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你和你母亲关系真好。”

“哎,你误会了,娇姨不是我妈。我妈不要我,承蒙我们慈悲为怀大爱无疆的娇姨收养,我才能像今天这么出息!”说着,文初赶到娇姨身边,亲昵地接过她手中的行李,一副讨饶的神情。

文初的不幸当真是方浩声的意料之外,他本以为这样乐观又向上的人,应该从小生活在毫无瑕疵的阳光之下。可前半生的不幸,不仅没能给文初的生活蒙上灰霾,反而衬得他的灵魂更加蓬勃热烈,连带着方浩声沉寂已久的心也忍不住一并跳动起来。

他三两步走上前,替娇姨拿起另一只手的行李,轻声道:“扶梯很陡,我来替你拿吧。”说罢,有些赧然地冲娇姨微微一笑。

娇姨看得发愣,被文初无情地拍了一把,才回过神来。

“干嘛啊你,想发第二春啊?”

“臭小子你就知道说胡话!”娇姨恨不得踹文初一脚,“我是觉得他看起来有点眼熟,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那是当然啦,人家是大名鼎鼎的音乐家,到处抛头露面,指不定你那天煲剧的时候在广告里见过他,”文初搀着娇姨的胳膊,劝道,“你就别疑神疑鬼了!”

“不是啊,是最近见过的!算了算了,也无妨,总不会把你小子宰了吃。”

“哇娇姨你很无情诶……”

方浩声刻意放缓脚步,默默看着一老一少你来我往的聊天逗趣,心里竟是久违的平静。他的视线落到文初圆圆的眼、圆圆的酒窝上,不由自主生出一股亲近来——自己好像真的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TBC.

本过气写手今天被蜜汁催更(咸鱼躺

评论
热度 ( 24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