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朋友不吃一发戚顾安利吗?
相爱相杀知音情,爱恨纠缠江湖梦
400MB的文包一辈子吃不完,至今仍有巨手圈内产粮!
详情请戳av3329428 大宋激情纪录片放送!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十)

前文:

真作假时(九)


十、

夜半,戚少商从毁诺诚的酒窖里挖出两坛蜜酒,轻功洒脱,一跃便跳上了毁诺诚料峭的屋顶,眯着眼睛细数几方亮着灯的窗户,估摸着顾惜朝的住处。他是真的很想和这个傲气冲天的书生好好醉一场,好像不这么做,他的心里总少了些什么似的。

大厅宽广而寂寞,息红泪五年来的凄怨全写在雕梁画壁上,只可惜戚少商现在无心去读,更读不懂女儿家的愁肠百结。他只堪堪立了一下,还未来得及纵身而去,身后却传来一句饱含哀愁的呼唤:“少商。”

偷酒被主人抓了个现行,戚少商只好转过身来,坦荡荡地抱着两坛子的酒,迎着武林第一美人缠绵的目光,沉声应道:“红泪,是你。”

“这么多年,你还是改不了偷酒的毛病。”息红泪瞥见他怀里的酒坛子,眼角带上了些小女儿的俏皮。她又想起五年前自己和戚少商一路偕行,少年心性的戚少商总爱喝偷来的酒,他说,这样的金波玉液更有江湖的味道。

既然偷酒的人没变,那么偷酒人的情是不是也没变?

年少的金风玉露一相逢,五年漫漫修远的等待,息红泪如何能不幻想旧梦重温,幻想着眼前这个英气蓬勃的男人再带着自己江湖梦一场?

眼角眉梢都带着春情的江湖第一美人更是艳光四射,她欢喜地朝戚少商迈了一步,正要一吐芳心愁绪,不成想戚少商却退了一步,眼神里带着点疑惑。

息红泪的心瞬间便冷了下来,她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像是忽地一场销魂春梦里清醒过来,恍惚分不清虚实。她眨了眨眼,将眼底的酸涩压回心口,声音冷静:“半夜三更的,你来这里做什么?”

戚少商有些孩子气地笑笑,举了举手中的酒坛子,道:“还是耐不住老毛病。”

息红泪忍不住开口劝道:“更深露重,你要是醉在外头,容易受寒。”

“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戚少商爽朗一笑,“我正打算去找顾公子一醉方休呢!”繁星闪烁,戚少商脸上的欢喜却比天上的星光还要亮。

息红泪的心里一阵发苦:“我看那位顾公子并不容易亲近,你为何如此尽心?”

这话正问在戚少商的心坎儿上了,他真是为了弄清楚自己的本心,才锲而不舍地追着顾惜朝不放。他想了一想,道:“我只知道,他应该对我很重要。”

他对你重要,那我呢,等了你五年,爱了你五年的我呢?息红泪在脑海里尖叫,可她终究没有问出口。就算爱得再深,武林第一美人也有自己不可攀折的尊严。

“你现在去,或许他早已经睡下了。”息红泪还是不甘心地婉言劝道。

“不会的,我知道他醒着。”戚少商摇摇头,嘴角却有掩不住的期待,同息红泪简单道别,便朝着那几点灯火飞身而去。

息红泪站在原地,只觉得自己的心比阶前点滴至天明的烛泪还要冷,她紧了紧身上的红裘,转身消失在黑暗里。

第二天,顾惜朝难得一见地过了巳时才起,甫一洗漱完,便招呼同行的伙夫兄弟收拾行囊,等风雪停了就要出发。

同样莫名睡迟的戚少商围着他们转,好几次和顾惜朝打照面,却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顾惜朝看不惯他这幅病猫样,叹了口气,走到戚少商身边,难得和颜悦色地说:“你要是实在无事可做,还不如去找息城主谈谈心。你已经让她等得够久了。”

结果戚少商苦着脸,前言不搭后语地说:“昨晚你才和我喝过酒,今天又要回杭州了。”

边上装马车的孙镇听了这话,手下一松,险些把包袱砸在自己脚背上。戚大侠这话说的,怎么颇有些新婚燕尔便要天涯两隔的意思呢?

顾惜朝无奈扶额,不知怎么才能把戚少商这一腔热情转移到息红泪身上,正在思忖之际,一片灰色从天边飘落下来,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尖啸。戚少商抬起手臂,那片灰色便乖巧地落在他的皮甲上,圆钩似的喙亲昵地衔了衔他的指尖。

以猛禽传讯,顾惜朝并不是没有见过,上辈子他自己也驯了一头极有灵性的鹰。只是顾惜朝看着那头灰色的隼,不由得一阵气闷,顺带着又迁怒到戚少商身上——这家伙,什么都要跟我学么?!

不过戚少商显然没有分神注意顾惜朝,他迅速读完来信,面色凝重。远处的息红泪望见了,还是按捺不住担忧,上前问道:“少商,出了什么事了?”

戚少商沉着眉头,道:“顾兄弟来信,说是连云寨出了急事。”

此言一出,顾惜朝和息红泪的脸色都变了。对顾惜朝而言,一提到那个“顾兄弟”就够让他恨得牙痒痒了,而对于息红泪而言,她的痛处就是连云寨。

顾惜朝原本还算和煦的脸色冰冷了下来,错身绕过戚少商,拢了拢身上的大氅,不动声色地站到一旁。

息红泪颤声道:“少商,你真要回连云寨?你不是已经把它交代给别人了吗?”

“就算我不再是大当家的,连云寨里的始终都是我的兄弟。我不能不回去。”戚少商握紧手中的青龙剑,铿锵道。

“如果你要走,就再也别来见我了!”息红泪鼻尖一酸,终是忍不住红了眼眶,泪雨涟涟,负气而去,“难道你所谓的兄弟,永远都比我来得重要么?!”

冷眼旁观的顾惜朝开口道:“等了你五年的女人,和陪了你五年的兄弟,不知道戚大侠选的是哪一个?”若是此时戚少商放下身段好好哄劝息红泪,说不定这个傻女人又会心甘情愿等他五年,可偏偏戚少商比息红泪还要傻,心里头的侠义大过天——自然也大过儿女情长。

“我当然选兄弟。”戚少商神情坚毅,决然道。

早知道他是这脾性,顾惜朝冷哼一声,转身欲走。

“顾公子,对不住了,本来还想请你喝酒,如今只能有缘再见了。”戚少商歉然一拱手。

“有缘再见这话,本是我先说与你听的。不过我顾惜朝从不信缘,我只信我自己。江南芙蓉楼,顾惜朝恭候大驾。”他傲然一笑,回眸看向眼底豪情四溢的戚少商,踌躇了一会儿,忍不住添了一句:“还有,此去连云,多加小心。”

“多谢关心!”戚少商一扬手,灰隼再次冲向天空,翅膀拍打着干冷的空气,发出扑棱棱的声音。

顾惜朝望着戚少商的背影,心底突然生出几丝恐惧。他知道,就算多了自己这个变数,这个世界还是要循规蹈矩地运转下去,既然如此,戚少商所面临的未来必定是血肉淋漓。明明对自己而言,戚少商应该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但是顾惜朝居然有这么一股莫名的渴望,想要上前拦住这个在命运面前一往无前的男人。

可最后他能说出口的,也不过是前路坎坷,莫惧风雨。


TBC

墙裂推荐各位去看一下反贪风暴3!!!天呐大仙在里面的扮相简直就是!!!我在写六英尺和窗含西岭的时候,心里想象的戚少商本商!!梦想照进现实啊落泪了

评论 ( 11 )
热度 ( 27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