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朋友不吃一发戚顾安利吗?
相爱相杀知音情,爱恨纠缠江湖梦
400MB的文包一辈子吃不完,至今仍有巨手圈内产粮!
详情请戳av3329428 大宋激情纪录片放送!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六)

前文:

真作假时(五)


六、

奔波大半旬,顾惜朝一行人终于在又一个日落之前踏入了杭州城。江南温润的空气拍打在游人的脸上,好似把路途上的风尘全给吹落了,带来一股由身至心的舒畅。

顾惜朝翻身下马,站在街头遥望巷尾,酒楼旌旗依旧,只是座上的行人换了一茬又一茬。他低叹一声:“杭州城当真变了许多。”

疏柳牵着马,接过路边果铺摊主递来的白梨,转头问道:“顾公子有多久不曾回来过了?”

顾惜朝摇头不语——难道跟她们说,自己两年后回来过吗?他看周围的商贩似乎对三位女子既敬又爱,抬了抬眉,道:“姑娘的人缘似乎很不错。”

听了这话,一手拿着面人儿,一手举着酸梅汁的素姬笑嘻嘻地回头:“这些都是我们楼内的产业,自然是想拿什么就拿什么啦!”

“这些……全都是你们的产业?”

举目望去,街上全是熙熙攘攘的摊贩,金银首饰柴米油盐各式都有,行人摩肩接踵,不得不侧身而过。

“是啊,不止这一条街,半个城都是我们的。”素娥从首饰摊子上随手摘了一朵簪花,对着铜镜细细扎进自己的发髻里。

顾惜朝有些讶异地扬了扬眉,看向笑意温和的疏柳:“疏柳姑娘,这可不是你说的‘略有家产’啊。”

“公子善欺,还不许小女子说些巧话么?”疏柳的眼里划过几丝俏皮,但很快又被满脸忧虑笼罩,“只是纵使家财万贯,也禁不起绿林恶匪三番两次的巧取豪夺。行商贾,最重要的就是安定二字。”说罢,她如水的目光哀哀看向顾惜朝。

若是顾惜朝再看不出她的意图,也就妄称惊才绝艳了,他无奈道:“顾某的确欠姑娘一份人情。”

“我借公子的可不止是人情,还有整整纹银十两。”疏柳借坡下驴,好似还有些得理不饶人的意思。

顾惜朝却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了,一脸询问地看向疏柳,等着她的下文。谁知她反倒买了个关子,扬手将顾惜朝请进了一旁的客栈,带着隐秘的微笑领着他在上房坐下,清开叽叽喳喳的素姬素娥两姐妹,才斟了一壶茶,缓缓道来。

“公子可知,我借你的那十两纹银,是何由来?”

顾惜朝摇了摇头,油然而生一股不详之感。

“那十两纹银,便是我们芙蓉楼[1]的信物。谁拿着这信物,便能在芙蓉楼所有产业发号施令。”

“什么?!”顾惜朝大惊失色,“那姑娘怎可将它借予我花销?”

“是啊,这也是我不小心嘛。”疏柳无辜地眨了眨眼。

顾惜朝苦笑道:“恐怕姑娘不止是不小心吧?”

“管它失手也好,故意也罢,现在是你把我们芙蓉楼的信物误当作普通银两花出去了,相当于欠了我们半个杭州城的产业,”疏柳俏然一笑,“请问顾公子打算什么时候还我呢?”

顾惜朝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一辈子能让他发愁的事不多,其中一件就是穷。他哑然看向满脸得意的疏柳,很诚实地承认道:“我还不起。”

“既然你还不起,那我还能给你另一条路。你娶了素娥,这芙蓉楼就当作是她的嫁妆,我定不与你计较。”

“娶……?不行不行,万万不可!”

顾惜朝脸上难得出现这么惊慌的神情,他俊颜飞红,趔趄两步,慌忙逃离疏柳的身边,好像下一秒她就会强迫自己穿上婚衣送入洞房似的。他拼命找到个措辞:“呃,在下已经有妻子了,所以实在是受之有愧,还望疏柳姑娘另择佳婿。”

疏柳精明一笑,逮着顾惜朝的话头道:“好,既然你不愿意娶素娥,那就暂代楼主的位置,帮我把丢了的银子挣回来。”

这下顾惜朝哑口无言,自嘲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喃喃道:“我怎么觉得被你算计了。”

疏柳将桌上的温茶推到顾惜朝面前,温文的笑里带着点老奸巨猾:“行走江湖谁还没有个马失前蹄的时候?我还要多谢公子掉以轻心呢。”

顾惜朝好笑地看着她这幅笃定的模样,反问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们三人灭口,便再也不需还你的债了?”

“公子当然不会这么做,”疏柳微颌下颚,显得神情高深莫测,“难道公子不是比谁都更需要一个青云直上的机会吗?”

顾惜朝怔了一下,朗声笑道:“姑娘果然聪明。既然如此,我就却之不恭了。”

“我们小小的芙蓉楼,对公子而言,哪里算得上受之有愧呢?”疏柳很不客气地拍拍手,站起身来,“明天我就把这几日落下的账本送来。”

顾惜朝无奈扶额,没想到自己算计了一辈子的阴谋诡计,到头来反而栽在一个经商的姑娘手里,成了无偿劳力。他突然想起些什么,叫住疏柳,神情复杂道:“姑娘方才说的恶匪劫财,莫非也要顾某解决?”

“那是当然,眼下你才是芙蓉楼的楼主,大小事务自当由你来处理。”

这下顾惜朝算是明白疏柳打的什么算盘了。芙蓉楼重行商,可就算掌握全天下的银根命脉,只要遇上帮派争斗,对方一把火便可烧尽半城基业。这位疏柳姑娘显然是看上了自己的武功,想趁汴京势力尚未南迁,借机插手江南武林纷争。这么丰厚的家底,怕是养得起三倍于金风细雨楼的人手。

顾惜朝突然体会到了当初戚少商被赶鸭子上架,强推上连云寨大当家位置时的心情。

“对了,嗯,顾楼主,眼下还有一件急事等着你去办。”

“你还是叫我顾公子吧,”顾惜朝摆了摆手,“姑娘有事便说罢。”

疏柳眨巴眨巴眼睛,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很是委屈地颦眉道:“小娥离家前,正有一手交易还未办完,恐怕得麻烦顾公子亲自跑一趟了。”

既然要自己亲自护送,那路上必定凶险万分。顾惜朝问道:“货物要送去何处?”

“碎云渊,毁诺诚。”

 

 


[1]芙蓉楼有两处,一处在湖南,一处在江苏,这里只是借用名字,和历史上的两座楼无关


评论 ( 8 )
热度 ( 27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