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五)

前文: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四)


五、

“杭州,江南,我好像也很久没回霹雳堂看看了。”

顾惜朝脑内顿时警铃大作,嘴上虽没说些什么,一双鹰眼却死死地盯着若有所思的戚少商。

站在戚少商身边的冒牌货更是掩不住满脸的紧张,看起来比顾惜朝还担忧,生怕戚少商动了下江南的念头。他转了转眼珠子,随口便拈来一个借口:“大哥,前两日你才说要去毁诺诚跟息大娘赔礼道歉,你可让人家等了五年了!”

一听这话,戚少商的笑顿时僵在嘴角,脸色也如乌云一般,瞬间便阴沉了下来。他颇有些不满地扫了一眼身边的“顾惜朝”,沉吟道:“顾兄弟说得有道理,还是下次有机会再去江南找傅兄叙叙旧吧。”

叙旧?我跟你有何旧好叙!顾惜朝一边唾弃戚少商不着调的用词,暗地里还是松了一口气,要是戚少商真打算一路跟着自己,他还真是想不出什么法子来应付。

另一旁的冒牌货更是如释重负,看起来他好像很害怕戚少商遇见顾惜朝似的,等不及戚少商继续开口,便唐突开口道:“大哥,你忘了吗,今日出门前三寨主说了,咱们还有……还有要事相商。我已经安排弟兄们把东西抬回寨子里了,我们也别再耽搁,莫让大家担心。”

红袍的确跟自己说过今天要商讨抗辽大计,不可在外多耽误时间。于是戚少商只好无奈地同众人拱手道别,一脸惋惜地带着冒牌货离开了客栈,末了还不忘叮嘱顾惜朝,若是下次再到连云山水,千万要通知自己请他喝酒赔罪。

戚少商和“顾惜朝”甫一迈出客栈,疏柳便看向神色恍惚的顾惜朝,问道:“顾公子方才为何要骗那戚少商?”

“柳姐姐,这你还不懂吗,当然是怕那个姓戚的上门找麻烦!看他那一副土匪样,就不像好人。”素姬柳眉倒竖,抢先答道。

顾惜朝这才从回忆中清醒过来,苦笑道:“我跟他有些过节,不便以真名示人。”他顿了一顿,看向正欲开口的素娥,“不是素姬姑娘说的那种‘过节’!”

素娥好像很遗憾地叹了口气,道:“不管是什么过节,你们今后怕是无缘再见了。杭州和塞北边境,可有千里之遥。”

不见最好,要是当初没有戚少商这根眼中钉肉中刺挡着自己的路,我顾惜朝早就飞黄腾达了!

顾惜朝重新扬起一丝得意的笑,一振袖,脚下轻点,潇洒地越过破碎的楼梯,停在了二楼看台上。

疏柳见状,脸上更是有抑制不住的喜色,随手给躲在碗橱下的客栈掌柜丢去一锭白银,携着素姬素娥两姐妹,埋头商量着些什么,眼底漏出几丝奸诈。

边塞地处偏僻,寻常的时辰刻度在这儿并不通用,晌午过后才是一天最舒适的时候。顾惜朝披着青灰色的大氅,在猎猎大风下竟隐隐响起金石之声,纵马扬蹄,青衫飒沓,浑身的气势嚣张得仿佛要直冲上九天。后头跟着的三个女子同样不甘示弱,两抹红衣携着一缕黄衫,艳丽得教人挪不开眼。

如此策马狂奔了一个多时辰,四人才稍稍勒马,沿着蜿蜒的溪河慢慢往前走,任由疲倦的马儿咀嚼河畔的嫩草。

“惜朝惜朝,你跑的这么快,可是心里不痛快啊?”素姬虽不善武功,但骑术了得,三两下便驭马跑到顾惜朝身边。

顾惜朝无可奈何地瞥了她一眼,这几个小姑娘实在是太自来熟了些,这才不过大半天的功夫,就同自己熟稔到忽视男女之别了。不过素姬虽然常常语出惊人,但是着实伶俐,对着顾惜朝又是一片赤子心,他实在是非常不擅长欺骗这样娇憨天真的女子。

于是他只得点点头,道:“这一跑,的确是驱散我心中不少的烦恼。”

“你的烦恼是什么,是那个戚少商吗?”素姬歪着脑袋问,收到顾惜朝讶然的眼神后,狡黠一笑道,“我可不是真傻,那不过玩笑话而已,你不会当真了吧?”

顾惜朝面色一红,强自镇定道:“我跟你们说个江湖故事吧。”

风雨相逢,旗亭一夜,背信弃义,破釜沉舟。两个人的恩怨掀翻了大半个江湖,搭上了成百上千条人命,最后他们都一败涂地,都有愧,有悔,有伤,有痛。他们两人谁都不是英雄,只是江湖人,真刀真枪杀出来的江湖人。

顾惜朝的狠绝凌厉,最后都成了风刀霜剑,一刃一刃地割回自己身上。

一语终了,听故事和讲故事的人都陷入沉默,良久,素娥才出声疑道:“可是八大寨主都好好的呆在连云寨里,那位戚少商也并不认识你,更不像是和你有血海深仇。”

顾惜朝仰天长笑,双眼微眯,余光看向三名女子:“既然顾惜朝可以不是顾惜朝,那么戚少商又为何一定要是戚少商呢?”笑罢,他的眼角又带上几丝苦涩,“或许他根本就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戚少商。”

“那……你要回去跟他说清楚吗?告诉他提防另一个顾惜朝。”

“我胜过那冒牌货不止一星半点,如果戚少商会栽在这种货色手里,只能说明他蠢到无可救药,我又何必去救他。”顾惜朝不屑地扯过缰绳,加快了速度。

三位姑娘面面相觑,却是疏柳率先跟到顾惜朝身边,问道:“那顾公子以后,是否就以‘傅辰’一名行事?”

“当然不,”顾惜朝哼了一声,傲然道,“我顾惜朝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还要因为那个冒牌货改名不成?”

素姬眨巴眨巴眼睛,凑到顾惜朝身侧:“可是惜朝啊,你刚刚可是跟戚少商说你叫‘傅辰’的,万一他今后当真下江南去寻你,到时候如何解释得通?”

“何必解释?他反正不是第一次被我骗了。”说罢,顾公子一夹马腹,朝着烟雨江南飞奔而去。

另一头,端坐在生杀大帐里,正和几位寨主如火如荼地讨论着接下来的作战计划的戚少商突然打了个喷嚏,不知为何,又想起了那位自称“傅辰”的公子。他肃正坐姿,轻咳了一声,看向阮明正:“红袍,你可知道一个叫做‘傅辰’的人?”

阮明正被这么猝不及防的一问,一时间接不上话,不知所措地看向突然岔开话题的戚少商。席下的“顾惜朝”顿时变了脸色,把案上的纸笔揪得死紧。

“大当家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人?”阮明正疑惑道。

“哦,只是今天偶然结交到的一位朋友,”戚少商的眼睛霎时间亮起来,“他是杭州人士,一头卷发,而且还身怀失传已久的落凤掌。红袍你可曾听过他的名号?”

阮明正想了想,摇头道:“我未听说过这号人物。”

“噢,那真是可惜了,”戚少商不无遗憾地叹道,“他看起来是个很值得结交的朋友。”他转而看向坐在自己左手边的“顾惜朝”,脸上浮起几分如释重负的笑来:“不过,等我把寨子里的事务交托给顾兄弟,就可以好好游历一番去了。”

一身棕黑色短打的“顾惜朝”勉强笑了笑,点头称道:“承蒙大哥信任,我一定不负重望。”

几位寨主并未将这段小插曲放在心上,席间再次热闹起来,酒肉混着汉子们的热血气概,大帐里很快就热气蒸腾。北风撩开幕帐,也只是在干洌的夜色里涂上几缕白烟。

然而这其中心不在焉的却并不止戚少商一个人。阮明正端着酒,反复咀嚼着戚少商方才期望的神情。而正同游天龙、孟有威几位寨主推杯换盏的“顾惜朝”昂头饮尽杯中残酒之后,终于在眼底泄露出几丝阴冷的笑意。


TBC.

老戚:你要记住,是你在逃(doge


评论 ( 10 )
热度 ( 34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