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朋友不吃一发戚顾安利吗?
相爱相杀知音情,爱恨纠缠江湖梦
400MB的文包一辈子吃不完,至今仍有巨手圈内产粮!
详情请戳av3329428 大宋激情纪录片放送!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一)

前文: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



桃李春风(二十一)

戚顾竹马

 

楼外楼一事已经过了小半个月,陶钧文虽揪着戚少商,信誓旦旦要去掀翻九幽的老巢,可鱼池子一干人等神出鬼没,陶钧文曾去十五年前的旧址碰过运气,但不出其料,那里早已转让给了官家。

两人就像无头苍蝇,把浙江府上上下下找了个遍,最后又回到杭州。

陶钧文策马立在官道上,望着戚少商远远朝自己奔来。不知是落日的熏染还是路上沾染了风尘,戚少商平日不染纤尘的白衣泛着倦倦的黄。他双腿一夹马腹,催着胯下的大宛马再快几步,看见陶钧文,一扯缰绳,随即立马停住。

“陶大哥。”戚少商似叹非叹地喊了一声。他的眉头好似一块皴裂的孤山石,紧紧拧在一起,不过小半月,他却成熟不少,脸上的笑少了,多了几分江湖愁哀。大概是初秋的风已经带了凉意,刮在人的面上,难免有几分萧索。

陶钧文叹了口气,在戚少商急切的眼神里摇了摇头:“南方也没有消息。”

戚少商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捏紧手里的青龙剑,道:“我也动用了霹雳堂北边的人脉,鱼池子虽然嚣张,但还不敢在武林豪杰眼下动手。”

“这样看来,小顾还是应该被他留在杭州。”

戚少商忧心忡忡地点点头:“没错,何况江南之约马上就要到了,正道和九幽必有一战。想来他也不会放惜朝一人在外。”

“正道?何为正道,何为邪道?戚小子,你还是看不透。”

“陶大哥,不是我看不透,是我不敢看透,”戚少商垂下眼眸,“我怕我信了这么久的正道都是虚伪假话,道貌岸然之后全是利欲熏心。我怕……”

“怕的东西太多,就会离自己想要的东西越来越远,”陶钧文目光悠远,“刘师兄当年如果不被正道伦理束缚,或许最后他和霭儿就不会生离死别。”说到这里,他好似突然想起什么,“等等,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找过。如果是那里,难怪我们想不到!”

两人也顾不上马,拔足冲进城里,三拐两拐,最后停在一家青楼前。

戚少商有些无措地抓抓脑袋:“陶大哥,你这是要做什么?”

“小顾的娘曾假作花魁在这里卖艺,所以才阴差阳错跟我师兄结识。当时她还是魔教二弟子,想来这里应该是魔教的据点,这么多年就只有这里没变过,从这里入手,或许还有一线机会。”说着,陶钧文就要往里走。

看门的小厮一看他这副模样,赶紧拦住他:“这位大侠,您要住宿请出门右拐,我们这儿不接待。”

陶钧文哼了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块金锭,丢给小厮:“这样我可以进去了吗?”

那小厮先是手捧着金锭验了验真假,随后抬头仔细瞧了瞧面前的金主,脸色大变,丢了金子,推着陶钧文和戚少商就要赶他们走。

“不行不行,不接待不接待!”

戚少商疑惑道:“小二哥,我们钱都付了,为什么不让我们进门?”

小厮一指陶钧文,道:“老板娘说了,长成这样的,都不许进门!”

陶钧文和戚少商交换了一下眼神,知是找对了地方。戚少商把金锭往小厮手里一塞,道:“这位小兄弟,他不能进去,我总能进去吧?”

小厮见他端得是一派英雄气概,笑起来又带了极诚恳的酒窝,怎么看都不像是老板娘告诫自己的那种“卑鄙小人”。他正犹豫,陶钧文却闹将起来:“既然你们老板娘认识我,为何不出来当面和我对峙, 偷偷摸摸做什么小动作,算什么好汉!”

“可我本也算不得好汉。”

一个女声从阑干上柔柔地飘下来,好似三月的春风吹进人的心里,原本满腔的怒火都给不忍心发出来。戚少商抬头望去,正是一个素衣美妇倚着栏杆娉婷而下,像是一卷极美极轻柔的绸缎在众人面前展开来。

“萧珩?!”陶钧文和来人显然是老相识。

“姓陶的,你还敢来这里撒野?!”萧珩一看见陶钧文,完全没了方才的温婉,美目圆睁,“你害了我们家小姐还不够,还要来害她的儿子吗?”

戚少商尴尬地抓了抓鼻子,有些难堪地说道:“姨母,其实是我要来和惜朝赔罪......”

“赔罪,赔什么罪?你们名门正派何罪之有?”萧珩冷哼一句,拂袖而去,“惜朝说了,他被你打伤是他自己技不如人,怨不了别人。如果你真有什么不甘不愿,不如两天后擂场上见。”

“可是姨母,我真的有话想要跟惜朝解释,求你让我跟他见一面吧!”

萧珩冷冰冰地看着戚少商,半晌,柔媚一笑:“惜朝?我说过我认识他吗?哎呀,人老了就是容易忘事,我这里可没有这个人,少侠还是另寻高明吧!”说完便扭腰离去。

“萧珩,我问你,你就真想让小顾和霭儿一样,情路不得善终吗?”

萧珩脚步一顿,但没有转身:“如果我当时拦住小姐,不让她去寻这些情啊爱啊,她就定然不会香消玉殒。还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有的,人活一辈子,如果不能得其所爱,那跟死了有什么区别?!”戚少商咬紧腮帮。

“你这话......小姐也这样说过,”萧珩晃了晃身子,“可是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哪怕爱得再深也都是空话。我宁愿她断情绝爱,也要保她一辈子平安。”

戚少商早已分不清萧珩口中的“他”到底是顾惜朝还是顾霭,他捏紧拳头,正要继续反驳,却被陶钧文打断了:“萧珩,你不要自欺欺人了。九幽对小顾是什么心思,你难道不知道吗?他当小顾是第二个霭儿!你难道忍心看他一辈子被锁在地下吗?!”

萧珩浑身一震,十六年前,她的顾小姐也是这样对她说的:你难道就忍心让我和我的孩子一辈子呆在地下吗?!然后她扑上来,脚腕上满是镣铐留下的伤痕,她绝望地拉起自己的手,放在她搏动着生命的小腹上。

她颤抖着身体,最后长出一口气:“罢了,惜朝若是不想让你去找他,又怎么会留下行踪,好让我告诉你。”她转过身,被人抽走了精气神似的,双眼倦怠,“孤山寺北,有一间私塾,他就在那里养伤。记住,九幽也在找惜朝,别让他抢先一步。”

戚少商点点头,应道:“多谢姨母。”

陶钧文正欲离开,萧珩叫住了他:“陶钧文,你对惜朝和这小子到底......”

“我也不知道,十六年过去了,我本以为自己早已经放下了,”陶钧文苦笑,“可是一看见小顾,我总忍不住想起当年。我心里是有愧的。我实在不想让小顾和戚小子也和他爹娘一样......霭儿痛不欲生的模样,看一次就够让我心痛一辈子了。”

“十六年前的事,你我都有错,”萧珩眺望戚少商的背影,“错一次就够了,否则就太多,太痛了。”

 




虽然我写得这么差,但是我还能坚持写这么多呢(保持微笑


评论 ( 6 )
热度 ( 25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