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光怪陆离】有情天(十)

高伟光/陆毅!

应冬/周明!

......我承认我只看过周医生的cut(。所以ooc标注一下



前文:

【高伟光/陆毅】有情天(一)

【光怪陆离】有情天(二)

【光怪陆离】有情天(三)

【光怪陆离】有情天(四)

【光怪陆离】有情天(五)

【光怪陆离】有情天(六)

【光怪陆离】有情天(七)

【光怪陆离】有情天(八)

【光怪陆离】有情天(九)




十、

“应冬,别再喝了,你要撑不住了。”周明摸了摸应冬的脉搏,心疼地看着对方充血的眼白,扶着他的腰让他舒舒服服吐了一通之后劝道。

“我要是不喝,他们就冲你来了,”反酸让应冬的声音有些嘶哑,“你做外科,不能喝酒。”

“那难道我要看着你替我挡酒挡到医院里去么?!酒精中毒死亡率有多高你知不知道——”

“周医生,我心甘情愿的。”应冬疲惫地闭上眼,像只软乎乎的小狗靠在周明肩头。周明到了嘴边的责难被截断,心里怜惜更甚,嗫嚅着嘴唇说不出话来,只能把满腔的心疼全化作覆在应冬头顶的抚摸:“难受就别出去了,先睡会儿吧,不急。”

“嗯……”应冬点点头顺势软趴趴倒在周明怀里,一米九的大个子把他压到了隔间的门板上,周明尴尬地用胳膊肘撑着身子,手掌却尽职尽责托着应冬的腰,防止他滑下去。

“……你又得寸进尺,”周明无奈叹了一句,语气里却全然没有埋怨的意思,倒是带着宠溺和包容,“你这么不在乎身体,到时候出了问题,公司谁来管?”

“我有周医生就够了,其他的事我不管。”应冬冲周明俏皮地眨了眨眼,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你这话可不能乱说,几百号人的饭碗都端在你手上呢,翻了锅可不得找你算帐?”

“……周医生我又头晕……”

虽然知道应冬又在撒娇转移话题,周明还是抱紧了他,让他的脑袋舒舒服服搁在自己颈窝里:“你睡吧,我抱着你呢。”

这番腻腻歪歪的轻言细语全给隔板另一边的房潼听了去,他低头瞥见纠缠在一起的人影,想起板上钉钉的合作合同,一时间眉头紧皱,而在看到手机录音之后又舒展开脸色。

应冬这个后生仔,往日办事跟泥鳅似的连个缝儿都不留,今天倒是被自己捉了个正着,合作伙伴也好竞争对手也罢,只有绑在一条绳上才走得稳。这小子恐怕还没上过这一课:在商场上说错的每一句话,都是一柄倒插进自己心脏的匕首。

 

 


 

 

“房伯父,找我有事儿吗?”应冬推开办公室的门,笑看坐在皮椅上鸠占鹊巢的房潼。

哼,签了合同之后倒是一声伯父叫得亲热,谁不知道你当面跟我儿子女儿献殷勤,哄得小溯小洄团团转,转过头就和他们在酒桌上签了稳赚不赔的买卖,三两杯酒就把房氏小半个季度的利润给卖了。

既然你这么喜欢哄着他们,就让你哄一辈子好了。

房潼冷笑一声,抬起头却是一脸的诚恳:“小应啊,我们家小洄,很喜欢你。”

应冬闻言一愣:“伯父,您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是要纳你这位贤才入我帷帐中啊!房潼这么想着,把几个字重新在齿间咬得明晰:“小洄很喜欢你。”

“房伯父,我不懂您在说什么。”应冬戒备地后退了一步,这个老狐狸向来不喜欢自己占他那两位乳臭未干的宝贝儿子女儿的便宜,怎么今天突然提起这档子事儿来了?总不会是找自己兴师问罪来了吧?何况他的神色,不像是讨债,反倒像是挑拣市场上的猪肉。应冬尴尬地笑笑:“小溯小洄和我的关系确实不错,我大他们两岁,带着玩了几回,同我亲近也是难免的。”

“哦,”房潼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说起来,小应啊,你家公司,是不是在准备上市啊?”

应冬脑内警铃大作,勉强维持着面上的冷静:“房伯父知道了?公司总是要朝着更大更好做的,您应该也理解。”

“当然,有了我们房家的原料供应,应氏珠宝自然是能做得更大更好,”房潼诡秘地笑了笑,“好到足够上市了,就可以靠着股价融资了吧?”

“……是。”应冬现在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这只老狐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句。

“那这么说,应总,做人还是不能太自私啊。”房潼若有所指地念叨了一句,却让应冬更加茫然了,这老家伙东扯一句西扯一句,到底哪根筋不对劲了?难道是不满自己私底下搞小动作,想趁自己理亏捞股权来了?他皱着眉头,迷惑地摇摇头:“房伯父,我实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听不懂我说什么,总听得懂自己说什么吧?”房潼脸色一变,把录音笔丢到应冬手上。

应冬起初只觉得可笑,自己做事向来一丝不苟,哪里能给房潼找到把柄?可等他按下播放键,脸色霎时铁青。

“……到时候出了问题,公司谁来管?”

“我有周医生就够了,其他的事我不管……”

“嗯……”

应冬没想到房潼能无孔不入到这种程度,在厕所隔间里短短的几句话都能给他拼出这么多花样,实况记录之后还要加上暧昧的呻吟,简直就是在应冬脸上打上了精虫上脑随时发情八个大字,更别提录音里的“其他的事我不管”这种话,要是流出去,别人会怎么想,媒体会怎么说?堂堂一个上市公司的总裁,把整个公司的运作盈利只当成床笫之间的缠绵情话,应氏珠宝恐怕开盘就得是跌停板!

“房潼,你到底想怎样?!”应冬把捏紧录音笔,拳头往办公桌上一砸,神情冷峻。

“应总,你也要知道,我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要是上市失败,我也不会有什么好处,”房潼露出胜者的微笑,怜悯地看着如丧考妣的应冬,“我这只是给你一个提醒,以后说话可不能这么不过大脑,交朋友也不能这么不谨慎,这种事是绝对要避免的。”说完他又冷哼一声:“你在私底下做的事,我会不知道?其实我也在想,应总做事这么糊涂,是不是我们这股绳子拧得还不够牢呢?”

“你想干嘛,”应冬阴沉沉瞪了房潼一眼,“有话直说。”

“我的女儿,小洄,很喜欢你,我刚刚就跟你说过了,”房潼循循善诱,“而我坐着的这个位置,只能留给我的女婿。”他敲敲桌板,从皮椅上站起身来,拍了拍僵直的应冬的肩,“就算洗清楚了这段录音,单单老板是同性恋这一条,应氏的面子就好看不到哪儿去。”

说完,他便推开房门,浑身爽利地走进了电梯。在门外听了后半茬的陈夜然从门缝里挤进来,看着不说话的应冬,不知道该如何打破沉寂。他随着应冬工作的这么些年里,只有在遇见周明之后才能常看见应冬脸上流露出年轻人俏皮的神气来,周医生是好人,自己老板也不赖,难道非要棒打鸳鸯?

可眼前的应冬不知在想些什么,脸色跟霜冻似的,几乎要把手里的录音笔给捏碎了。

陈夜然小心翼翼凑上去:“应总,怎么办?您不会真要……”

应冬半张脸埋在阴影里,脊梁骨都在战栗,却努力维持声线的平稳,妄图伪装自己的痛苦;他转过头,连笑容都是颤巍巍的:“……商人么,讲究的是利益。”




TBC.

哇这章我写得超爽!(X


评论 ( 16 )
热度 ( 32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