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六英尺之下(二十五)

前文:

二十四

 

Case4.3

“你是怎么从里面出来的?”顾惜朝丢给戚少商一瓶水。

“那家伙点了火就跑了,没想到我会解水手结,”戚少商有些得意,“还有,幸亏小孟身上带着这么多手机,我一松开绳结,就打了火警。”

顾惜朝瞪了他一眼:“这么大的火,你怎么不跟着小孟一起出来?还真以为自己是九命怪猫,怎么都死不了啊!”

“那时候我还没来得及解开手铐嘛,”戚少商笑嘻嘻地凑上去,“刚刚你是不是特别担心我啊?”

“我担心你?我是担心晚晴留下来的证据!”顾惜朝一脸不耐烦,耳朵尖却染上了一丝艳红。

“行了,别闹了,”阮明正打断他们俩的话,“大当家的,你看清对方的脸了吗?”

“看是看见了,不过在我所知道的嫌犯里,没有一个是长着这张脸的。”

“那么,跟他比呢?”

阮明正把孟有威的iPad推到戚少商面前,上面是一张瘦削蜡黄的脸,五官稀松平常,拼凑在一起却给人一股市侩的感觉。戚少商闭着眼,回忆了一下,点点头:“有八九成像。怎么,这个人是谁?”

“他是当年傅氏集团的第二大股东,地下势力的代表人。而且,极有可能就是四年前和现在这三起命案的凶手。”顾惜朝拧着眉头,十指紧扣。

戚少商见状,上前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既然他已经沉不住气,说明我们抓到了案子的关键。很快就能替晚晴申冤了。”

顾惜朝点了点头:“我明白。只是我担心,还会像四年前那样……”

“不会的,现在看来,无情当时调我过来,也是他计划的一部分,目的就是扳倒傅宗书。这次有诸葛区长做后盾,不会再让他们蒙混过去了。”说着,他又朝顾惜朝看了一眼。

阮明正有些无语地看着含情脉脉的戚少商,咬咬嘴唇,道:“眼下的问题是,无情学长知不知道他的身边可能有内鬼?能偷走窃听器,且了解警局最近人员调动,黄金鳞肯定有内应。”

“不管他知不知道,我们都要先拘留黄金鳞,以防生变,”顾惜朝眯了眯眼睛,想起些什么,轻笑一声,“不过,要骗过无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说不定他只不过是在演一出蒋干盗书。”

戚少商歪着脑袋想了想无情这么些年的所作所为,觉得顾惜朝的判断不无道理。跟无情共事了这么久,戚少商早摸透了生存法则,就算是被他算计了,也只能自认倒霉,自己又不是隔壁政法口的那位小侯爷。

就在众人各怀心思揣摩案情时,一个人对着三台电脑的孟有威欢喜地喊了一句:“我找到黄金鳞了,你们快来看!”

三人忙不迭挤到电脑前,看着正中间的屏幕闪着一张地图,上头正逐渐浮现出红色的标注点。

“我在全市的监控系统里放了个面目识别程序,他每在监控出现一次,我就用程序在地图上记录一次。不过看起来他平时都会特意避开摄像头,所以很难采集到他常驻地点的数据。”

“那今天的呢?”阮明正问道,“警局周围的监控可不是死的。”

孟有威指着屏幕上断断续续的连线,道:“今天他倒是没避开监控,不过在市郊不远处就又消失了。”

“市郊离雁门警局很近,他怎么会到那儿去?”顾惜朝细细分辨地图上的建筑,最靠近汴京市郊的是雁门警局的仓库,再往前走便是警局办公楼。前几天自己和戚少商他们刚从仓库旁经过,那里简直可以说是人迹罕至,最多偶尔看到一两个轮值的巡警。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耶律齐管理松散,想在仓库躲上十天半月的并不难,更何况,那里连通着市内高速,如果能偷到警用货车的钥匙,伪装成货运员工,进出市区更不是难事。不管自己这番猜测是对是错,只能趁双方的信息差,先下手为强。

“戚少商,你带着人先去市郊,我还有点事,先留在这儿。”顾惜朝捏紧手机,眼神颤了一颤,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戚少商断然拒绝:“不行,一个人落单容易出事。你有什么事,我们一起处理。”

顾惜朝无可奈何地看了他一眼,低声道:“既然傅氏没有倒,那黄金鳞做的事,傅宗书不会不知道。我想联系他。”

“你想联系傅宗书?他现在可是我们最大的对头!”阮明正一脸不可思议,随即火冒三丈,“你怎么可以为了傅晚晴,把案情透露给他?!”

“我是想和他合作,”顾惜朝盯着阮明正,“用杀死晚晴的凶手,换四年前的来龙去脉。他比我更想手刃凶手。”

“行了,”戚少商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我相信顾惜朝,他知道分寸。眼下最重要的是抓住黄金鳞,才能顺藤摸瓜找出当年的真相。”

阮明正火大道:“大当家,就算傅晚晴的案子重要,我们也不能给傅宗书机会跑路吧?你一碰上顾惜朝的事,就根本不是你了。”她知道自己再怎么说,也改变不了戚少商的想法,只得把脾气发在刑警队上,没好气地发布指令。

戚少商转头看向顾惜朝:“你也看到了,现在我们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我也有权利知道你和傅宗书的交易了。”

顾惜朝气闷地翻了个白眼,无可奈何道:“我怎么就栽在你手上了。”说完想了想,又添了一句,“既然你信任我,等我的结果就够了。”

“好,一言为定!”戚少商脸上浮起两枚志得意满的酒窝。

 

 

 

“四年前稀释股权想要上位的就是黄金鳞,他撺掇了一波不安分的小股东,让他们把手里的一部分股权出让给自己,想要趁机夺取傅氏的控制权。不知怎么的,这件事被晚晴知道了,她还抄了其中的一部分账本,足以扳倒黄金鳞。”

“我也是在晚晴出事之后,才派人查出这些。我想她当时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来找我,就是因为,这些账目一旦公开,不仅会破环黄金鳞的计划,而且会牵连傅氏集团,我虽然从没跟她说过傅氏的地下业务,但是她不会没有概念。”

“就因为她担心我不愿意公开账目,所以迟迟没有联系我,才给了凶手时间找上她……晚晴,晚晴有三分是我害死的。”

随后就是滋啦的电流声,顾惜朝按下暂停键,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口道:“傅宗书就和我说了这么多。黄金鳞那边怎么样?”

戚少商摇头:“人是抓住了,可就是闷声不响。凭借我们现在手里的证据,定不了故意杀人。”

“最近的三起案子,还能从尸体身上提取凶手的DNA,和黄金鳞对照。可是傅小姐的案子拖得太久,除非能重新验尸,否则没法翻案。”孟有威愁苦地盯着屏幕里的起诉书。

“我不会让他打扰晚晴的,”顾惜朝腾地站起来,“我要让他自己亲口承认。”

顾惜朝迎着黄金鳞沉滞的目光,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开门见山道:“黄金鳞,晚晴是你杀死的吧。”听他的语气像是在聊些家长里短,可眼神却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黄金鳞浑身一震,但仍旧没有回话。

“你喜欢晚晴,是吧?”顾惜朝冷然一笑,“我偷偷检查过晚晴的尸体,你在动刀的时候,连手都在抖。你杀了她,还要自欺欺人, 将她摆放成维纳斯的模样,怎么,难道你真以为这样她就会原谅你,这样她就不会痛,不会死了吗?!”

黄金鳞交换了一下交叠的双腿,脚铐跟着哗啦哗啦响动。单向玻璃外的阮明正皱眉,正要进去阻止顾惜朝,戚少商却拦住了她,微微摇了摇头。

屋内的顾惜朝怆然垂眸,声音越发低沉:“是啊,晚晴这么好的女孩子,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她……怎么会有人舍得杀她!”

咣当一声,黄金鳞猛地从座椅上站起来,却又因为束缚带跌坐回去。他鼓着眼睛,好像下一秒就要扑上来撕扯顾惜朝,喉咙里滚动着模糊的嘶吼:“是你……明明是你该死!”

“晚晴骗了所有人,就是为了保住你和那份账本,我本该杀死的是你!四年了,我终于等到机会,设下圈套,让诸葛正我逮捕你这个最大的嫌疑犯,送你给晚晴陪葬!”

他阴毒地剜了一眼单向玻璃背后的众人:“可惜啊,烧不死你,也没能一刀捅死你。兜兜转转还是回到四年前的死局,只好让傅宗书这个老不死的跟我一起下地狱。”

刑讯室里安静了好一会儿,顾惜朝才缓缓站起身来,撑着桌子,清亮的眼睛里藏着一点酸涩,死死盯着黄金鳞:“最该下地狱的人,是你。”

 

 

 

 

人证物证俱全,法庭审判进行得很顺利。

多方消息拼凑在一起,当年的真相终于浮出水面。原来晚晴本想找傅宗书商量,劝他自首,可是还没等她联系上傅宗书,就发现黄金鳞一干人等同样盯上了账本。无奈之下,只能偷偷把账本留给顾惜朝,自己则不幸香消玉殒。

黄金鳞安插在省局的内应泄露了消息,让他知道省局不仅要重启四年前的案卷,还把目标对准了顾惜朝。他本打算借此机会让顾惜朝做自己的替罪羊,没想到省局只是用顾惜朝做幌子,真正要打的,是自己和傅宗书。

四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顾惜朝再次在审判席上见到傅宗书,他早已没了四年前的意气风发,满头斑驳的白发,套着囚衣,腰背佝偻。路过旁听席的时候,他在顾惜朝面前停了一停,静静看了看这个清俊瘦削的年轻人,然后微微收颚,轻叹了一声:“谢谢。”

顾惜朝觉得压在自己心口这么多年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好像这几年的奔波挣扎全成了泡沫,轻而易举就能从自己的人生里拂去。这一番滋味,却不知道是可笑还是辛酸。

唏嘘之间,他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背一暖,低头看去,是戚少商紧握住的手。

戚少商伏在他耳边,低声道:“没事了。”

于是他也用力地回握,不知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戚少商,喃喃重复了一句。

“没事了。”

庭审结束,两个人跟在人潮的最后,慢悠悠地走下台阶。

顾惜朝会想起方才无情脸上的得色,有点不甘心:“没想到我也被盛崖余摆了一道。”

“那我们也去摆他一道,怎么样?”戚少商扬了扬手里的调令,上头写着的是戚少商和顾惜朝两个名字。

顾惜朝抬了抬眉毛:“我什么时候说要去省局了?”

“你现在可是平反了,以后跟我一起,好不好?”包子脸又挤出两只大酒窝。

“哼,我还用得着平反?只有傻瓜才会被骗。”

“对对对,我就是容易上当受骗,所以才需要顾大法医在一旁好好提点我啊!”

“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

顾惜朝拿起判决书,对着午后的阳光,白纸黑字交叠在一起看不分明,风一吹,更像是一簇振翅欲飞的蝶子。他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垂着眼睫将它们放回档案袋,看向身边的戚少商,舒展的眼角渲染着畅然惬意。

昨日之日不可留,有些东西比回忆更值得珍惜。

 

 

 

END.

终于可以打上这三个字母了!!!我终于可以心安理得开新坑了,再也不写这种超出我智商范畴的文了(跪

之后会对全文进行修改,放云盘txt!

评论 ( 6 )
热度 ( 34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