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朋友不吃一发戚顾安利吗?
相爱相杀知音情,爱恨纠缠江湖梦
400MB的文包一辈子吃不完,至今仍有巨手圈内产粮!
详情请戳av3329428 大宋激情纪录片放送!

【戚顾】六英尺之下(二十一)

前文:

【戚顾】六英尺之下(二十)


case3.7

阮明正木木地盯着戚少商,似乎在捉摸他脸上的神情到底有几分真假,可越是确定,她的心里就越发绝望。

戚少商望着她渐渐失去人色的面孔,不忍地撇过头:“红袍,我一直拿你当作兄弟的。”

“可是你更应该拿顾惜朝当兄弟。”阮明正涩涩地丢下一句话。

戚少商一愣,转身把手搭在门把手上,似叹非叹:“我已经没法只拿他当兄弟了。”说罢,他无奈地笑了笑,脸上却是满满的柔情。

阮明正耳边嗡嗡作响,眼睁睁看着他重新走回顾惜朝身边,两人并肩而立,风采卓绝,可是偏偏不知为何,看到这幅场面的她只想痛哭一场,为了自己毫无想望的爱恋,也为了戚少商面临的崎岖前路。

耳畔隐隐约约传来戚少商对孟有威的询问,阮明正才恍惚回神,想起自己正站在资料室的门口,眼前摆着的是一个牵扯众多的谜案。

“大当家的,我找到这只窃听器的注册码了,它是年初才量产的新款。在销购纪录里,这一代码批次的是雁门警局购入的。”孟有威把买家指给戚少商看。

“雁门警局,怎么这么巧,又是它?”

戚少商若有所思地看向顾惜朝,顾惜朝却摇了摇头,道:“我还是觉得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既然已经查到来源,不如我们直接去雁门问问,也好过我们在这里瞎猜。”

听了这话,戚少商的脸色却带上了点尴尬,他挠了挠鼻尖,皱着一张包子脸,道:“惜朝,没有省级的搜查令,我们是不能随意搜查同级警局的。要是耶律齐有心向省局上报,不光是我们,连铁手都要跟着挨骂。”

顾惜朝翻了个白眼,刚刚那个气势汹汹去雁门警局救人的戚少商哪儿去了,怎么一回汴京,又变回这个迂腐的臭警察了?不过戚少商说的话倒是有那么点道理,这件事宜暗不宜明,如果省里那群家伙真要知道自己还在查晚晴的事,说不定会节外生枝。

戚少商盯着顾惜朝阴晴不定的神情,心中忐忑,生怕他说出“上报就上报”这种不理智的话来。没想到顾惜朝反而轻笑一声,光听声音就知道他的脑回路打了十八个转。

“谁说一定要拿搜查令的,我们去友好联谊一下,不可以吗?”

光品味顾惜朝的眼神,戚少商眼前就已经浮现出耶律齐被玩弄于股掌之中的画面。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怪只怪你自己做了孽,顾惜朝又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如今既为了案情又为了私怨,耶律齐你就当积德行善,反正我是劝不住了。

 

 

 

第二天一大早,戚少商一行四个人赶到雁门警局门口,正要进门,却被保安拦住了。

“诶,你们是哪儿来的啊,来闹事?知不知道这儿是警察局啊!”

顾惜朝凉凉地瞥了戚少商一眼,戚少商尴尬地掏出警官证,在保安面前晃了晃:“大爷,我也是警察,来找耶律队长有点儿事。”

“有事?那就先签名排个队吧,我们这儿鸡毛蒜皮的事儿多,指不定什么时候轮到你们呢。要是嫌等得累,就去大厅里坐会儿吧!”说着,保安大爷就递上厚厚的一沓表格。

四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顾惜朝却冷哼了一声,显然是不买账的意思。

“嘿你这后生仔,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顾惜朝浅浅垂着眼睑,眉眼之间满是轻蔑,“不过,你知道我身边这位是谁吗?总局派下来的九现神龙戚少商,诸葛正我的徒弟,和四位警督平起平坐。他来这破分局办点事儿,要是心里不痛快,你说他会怎么和上头通报?”

就算是路边的普通大爷,也不会不知道诸葛正我的名字,更何况每天接收内部报纸的分局保安。大爷的神情一下子难掩地慌乱了起来,方才那么一瞥,这个圆圆脸大大眼的警官的确是叫什么“戚少商”,就算是同名同姓,自己也不必凭借万分之一的可能和贵人过不去。

于是他迅速换了副谄媚的表情,一边道歉一边给众人指路:“大厅右拐,走到底,靠左手边那件办公室就是。”

戚少商被顾惜朝搞得下不了台,只好故作深沉地嗯了一声,赶紧拐进走廊里去了。甫一消失在保安的视线里,他便埋怨地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顾惜朝,道:“我什么时候是诸葛区长的徒弟了?还有,我根本就是下调到汴京的,什么叫做‘派下来的’啊?”戚少商无缘无故被戴了几顶高帽,回想起来都觉得背后发虚汗。

“是吗,我倒是觉得发官威的感觉很不错。”顾惜朝的嘴角弯起一个愉悦的弧度。

发官威?戚少商这才想起上次自己在记者会上替顾惜朝出头,他也是用的这句话。这家伙不会一直记仇到现在吧,这也太小气了,不过是盖过他的风头而已啊!

再往边上一看,阮明正更是一脸难以理解,想来对顾惜朝的偏见应该是更深了。反观孟有威,倒是一脸崇拜,恨不得凑到顾惜朝脸边,就差把仰慕写在脸上了。

戚少商无奈地叹了口气,推开房门,迎面而来的却是一股浓郁的肉臊子的香味,定睛一看,耶律齐正端着一碗大排面,很没有形象地吸溜面条。他显然也没有想到大早上就会有人来敲门,半口面条噎在嘴里,神情十分尴尬。

顾惜朝挑了挑眉,若无其事地拉开椅子,坐在他的对面,开门见山地把窃听器摆在桌面上。

“耶律队长,今天我们来,是想了解一下这款窃听器的事。”

耶律齐看了看窃听器,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这款窃听器年初开始,全省就在用了,为什么偏偏来问我?”

“因为这只从尸体上找到的窃听器,是雁门警局批次购买的。”

谁也没想到顾惜朝会这样大剌剌地把事情搬到台面上讲,在场众人都变了脸色,阮明正更是差点开口叱责,幸亏被身边的戚少商拉了一把,才勉强闭嘴,脸色阴晴不定。

耶律齐表情复杂,憋了好一会儿:“你该不会怀疑这案子和我有关吧?”

“不会,谅你也没有能力想出这种手法,”顾惜朝讥诮地一笑,“我们只是想知道关于这批窃听器的事。”

顾惜朝的语气显然惹恼了耶律齐,他铁青着一张脸,瞪着顾惜朝不说话。戚少商只得出来打圆场:“既然这件事和雁门警局无关,告诉我们这只窃听器的来龙去脉,不正好能替你洗清嫌疑?”

耶律齐又撮了一口面,看了看神色各异的众人,又看了看黑漆漆的窃听器,一摊手,道:“我可先告诉你,这件事跟我们雁门警局、跟我都没有关系。”

顾惜朝嗯了一声,示意他继续往下讲。

“这批窃听器当初的确是我签名购置的,拿到手的时候是完好的,但是存在仓库,准备启用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少了几枚连号的。”

戚少商皱眉:“那你应该向省局挂失,再把编号报上去,这样服务器上就可以终止窃听功能。如果有人使用了窃听器,还会直接追踪地点。”

“我是想的,”耶律齐耷拉着眉毛,“但是这个流程实在太复杂了,几个窃听器而已,还要写一沓报告。而且警务物资失窃还会扣我的工资,反正不太可能有人拿着警局编号的东西到处用,后来拖着拖着我就给忘了。”

“你——”阮明正气结。

“你就算骂我也没用,最多只能记个过。”耶律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算了,跟他讲道理也是浪费时间,”戚少商拉住阮明正,再次追问道,“窃听器失窃的那段时间,有警局以外的人员来访吗?”

“警局以外的?我们这儿是小警局,也就处理点纠纷,就算是有陌生人来,也不可能接近仓库,”耶律齐搔搔头发,恍然一拍脑袋,“哦,对了,要真说有的话,三个月前刚好有个省局的调查团。我送走他们之后没两天,就发现东西丢了。”

“省局的?”顾惜朝饶有兴致地摸了摸下巴,转而冲孟有威点了点头,“小孟,帮我查查三个月前的省局派下的调查团资料。”

“诶,好!”孟有威乐得应承下来,抱着电脑坐到一旁去了。

戚少商看着顾惜朝使唤自己兄弟这么顺手,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吃味,呃,吃味?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和顾惜朝一样小气了。

顾惜朝见戚少商心不在焉的样子,不满地揪了一把他的胳膊:“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戚少商突然被抓包,差点呛到口水,连忙把孟有威抓到顾惜朝面前:“小孟查出资料了,你快看。”

“雁门调研团——盛崖余的人?!”

 


十点五十到家的我居然还可以成功日更,只能归功于存稿了!

评论 ( 6 )
热度 ( 25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