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朋友不吃一发戚顾安利吗?
相爱相杀知音情,爱恨纠缠江湖梦
400MB的文包一辈子吃不完,至今仍有巨手圈内产粮!
详情请戳av3329428 大宋激情纪录片放送!

【戚顾】六英尺之下(二十)

前文:

【戚顾】六英尺之下(十九)



Case3.7

在戚少商紧张地看护下,铁手黑着一张脸,帮顾惜朝把脱臼的手推回原位。正骨的痛比脱臼更甚一筹,顾惜朝闷哼了一声,伸手揉了揉肿起的肩膀,凉凉地看着铁手。

“就算是为了查案,你们也要注意一下影响吧?”铁手的木头脸上难得出现激烈情绪,“尤其是你,戚少商,顾惜朝发疯也就算了,你跟他一起凑什么热闹?你在省局这么久,师傅就没教过你吗?!”

“铁手,这案子和晚晴有关。”顾惜朝瞥了一眼尴尬的戚少商,低声道。

铁手闻言一僵,不自觉地捏紧拳头,流露出一丝不自然的神情:“晚晴?”

“对,晚晴,”顾惜朝垂着眼眸,有些疲倦地说道,“我们把这三起案子的线索串在一起,发现凶手的作案逻辑和晚……傅氏一案十分相似,不排除模仿作案的可能。更何况,四年前的凶手并没有落网。”

铁手昂起头,闭了闭眼,剑眉紧锁,沉声道:“你凭什么认定这三起案子和四年前的事有关?”

“目前我们还没有找到具体的线索,但是四年前和现在的犯罪现场,显然都是按照同一个画家的作品排布的,所以我想,如果能抓住这次的凶手,说不定就可以——”

“顾惜朝!你给我清醒一点!”铁手一声暴喝,一拳砸在桌面上,“你如果现在还走不出晚晴的事,就给我回家休假去!”

“你居然敢跟我提晚晴?你明明知道晚晴一直放不下你,却还是左右摇摆,既不愿意拒绝也不愿意承认,铁警官,你在官场上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吧?和傅宗书勾心斗角的时候,你们四个师兄弟倒是利落的很!”顾惜朝深深吸了一口气,“后来晚晴出事了,我本以为你能替晚晴申冤,谁能想到你居然借晚晴的死扳倒了傅氏,哈,铁游夏,你还真是铁面无私啊!”

铁游夏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双唇颤抖,顾惜朝却好像没有看到似的,鼻头发红,眼里闪着湿润的光,穷追不舍。

“我想找出线索揪出真凶,反倒被你们倒打一耙,哦,是,随随便便把罪名安插在百口莫辩的人身上,不就是息事宁人的最好办法吗?你根本就——”

“够了。”

戚少商打断了顾惜朝发泄一般的怒吼,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按了按:“惜朝,够了。”

顾惜朝转过头,先是难以置信地看了一眼戚少商,眼神闪动,随后渐渐恢复了冷静。他盯着不知所措的铁手,抿紧了嘴,眼睫微敛,不知在想些什么。戚少商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要是顾惜朝再要发作,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铁手自然有他自己的苦衷,可对顾惜朝来说,情深而已,他又有什么错?

“我知道我一直逃避晚晴的事,看起来和懦夫无异,可是我真的和你不一样,做不了你能做的事,”铁手沉重地叹息,似艳羡又似惋惜地看着顾惜朝,“不过不管这次的案子和晚晴有没有关系,我都会全力支持你和戚少商。只要你在案情面前保持清醒。”

他迎着顾惜朝怨恨的眼神,欲言又止,终于还是半叹半劝道:“至于晚晴的事,你真的还是趁早走出来的好。里面有很多东西,不是你可以牵扯得清的。”

“不用铁大局长操心,我的小命我自己会拿捏好。”顾惜朝冷冷一瞥,傲然转身离开了。

戚少商看着他挺拔又倔强的背影,不由得一阵怜惜,转念想起顾惜朝如此执着的原因,心头更是五味杂陈。身边的铁手仍旧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戚少商拍了拍他的肩,道:“真是不好意思了。”

铁游夏狐疑地打量戚少商,反问道:“你道什么歉?”

戚少商一噎,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顾左右而言他:“呃,这次也有我一份嘛,所以……”

铁游夏却丝毫不为所动,莫约看出了戚少商的心思,语重心长道:“老戚,别怪我扫你的兴,顾惜朝这个人,你还是别走得太近了。”

兄弟,现在你说这话也迟了,我不仅跟他走得近,还把该做的不该做的全做了,现在再来拦我,恐怕也来不及了。

戚少商脸色奇异,铁游夏也摸不清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为人重情义,铁游夏也有耳闻,只以为他真把顾惜朝当成了好兄弟。见戚少商还是一脸复杂,好像不太领会自己意思的模样,他再次劝道:“我跟顾惜朝共事这两年,就算没能像晚晴一样了解他,也知道他这个人不撞南墙不回头。对他来说,万物皆可抛,他愿意活到今天,就是因为晚晴。”

“我知道。”戚少商叹了口气,他何尝不知道顾惜朝为何而活?可就算知道了,他还是想让顾惜朝的生命里再添一笔自己,就算他要撞南墙,自己也要陪着他一起头破血流。对顾惜朝而言,万物皆可抛,可是自己却没办法抛下他。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铁手,有些事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不等铁手追问,戚少商又说道,“不论如何,先把眼前的案子结了。我去打电话把红袍和小孟叫来,他们应该还在休假。”

铁游夏好像从戚少商的神情里看出了点什么,道:“老戚,跟顾惜朝谈感情,可是一笔糊涂账。”

戚少商笑笑没说话,按了按耳际的蓝牙,背过身去低低同对面交代着什么,很快走出了房间。

 

 

 

孟有威是省局专门做信息工作的,反追踪一个窃听器对他来说易如反掌,但是比起窃听器,更有趣的永远都是藏匿窃听的方法。他好奇地看着顾惜朝把两块板结的铁块掰开,从缝隙里夹出一根细长的铁丝,随后扯出灰扑扑的一块金属片。

“就是这个!”

孟有威兴奋地跑到顾惜朝的身边,小心翼翼地把窃听器放在手帕上,麻利地接上数据线,手指在键盘上劈啦啪啦一通敲打。他一边输入代码,一边笑着转过头跟顾惜朝科普:“这是今年业界最新的一款窃听器,耐热耐辐射,而且信号极强。”

一旁倚在墙边的阮明正有些不满地开口:“小孟,你和他说这些干什么。”

孟有威无辜又委屈地看了阮明正一眼,又偷瞄面若冰霜的顾惜朝,耸了耸肩,乖乖闭嘴专心追踪窃听器去了。

顾惜朝挑了挑眉,冲阮明正的方向歪了歪脑袋,问道:“她来这里做什么?”

还不等戚少商开口解释,阮明正怒气冲冲的抢过话头:“小孟是我的同事,大当家的是我的兄弟,我来这儿还需要问过你吗?”

顾惜朝似是而非地哦了一声,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可是,好像也不是我找这位小孟来帮忙的吧?”

“好了,都是兄弟,你们别吵了,是我找小孟来帮忙的还不成吗。”眼看气氛剑拔弩张,戚少商连忙挡在两人中间。

“哦?可是她好像并不把你当作‘兄弟’吧?”顾惜朝不怀好意地抬起下巴,挑衅地睨了阮明正一眼。

阮明正的脸顿时涨得通红,一双杏眼圆睁,撕了顾惜朝的嘴:“我拿大当家的当什么,关你这个外人什么事?!”

顾惜朝冷笑了一声,道:“哼,当然不关我的事。”说罢便找了张椅子坐在孟有威身边,全神贯注地盯着滚动的字段。

“你——”

顾惜朝冷淡的态度让阮明正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她正要接着争辩,却被戚少商一把揽过肩膀,连推带拉地扯到门外去。戚少商挤出一个安抚性质的笑,朝她打个手势示意稍等片刻,随即啪的一声关上门,连酒窝上都带着讨好的意味,挤到顾惜朝身边,把他从椅子上拖走。

在戚少商的逼视之下,孟有威识相地带上耳机,背过身去。

“惜朝,你刚刚不会是在吃醋吧?”戚少商小小声的同顾惜朝咬耳朵。

顾惜朝的耳朵尖一下子红了,迈着正步向右边躲了一米,色厉内荏地瞪着戚少商:“你又在说什么胡话。”

“我说,你刚刚是不是在吃红袍的醋?”戚少商咧嘴一笑,一边一个大酒窝,“怎么,你是不是开始有点喜欢我了?”

“你闭嘴,谁会喜欢你这种流氓?”顾惜朝转念一想,自己的重点好像不太对,连忙加了一句,“我怎么可能喜欢男人!”

戚少商凑近了一步,紧紧盯着顾惜朝四处乱瞟的眼睛:“哦,既然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脸红?”

“我哪里……”顾惜朝下意识反驳,却发现自己正中戚少商的下怀,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改口道,“小孟有新进展了,我去看看。”

这回戚少商倒是没有阻拦他,侧过身子好让顾惜朝顺利的溜之大吉。他望着顾惜朝仍旧发红的耳朵,嘴角扬起一个可疑的弧度,不过想到门外那一位,他的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

该来的总归要来,戚少商认命地推开房门,看着阮明正气冲冲的走向自己。

“大当家的,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不管我说什么,都很多余。可是红袍,我真的想跟你重复一遍,顾惜朝不会是凶手,而且解开这个案子,就能够消除他身上傅氏凶案的嫌疑。”

阮明正不可置信地看着戚少商,摇头道:“大当家的,你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姓顾的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啊!”

“不是他的错,是我变了。”戚少商虽然天生一张圆脸,但是一旦他肃正面孔,眼神里透露出来的那种坚毅却天生一股威严,不能不让人信服。

戚少商鲜少摆出这幅脸孔,因此阮明正反而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良久,才恹恹地憋出一句:“大当家的,你不能因为红泪姐跟别人走了,就变成这幅样子。”

戚少商不悦地皱了皱眉,道:“我喜欢惜朝,跟红泪那件事没有关系。我和红泪不合适。”

“你和红泪姐不合适,和顾惜朝就合适了?!”阮明正尖利地喊了一声,很快便觉得不妥,撇过眼神,“就算你要找男人,也不用找姓顾的吧?”

“明正,你还是没有懂我的意思,”戚少商无奈地开口,眼里却涌动着温柔,“不是我偏要找上他,也不是他缠着我,是我们两个人,刚好碰见了彼此。”

 

 

TBC.

结束实习,恢复日更!!

 


评论 ( 12 )
热度 ( 26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