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一个脑洞

一个(个人觉得)非常非常坏的戚顾脑洞,因为最近某些事萌生出来的。

中心主旨:小顾在逆水寒世界里的位置被取代了可怎么办。


顾惜朝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被绑得严严实实,眼前站着一个和自己衣着相似,面孔也有三分类似,但是却是直发的男子。
对方和小顾说,我要你死,你却命大,偏偏死不了。可惜你的位置已经被我取代了,没死也好,我要让你死在戚少商的手上。
顾惜朝只觉得异常可笑,面前的男人同自己最多只有三分相似,别说是恨自己入骨的戚少商,就连六扇门的捕快都不会认错。
小顾讥讽了一番,就是说他做春秋大梦云云。
然后对方先是恼羞成怒,后来又不对小顾下手,很险恶地说,我要让你亲手死在戚少商剑下,还要你连死都是婊子的儿子。
小顾警觉,但是因为受制于人,还是被喂下了奇奇怪怪的药(喂。  对方还把自己的外衣脱了,搞得一副自己被小顾勾引的样子,结果正在小顾痛苦挣扎的时候,戚少商冲了进来。
假的那个立刻推开小顾,说,大哥,你终于来帮我了,这是辽国的细作,妄图给小弟下药引诱小弟说出抗辽大计,你快杀了他!
戚少商想也不想地举起了剑,但是地上的顾惜朝两眼通红,脸上满是忍耐的汗水,他眯着眼迷蒙地看着戚少商,难以置信地说,你居然要杀我。
戚少商一向很稳的手突然抖了起来,不论如何都砍不下这一剑。终于蓄足力气的顾惜朝翻身而起,推开发愣的戚少商,一个人跑到雪地里,不见了踪影。
假的那位说故作惋惜,叹气道,这次没能除掉辽国奸细真是太可惜了,都怪小弟我掉以轻心,没想到这么俊雅的书生也会卖国求荣。
但是老戚越想越奇怪,总觉得这个人在哪里见过,想起他的时候莫名觉得惆怅但是又恨得咬牙切齿,他很想追上顾惜朝问个究竟,但是顾惜朝却总是对他避之不及。
顾惜朝呢,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了点奇怪的事之后,一边气戚少商真的这么轻易就忘记了自己,一边又挺庆幸,自己再也没有能任人揭露的过往伤疤,决定大展身手。但是虽然他决定避开戚少商,两个人却总是莫名其妙打照面,每一次打照面戚少商都锲而不舍地追着自己,身边还有个冒牌货唧唧歪歪,顾惜朝一看就觉得烦得不行,总是想跑路。
而且小顾非常骄傲,绝不愿意因为那个冒牌货,就改变自己的名字,于是江湖上很快有了两个顾惜朝,一个是漠北连云寨的顾惜朝,一个是江南的顾惜朝。漠北的顾惜朝难成大器,半死不活草包一个,可是江南的顾惜朝却是金玉之家,才高八斗文武双全。
三年后,顾惜朝终于在江湖上站稳了脚跟,就在这时,漠北的连云寨发生了大案子,冒牌货通辽,却诬陷戚少商,害得他被朝廷通缉,昔日的九现神龙如今虎落平阳被犬欺。
人在江南的顾惜朝听到这个消息,一愣,而后唏嘘,辗转整夜没有睡,最后还是没法放任戚少商自生自灭。他安顿好江南的产业,只身前往戚少商的所在,在冒牌货的箭阵下救了戚少商。
顾惜朝拖着重伤的戚少商,有点恨铁不成钢,又有点心疼的说,没有我,你怎么还被害成这幅样子?
失血过多的老戚看不清眼前人的样子,却本能觉得他可以信任,所以很放心地就昏倒过去了。
第二天醒来,看到一身青衣,戚少商先是吓了一跳,但马上反应过来这个人并不是冒牌货。顾惜朝发现他醒过来,也知道他肚子里的疑问,傲然笑了笑,道,我说我才是真正的顾惜朝,你相信吗?
戚少商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顾惜朝说,摇头什么意思,点头又是什么意思?
戚少商说,我认识的顾惜朝绝没有你这样的风采。可是我觉得,顾惜朝就该像你这样,一表人才,气宇不凡。
顾惜朝端着药碗的手发抖,沉默了好一会儿,说,有些东西,当真是想忘不能忘。
顾惜朝又问,我能帮你,你信吗?
戚少商想也不想就点头,说,我信。
顾惜朝反问,你就不怕我骗你?
戚少商沉吟了一会儿,道,你的确骗了我很多次(之前碰面的时候),但是我还是觉得,就算只有一个人可信,我也信你。
顾惜朝眼前一亮,展颜大笑,握住戚少商的手,道,果然戚少商永远都是戚少商!既然你信我,我就绝不负知音意。
然后两个人就连手揭露了冒牌货的阴谋,洗白了戚少商的冤屈,最后还破坏了当朝丞相的逼宫。
案子结束后,戚少商邀请顾惜朝和自己一起重建连云寨,顾惜朝却隐秘地笑笑,说,我不要跟着你走,我要有一天,你自己回来找我。
戚少商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是他绝不会勉强顾惜朝的意愿,于是只身一人北上,结果才刚到汴京,就被六扇门拦下当捕快。第二年,朝天一棍案发,王小石劫法场出逃,戚少商接任金风细雨楼楼主,一切事务安顿好,已经是第三年的初夏。戚少商望着北方嘲啾的春意,突然明白了顾惜朝的意思。
他只身打马下江南,停步杭州,流连西子湖畔楼外楼。楼外楼下,凉亭长廊交错,一个书生搭着青色外衫,转头看向南下的游人。
顾惜朝笑了一笑,说,戚楼主,金风细雨楼外还有楼,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评论 ( 16 )
热度 ( 48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