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六英尺之下(十五)

前文:

【戚顾】六英尺之下(十四)


十四章有修改,更改的内容对剧情有影响,介意细节的姑娘可以回看(一个星期前的)上一章



Case3.2

从警局到城市另一头的钢铁开发区,必得经过一个长途客运中心。

为了低调办案,不引起媒体的关注,戚少商开的是私人车,此时却被堵在一连串的长途客车之间,进退两难。顾惜朝烦闷地窝在后座,指尖不住地沿着手术刀刃滑动。

顾惜朝暗自窥视戚少商的后脑勺,戚少商则借由后视镜,时不时偷看顾惜朝的神情,车里的气氛达到了尴尬的顶峰。

“顾——”戚少商刚想开口,却被不远处传来的一声尖叫打断了。随即便传来咣当咣当的开窗声,游客窸窸窣窣地把头探出车窗外看热闹,还有好事的直接让司机开了车门,蜂拥而至,试图看个究竟。

戚少商和顾惜朝交换了个眼神,掏出警笛按在车顶,随后迅速从车里窜出来,拨开拥挤的人潮,这才看清众人围观的场面。

一名男子趴在路中央,后脑勺朝天,上半身赤裸,下半身只穿着一条紧绷的泳裤。他的背肌逑劲有力,浑身上下的肌肉都流淌着蜜色的精光和健美的力量感。可惜再怎么生机勃勃的肉体,也改变不了他奄奄一息的事实。

男子的半个身子浸在血泊里,四肢搐动,像是一只被人拔了腿的瓢虫。

“警察,麻烦让一下!”戚少商举着警员证,奋力在人群之中开出一条路来。顾惜朝颈边夹着电话,一边通知局里和救护车, 一边往手上套乳胶手套。

他先是试探了男子的脉搏,冲戚少商摇了摇头,表情十分不容乐观。随即他便翻过男子的身体,正打算对他做进一步的急救,却在看见男子的正脸之后倒吸一口凉气,脑内嗡嗡作响,一时间竟接受不了眼前的场景。

原来男子之所以失血过多,是因为他的整张脸都被人活生生地掀了下来。他背朝众人,又淹没在一滩血迹里,正常人只消看一眼,胃里就开始翻江倒海了,更别说看清他的五官轮廓。此时他被顾惜朝翻过身来,正朝上的竟是一团模糊的血肉,脸皮耷拉在柏油路上。

有眼尖的游客望见这一幕,顿时尖叫起来,人群里又是一阵嘈杂混乱,有人惊慌失措地试图躲回客车内,有人好事地举起手机拍摄,更有些听不分明的哭声和猜测声。

“行了,都别吵了!”戚少商一声怒吼,环视四周,“警察办案,请立即离开现场!如果发现有破坏现场的行为,以妨害公务[注1]拘留!”

围观旅客被他这般一威吓,顿时噤声,不一会儿就陆陆续续退后了好几米。也正巧局里的支援来得及时,还不等众人再次因好奇围上来,便早已拉好了警戒线,把最后几位顽固的旅客也劝回了车。

戚少商把现场记录和证据搜集交托清楚,才走回顾惜朝身边,问道:“惜……顾法医,受害者的情况怎么样?”

“如果你整张脸被人撕下来,你会好受吗?”顾惜朝翻了个白眼。

戚少商不寒而栗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撇撇嘴:“就算是仇杀,也不至于做到这种地步吧?何况要想把脸割下来,需要相当程度的医学知识。”

“这倒不一定,”顾惜朝挑了挑指间的手术刀,“就算是普通人,只要有心练习,很容易就能做到这种程度。如果是医护人员那就更简单了。”

他用镊子夹起地上的人脸,指着上头残留的组织结构道:“凶手为了保证五官的完整鲜明,不仅仅把表层的皮肤切割下来,而是把脸部大量的组织和肌肉都摘除。何况凶手的本意就是致死,所以手法也并不是很精致。”

“精致……”戚少商默默抚了抚手臂上的鸡皮疙瘩,看着顾惜朝兴致勃勃的表情,阮明正的质问和无情的文件再次跳进他的脑子里。

“不过如果我是他,我会做得比他更好。至少在面部剥离之前,不会让受害者休克。”

这种事根本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吧?戚少商叹了口气,望着顾惜朝不屑的神情,暗自摇头:如果顾惜朝真是罪犯,哪里能让省局抓到把柄?戚少商无端地对他的犯罪能力很有信心,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同顾惜朝一块儿钻进一旁的绿化带。

“怎么,有发现吗?”戚少商拨开一丛乱草,拾起一块碎布,放进证物袋里。

“除了你刚刚找到的,没别的线索。我不是专门做刑侦的,只有跟尸体有关的部分我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可是这次的案发现场太干净了,凶案好像是从天而降似的。”顾惜朝恨恨地磨了磨牙,转而看向戚少商:“你有什么发现?”

“我只是觉得奇怪,”戚少商指着拖动的痕迹和东倒西歪的绿化,“从现场的痕迹来看,受害者并没有太大的挣扎。可是这种程度的伤口,受害者不可能不反抗。”

“但是死者身上没有捆绑的印记,也不像是有第三人协助凶手犯罪,”顾惜朝抬起死者的手,“没有抓痕和指印,身上也没有击打伤。”

戚少商若有所得地点点头,道:“麻醉品的销售各家医院药房都有备案,凶手个人购买必定会留下记录,我们顺藤摸瓜肯定能找到线索。”

顾惜朝停下对尸体的摆弄,饶有兴致地看向戚少商:“你怎么知道我想的是麻醉药?”

“没有外伤又没有反抗,你都已经说得这么明显了,我怎么会想不到?”戚少商撇撇嘴,“这么多年的刑侦也不是白做的。”

顾惜朝翻了他一眼,再次举起手术刀对准了他:“三米远,这么快就忘了?别以为猜中了我的想法就能跟我套近乎了,龌龊。”

戚少商尴尬地清了清喉咙,乖巧地朝远处迈了迈步子,却止不住向顾惜朝的方向探头探脑。

“顾法医,你有没有一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有,非常有,”顾惜朝站起身来,冷冷一笑,“上一个案子才刚结束,立刻就有新案子冒出来;我们才刚离开警局不久,就在去往犯罪现场的必经之路上遇见变态杀人。我看我们不仅仅是被人牵着鼻子,根本就是被人死盯着不放!”

他转而扫了戚少商一眼,嘴角带着讥诮:“不过,根据你们的说法,是我在暗中操控也不无道理,对吧?”

戚少商自知理亏,敌不过他的尖牙利齿,更是无力反驳,只好先绕开话头,装作一副探查线索的模样,心虚地在尸体周围摸索起来。兀地,戚少商眼皮一跳,嘟囔了一句“怪了”,便将尸体侧翻,发现他的小腹右侧有一行小字。

“惜朝,快来看!”情急之下,戚少商顺口就喊出了顾惜朝的名字,“你认识这串字母吗?我怎么觉得这事儿越来越怪了。”

顾惜朝蹲下身子,竟看到一串血色,张牙舞爪地伏在死者的腰侧。

“gioventù?为什么要在这里写这个单词?”

“单词,你认识这串字母吗?”戚少商惊奇道,“上午送来的证物里也有一个读不出来的单词,连电脑翻译都不好使。”

“这是意大利语,意思是‘青春’。”

顾惜朝的脸色变了变,眼里浮现出溢于言表的暗淡神思,神情里颇有几分怀恋。他淡淡垂下眼帘,眉头纠结:“晚晴以前最喜欢的就是拉斐尔,所以我才学了些意大利语,没想到会在这儿碰上用场。”他深吸了口气,看向戚少商,“待会儿回去看看早上的单词,如果语种和笔迹相同,那么两桩案子之间必定有联系。”

“不用等回去了,我现在就写给你,”戚少商蹲下身来,刷刷在地上写出一行字母,迎着顾惜朝诧异的目光,笑道,“该记住的证据,我是绝不会忘的。”

顾惜朝抬了抬眉毛,道:“这也是意大利语,意为‘美丽’。根据目前的留言,单词的意思应该和死者的特征有关。”

戚少商点了点头,以示赞同。早上被送来的少女面目姣好,如今眼前的青年身材健美,的确同美丽、青春这两个词相吻合。只是不知道凶手为什么要用不同的手法破坏尸体,却同时保持了现场的整洁。

顾惜朝若有所思地转过视线,和同样困惑的戚少商眼神交错,两人似乎都明白了彼此的考量。

“不能对外宣称是连环杀人案,最近已经够乱了。”戚少商抢先开口。

“是吗,可我就是打算把这蹚水搅浑,浑水才容易摸到大鱼。”顾惜朝眼神一闪,眸底都是精明的光,他看向一脸苦相的戚少商,勉强松口道:“行了,我会说些模棱两可的话糊弄媒体,浪掀得太大,也容易翻船。”

戚少商神色一凛,捉住顾惜朝的手腕,道:“我不管你是浑水摸鱼也好,兴风作浪也罢,这次你绝不能撇下我一个人。”

顾惜朝一怔,下意识反驳道:“你这是担心我还是担心自己?!”

“是担心你,”戚少商盯着顾惜朝的眼睛,“这次的案子,我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注1]:妨害公务和妨碍公务不同



最近上班九九六,但是鉴于我非常有先见之明地完结了另外两篇,所以应该还是可以维持两三天一章的速度更新的,因为......大纲早就写完了!是我写完大纲爽完了就不想补充细节往下写了(跪


评论
热度 ( 22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