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老街饲养日记(七)(完结)

前文:

【戚顾】老街饲养日记(六)



七、


顾惜朝再次醒来的时候,身边温暖的气息已经散去,他迷茫地用爪子扒拉了几下,终于彻底清醒过来。戚少商看起来已经离开了好一段时间,连气味都散去了不少。

果然是走了。算了,走了也好,留下了也只是白白搭上一条命。

后腿疼得愈发厉害,一股莫名地烦躁在顾惜朝的血液里窜动,他颤抖着站起身子,歪歪扭扭地朝窝棚外走去。堆满纸箱的仓库冷冷清清的,只听得见尾巴扫动的声音,顾惜朝蹲在仓库正中央,委屈地抱住自己的前腿。

咣当一声,门被人推开了,嘈杂的人声传来,继而是信号发射器的“滴滴”声,这声音让顾惜朝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走在最前头的是个长发的女孩子,她一眼就望见了醒目的小狐狸,惊呼一声,跑上前来伸出手臂,试图跟以往一样抱起他,却发现小狐狸一下子倒竖起背上的毛,警惕地眯起眼睛。

“惜朝?”傅晚晴疑惑地看着小狐狸的举动,小狐狸是她从小养到大的,不论在别人面前如何冷漠暴躁,面对自己他总是很温驯的,她还从没见过顾惜朝这副生疏的模样。

她从包里掏出小肉干,试探性地递到小狐狸面前,只见他探出脑袋嗅了嗅,伸出舌头把小肉干卷到嘴里,随即往后跳了一步,仍然和傅晚晴保持安全距离。

傅晚晴哭笑不得,想要伸出手去顺顺小狐狸的毛,好让他再熟悉自己的气味,却被小狐狸一偏头躲过了。晚晴的这番举动更加剧了他的戒心,顾惜朝左顾右盼,一甩尾巴扭头就跑。

不知是谁又启动了追踪器,小狐狸惨叫一声,跌落在地上。

傅晚晴一惊,忙回过头劝阻道:“黄师兄,你这样会伤到惜朝的!”

“惜朝惜朝,他就是头拿来做实验的狐狸,这么上心干什么?!”一头黄毛的男子忿忿收起遥控器,阴沉沉地瞪了小狐狸一眼。

傅晚晴温柔如水地望着炸毛的小狐狸,开口问道:“惜朝,你还记得我吗?”

顾惜朝先是歪过脑袋深深地看了黄毛男一眼,随后静静和傅晚晴对视了一会,默默挪近了步子。

“既然你记得我,那跟我回去,好不好?”

一听这话,好不容易安抚下来的小狐狸又往后跳了一步,颇通人性地伏在地上摇摇头。见状,傅晚晴不禁失笑:“你是想说自己不愿意回去?”

小狐狸想了想,点点头。

“可是你不适合野外生存,而且你不会——黄师兄!”还不等傅晚晴解释完,一只大手就提住顾惜朝的后颈,不顾他的挣扎就要把他塞进铁笼子里。

“跟个狐狸讲什么道理?真是莫名其妙。”

突然,黄毛眼前白光一闪,手臂上顿时多了三道抓痕,他一时吃痛便松了手。顾惜朝还未落到地上,又被人轻轻衔住后颈。他诧异地抽了抽鼻子,低下头来,看到的是一片又白又软的肚皮。

戚少商把小狐狸放回窝前,自己则打着转挡在他面前。

“哪里来的猫?!”黄毛抬起手中的电棍,不断挥舞着威吓大白猫,“还是个没带项圈的野猫,正好让城管带回收容所。”

戚少商好像听得懂人话似的,弓起背,尾巴绷得紧紧的,喉咙里发出威胁的低吼声。

“呦,还是头麒麟猫[注1],不如逮回实验室,最近我们那儿老鼠猖獗得很。”另一位穿白大褂的男子搭腔道,说着就要上前把大白猫抓进背包里。

傅晚晴见状连忙拦住对方,摇摇头道:“学长,你先等等,反正我看一时半会儿他们也逃不了。”她的神情十分坚定,男子虽然面露不忿,但还是乖乖收手。

“这两天,一直是你在照顾惜朝是吗?”傅晚晴微笑着向戚少商递出一块小肉干。

戚少商警惕地嗅了嗅傅晚晴的手,尽管确认了小肉干可口又无害,他仍旧不屑一顾地转过头,眼角余光仍旧锐利地盯着虎视眈眈的一群两脚兽。

此路不通,傅晚晴便挪了个位置,把小肉干推到顾惜朝身边:“惜朝,你愿意跟我回去吗?”

顾惜朝蹲在一旁,眼神闪动,神情看起来十万分的悲切。他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朝戚少商身边缩了缩,把脑袋埋在前腿上。

“可是惜朝,你不适合在野外生存,如果你跟着这位猫先生走的话,我怕你会出事。”说着,傅晚晴又朝顾惜朝伸出手,大白猫却猝不及防地蹦到她们之间,硬是打断了他们的交流。戚少商瞪着圆圆的眼睛,胡须炸得直直的,昂起脑袋傲然看着满脸诧异的傅晚晴。

“你不会让他走,对吗?”

戚少商笃然点点头。

“你会照顾好他吗?”

戚少商舔了舔爪子,歪着脑袋看向傅晚晴,大概是觉得她的这个问题多此一举又可笑。

傅晚晴皱起眉,还是有些担忧:“惜朝他天生基因缺陷,甚至连我们都不能确定他的身体里是不是潜伏着隐性疾病,我怕……”

这回却是顾惜朝从背后伸出一只小爪子,拨开戚少商的尾巴,冲傅晚晴“吱吱”叫了一声。

傅晚晴叹了口气,最后碰了碰小狐狸的尾巴,道:“我明白了,你不会跟我回去了,对吗?”

小狐狸哀伤地点了点头。

“好吧,”傅晚晴站起身来,“各位师兄师姐,请跟我回去吧。”

黄毛男一下子跳起来,原本就不是很端正的五官更加扭曲:“晚晴,你可别开玩笑,他可是我们的重要研究对象!”

“黄师兄,你不必用这种理由来阻止我。惜朝的状况,我最清楚,实验室里留下的资料,已经够我们做十个这样的项目了!”

“可他是保护动物,怎么可以放任他在外头到处跑?!”

“至于这个问题,”晚晴笑着蹲下身子,看着雄赳赳气昂昂的大白猫,“我想这位猫先生会处理的。不过,出于安全考虑,还是把追踪器留在惜朝腿上,但是我只会观察他的轨迹,不会再启动电流了,可以吗?”她这句话却是对着戚少商说的,大白猫眯着眼睛,也不知听明白了没有,但是再没有躲开傅晚晴的抚摸。

傅晚晴在实验室里显然很有些权威,人群里虽有不满的声音,但很快就散去了,仓库又变成空荡荡一片。

原本正襟危坐的戚少商终于憋不住劲,喵呜一声,快活地转过头看向松了口气的顾惜朝,有些迷茫地问道:“惜朝,她的意思是把你许配给我了吗?”

“……”

顾惜朝突然很有一股冲动,想要夺门而出,跟着晚晴回到实验室去。

 

 

尾声

 

“大当家的,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诗,叫做‘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阮明正捧着胡萝卜大嚼特嚼,貌似别有深意地冒出一句话来。

“听过啊,怎么了?”说着,戚少商一脚踹飞了一头泰迪。

“嗯,你不觉得,自己现在很符合这句诗吗?”

戚少商叼起小肉干,含含糊糊地说了句什么。阮明正皱起眉头看着他把小肉干越堆越高,忍不住再次问道:“你说什么?”

“我是只猫,小红袍,我每天都是早起的。”

阮明正翻了个白眼,满肚子都是吐槽可偏偏找不到正确的表达方式,戚少商的确说得很有道理,可是根本和自己不在一个频道上。她试图再表达点什么,一抬头,却看到顾惜朝身轻如燕地踩着一溜儿猫狗的脑袋,稳稳当当落到戚少商身旁,浑身上下欠揍的气质和初见相比,更是有增无减。

算了,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只会哭的杨贵妃,打起架来比老八还凶,到底是谁说他弱不禁风来着?

“戚少商,西街的事我都处理好了,从今以后那里的花园就归我们了。”说着,他颇有些得意地笑起来,露出乳白色的牙齿,颊上的胡须颤颤巍巍。

“那我们现在就过去看看。”戚少商笑眯了眼,凑到顾惜朝身边。

“不行,”顾惜朝一爪子拍在他的鼻头上,“你昨天说了今天和大黄狗一决胜负,而且劳二嫂刚生了孩子,待会儿要去探望——喂!你干嘛,我跟你说了不许再咬我的脖子!放我下来!”

阮明正无语地望着大白猫叼着小狐狸的后颈,跟头一晚一样灵活地跳跃在纸箱之间,最后连小狐狸忿忿的挣扎声都消失不见。

算了,她郁闷地咀嚼着胡萝卜,这样勉强也算得上童话般圆满的结局吧。

 

 

dbq我又烂尾了(哭


评论 ( 10 )
热度 ( 42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