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老街饲养日记(四)

前文:

【戚顾】老街饲养日记(三)

拟兽注意!

大白猫戚/耳廓狐顾



(四)

戚少商很难忘记头一回见到顾惜朝的光景。

那天戚少商正和邻街的大黄狗打得起劲,一爪子毫不留情地糊了对方一脸,随即往后一翻,机巧地躲过了大黄狗的反击,正要大肆嘲讽一番,却猛然看见一个惊为天人的身影从墙头冒了出来。

淡金色的光包裹着青色的皮毛,毛绒绒一团里又露出两只明亮而伶俐的大眼睛,小狐狸背着光,缓缓站起来,大大的耳朵支棱着,尾巴一扬,便从戚少商的头顶飞跃过去,只有粽粉色的肉垫留下了两道弧线。

戚少商觉得自己离小狐狸是这样近,近得好像鼻尖已经嗅到了他尾巴毛的气味;又觉得是这样的远,只一瞬间,他就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了。

斗殴打架从来不分心的戚大当家有那么一瞬间失神,于是老天便痛快地给了他一个现世报——对面的大黄狗一爪子挠中了他的胸口,小巷里白毛纷飞。戚少商稳稳地落到地上,低头瞥了一眼自己淌血的胸口,喉咙里爆发出威胁的低吼。一时之间,猫的撕咬声和狗的惨叫声混作一团,不多时,戚少商踩着发昏的狗头蹦到墙头,细细舔净自己的伤口。

“大当家的,你没事吧?”阮明正一脚踹开残兵败将,从水泥管里探出头来。

“没事,”戚少商忧郁地望向小狐狸远去的方向,“红袍,你知道这个方向,通往哪里吗?”

阮明正见了戚少商这副模样,心里明白了七八分:“大当家的,你可别怪我没告诉你,世界上有样东西呢,叫做生殖隔离。你是猫,刚刚飞过去的是狐狸,你们俩,不合适。”

“生殖隔离?”戚少商困惑地用后腿挠挠脑袋,“我都还没想到那一步呢,你安排得也太快了吧?”他难得义正严辞的瞪了阮明正一眼,满脸深沉,“我现在只知道,如果不去认识他,肯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从那天以后,戚少商便隔三岔五的就跑到隔壁街区,蹲在人家实验室的墙头,一脸痴恋地看着屋里的小狐狸。

小狐狸总是躺在玻璃箱里,整日整日闭着眼小寐,只有喂食的时候才睁开眼,浑身上下迸发出掠食者的野性。

可是这样灵动的模样不多见,他总是恹恹地趴在玻璃箱里,偶尔睁开眼睛看一眼忙碌的实验室,随后翻个身,继续睡觉。

因此戚少商知道,小狐狸过得不快活——非常不快活,他本该和初见那天一样,浑身上下跃动着力量和生机,而不是一辈子被人关在笼子里。

日子长了,戚少商还发现了一个长头发,白皮肤的两脚兽,总是在闲暇时候温柔地抚摸小狐狸的后背,而小狐狸也只在她面前露出温顺的模样。戚少商远远望着两人其乐融融,心里挺不是滋味,爪子痒痒的,心也痒痒的,总想干一架。

他也很想知道,小狐狸的耳朵是不是和看起来一样柔软;一不小心摸到他的肚皮,他是会恼怒地张嘴咬自己一口,还是舒服地哼哼。

所以,参杂着那么几分私心,戚少商最终决定将小狐狸从那个白色的大笼子里拯救出来。

他算准了顾惜朝每个月出门透气的时机,刨开了实验室后门的栅栏,恰好留出一个容纳小狐狸进出的缝隙;还特意从高鸡血的餐馆偷来鸡肉和酒,故作偶遇实则是预谋已久地撞上了顾惜朝,骗着哄着请他吃肉喝酒——当然了,除了戚少商,还有谁不在高粱酒面前败下阵来?

于是在戚少商的精心谋划下,他顺理成章又喜气洋洋地把顾惜朝带回了自己的窝里,并且决定,绝不会让他再离开自己的视线。

戚少商打了个呵欠,从回忆里挣脱出来,抖抖毛,重新趴伏下身子,歪过脑袋盯着身边的顾惜朝。

——顾惜朝,可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戚少商、顾惜朝,顾惜朝、戚少商,大白猫把两个名字颠来倒去地咀嚼,不管怎么念叨,都觉得连名字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再次打了个傻乎乎的呵欠,轻轻把脑袋靠在小狐狸的肚子旁,打着呼噜合上眼睛。

他才刚闭上眼,顾惜朝就警惕地竖起耳朵,眼里没有一点昏睡的迷蒙。他挪了挪身子,却再次被戚少商搭上来的爪子按住了肚子。顾惜朝正要推开那只不安分的爪子,脑海里却突然浮现出大白猫灿烂的笑容来,爪子一松,最终只是换了个稍疏远的姿势。

恐怕也只有这头傻猫才一厢情愿的以为,自己真是被他骗来的。

这家伙整整一个月,每天蹲在实验室的墙头,只有瞎子才会看不见他吧,顾惜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用肉垫推推大白猫粉红色的鼻头。这么拙劣的骗术,估计也就只能骗骗他自己。

不过,顾惜朝停下玩弄戚少商圆脸的爪子,暗自想着,自己真的很想感受一下,不受拘束、不被人评头论足的生活。所以他将计就计,跟着戚少商溜出了实验室——虽然醉酒那一段超出他的预料范畴,但总算实现了‘野猫生活体验’计划的大半部分。

可他没有告诉戚少商,自己的后腿上有一枚信号发射器,只要他在信号覆盖范围,总会被研究员们找到的。

顾惜朝有些忧伤地望着眼前又白又软的猫团子,回想起戚少商明快的笑脸,凄苦地想,大概只有这样自由自在的空气,才能孕育出这样好看的笑容来吧。

“戚少商,我一点都不想走啊,怎么办呢?”

顾惜朝忧愁地垂下脑袋,把大半张脸埋在大白猫又厚又软的白毛里,眯起眼睛用力地蹭了蹭。戚少商受到骚扰似的,翻了个身,露出绒毛细细碎碎的肚子。

小狐狸想了想,大着胆子,轻轻柔柔地舔了舔大白猫的肚皮,随后把脑袋靠在上面,嘟嘟囔囔地说些模糊的梦话,很快便睡着了。

听着顾惜朝平和的呼吸声,戚少商终于憋不住劲,眼睛睁开一条缝,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我主动检讨,我到底写的什么玩意儿啊啊啊啊啊我在胡言乱语些什么!!!不仅懒写得还差,我真的彻底咸鱼了吧(跪哭


评论 ( 15 )
热度 ( 33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