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Gramander】Three days to sea(Day 3 上 )

前文:

【Gramander】Three days to sea(楔子)

【Gramander】Three days to sea(Day 1)

【Gramander】Three days to sea(Day 2)


Day 3(上)

 

格雷夫斯早早就从短促的梦境中清醒过来,他从栖身的岩洞里钻出来,坐在这个荒芜小岛的至高处,遍布藤壶的粗糙岩面硌着他破洞的西装裤臀面,使得他心中格格不入的异样感愈发明显。

他抬头看着朝阳从海洋的边际被大气一点点挤到暗紫色的天空中,蛋黄色的阳光在薄雾中汇聚成了光柱,拍打在帕西瓦尔凝结着朝露的面庞上;他浓密的睫毛被露水黏成一簇一簇,眼神中带着睡梦者的迷蒙和幻想,直愣愣地把神思投掷到几百英里外看不见轮廓的英伦小岛,疯疯癫癫的查尔斯和自家破落的厨房突然地跳进他的脑海里,灌溉植物的香气混杂着煮老了的红茶味儿,攥紧了他的心。

“你很早。”不知何时,纽特从岩穴边上的一处水道游到岩石边上,上半身倚着岩石,脑袋趴在隐约闪着鳞片的手臂上。

“我在想我的家,”帕西瓦尔闭上眼,露水顺着他睫毛的弧度坠落到了纽特的耳边,发出了一声纽特从未听过的铿锵的碎裂声,“我有个远方表叔,家里养了一大团乱七八糟的水培植物,有的时候还有个怪老头来串门;他俩在茶几两旁下棋,有时候会因为悔棋争执不休。我就坐在我的办公桌旁,上头摞着一大堆资料,但是不能妨碍阳光照到我的咖啡里。”

纽特仔细地听着帕西瓦尔说的话,有些落寞地低下脑袋:“没有见过植物,也没有茶几……你不喜欢这里。”

纽特言辞里的伤感显然触动了帕西瓦尔的心,他撇过头,垂下眼看着纽特一络一络的、跟秋日原野上排列整齐的稻草似的头发,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我不是不喜欢这儿,”他难得露出一个畅快的笑,随即却消散在了遥远的深思里,“我只是不属于这儿。”

“这儿的沙滩、岩石、辽阔的海、肆意的风,它们都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美的风景。还有你,纽特,你本身就是一场奇遇……你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海上漂来的灯火,噗通一下就跳进了我的心坎儿里。只是我总是要离开的,我不属于这儿。”

“等我走了,你还要像之前那个样子。”在海与天与朦胧微光之中畅游,是每一个羁旅游人心中的倩影,是我自诡谲的岩石中发掘出的财宝,是上天落在我手心的晨光。

纽特盯着帕西瓦尔胡子拉碴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扭过身子钻进了狭窄的水道里,哧溜一声消失在蔚蓝深海里。

 

 

 

“你傻乎乎的,”纽特的哥哥忒修斯手里摆弄着魔药,鱼尾在海水里拨开了小小的漩涡,“他是个人类,人类总是及时行欢的,等他得救回到大陆上,过上几个人类年就忘了你了。”

“我不会让他忘了我的,”本来有些丧气地垂下脑袋的纽特听了忒修斯的风凉话,忿忿抬起头,“我会让他永远永远记得我……他说我是跳进他心里的光。”

“人总是这样说的,可是他们的一辈子又能有多长呢?他们心里的光总会随着年龄叠加而暗淡熄灭的,更别提他们还会在陆地上碰见那些海蛞蝓*似的女人们。你忘了爱丽儿*了吗?她可是倒霉得很。”

“可她最后成功了,”纽特坚持道,“我总要试试,你教过我的,不能在还没开始的时候就喊停。”

显然被自己的教诲噎得说不出话来的忒修斯翻了个白眼:“你可真是我的好弟弟。”说完便把手里的一瓶魔药递给纽特,“新研发的,我还没找到逆转药水呢。这可是条不归路,你真要喝?”

“总要试试,“纽特掂量着手里的药水,昂起头一股脑儿把他灌进喉咙里,”总要试试。”

他吐出残存在喉咙里的苦涩味道,随即黑暗像是盖过夕阳的繁星,将他扯入无梦的睡眠当中。

*海蛞蝓:一种,长得花里胡哨的,挺好看的,但是雌雄同体的海洋生物

来自百度百科

*爱丽儿:迪斯尼动画《小美人鱼》里小美人鱼的名字(这话怎么怪怪的

又来自百度百科


TBC.

本来应该把DAY 3写完一起发出来的,但是,今天先更新上的原因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把下放出来

毕竟,周末,结束了(。

下,就是ending了......

评论 ( 8 )
热度 ( 29 )
  1. 银狼王赫帝ROOM4 转载了此文字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