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Gramander】Three days to sea(Day 2)

前文:

【Gramander】Three days to sea(楔子)

【Gramander】Three days to sea(Day 1)





下面是正文~

Day 2

如果第二天帕西瓦尔没有在醒来的一刹那就看见趴在礁石上甩着尾巴上水珠的纽特,他大概会以为昨天的种种魔幻是一场离奇的梦——譬如从澄澈的海水里自远而近愈发清晰的身影,譬如闪烁的篝火下碎片状摇曳的波浪。

然而这些近乎于幻想的场景由于纽特上扬的嘴角和毫不掩饰的笑纹而变得有血有肉起来,他手里端着一只硕大的贝壳,里头盛着满满的、类似于查尔斯平日清晨煮糊了的燕麦粥的粘稠液体,一脸欣喜地递给帕西瓦尔。

他最终屈服于辘辘饥肠和纽特期待的眼神,伸手接过了温热的贝壳,却被纽特发红的手背吸引了视线。“你一直端着它?”帕西瓦尔抓过纽特试图藏在背后的手,“你可以把它先放在沙滩上……你为什么不直接叫醒我?”

纽特窘迫地从帕西瓦尔掌中将自己的手抽回来,轻轻摇了摇头。

“等等,你哪里来的火……和原料?”

这下子纽特更紧张了,缩起腰就想跳回海里,没成想在躲闪之下被帕西瓦尔触到了伤口,闷哼一声,蜷起身子躲到了礁石后头,脑袋埋到双膝之间,把受伤的手指浸没在海水里。

“你生了火,”帕西瓦尔觉得喉咙干涩,“你是个人鱼,你的老师……父母没有告诫过你离柴火这玩意儿远点儿吗?!你是不是还去什么奇怪的地方替我找了东西吃?”

纽特无措地抬头看着恼怒的帕西瓦尔,仿佛是为了安抚他似的,伸出一根手指,隔着空气在指尖点燃了一团莹蓝色的小火苗;他扯了扯帕西瓦尔的袖子,把他的注意力转移到那便携的防水火焰上,好让他消消气,不再因为自己只身犯险而暴跳如雷。

“我知道你会魔法,你可是个该死的人鱼!可就是因为你是条人鱼……”帕西瓦尔看了一眼可怜巴巴的纽特,还是忍不住放软了态度,“你才更应该好好保护自己,我在这岛上随处可以找到吃的……你不用操心。”

纽特转过头环顾了一圈怪石嶙峋的光秃秃的海岸,脸上的惊惶求饶突然被海风吹散了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伪装成肃然的吃笑;他尽量低下头,压低自己的眉毛,以至于眉尖皱到了一起,连带着散布着雀斑的鼻头也充盈着青少年的俏皮味道;他的嘴角高高扬起,带着一股子得意和满足。

然而无论纽特如何拙劣地掩饰,帕西瓦尔都不可能不注意到他那几乎可以说是张狂的笑。“你在笑什么?”纽特出人意料的举动让帕西瓦尔又气恼又困惑,他再次压低了声音,“让我生气很可笑吗?”

纽特再次轻柔地摇摇头,端起搁置在地上良久的“海里的粥”,把它递到了帕西瓦尔的嘴边,趁着他分神品尝早饭的空当儿,挺高了胸膛在帕西瓦尔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和初见的夜晚相似的、却更加亲昵有力的吻。

额头上留下的柔软而亲近的触感使得帕西瓦尔像桩木头一样呆立在原地,良久才用难以置信地用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纽特亲吻的地方,随即像是碰到一块烧红的木炭似的赶紧缩回了手。他的内心突然被一种奇特的满足感充盈了,心脏仿佛膨胀成了原本的两倍,鼓鼓囊囊地挤压着他的喉道,同时将剧烈的心跳声传递到他的耳膜里。

他张开嘴,希望将自己当下的情感分享给纽特,目光所及的尽头却只留下了纽特透明的孔雀蓝鱼尾扬起的水花。

这是心动,他想对纽特这么说,是遥不可及的爱和归墟虚无的陪伴。

 

 

 

直到这天中午帕西瓦尔才再一次见到纽特。

他眼见着纽特甩动着尾巴,从海底一股脑儿冲到沙滩上,在细沙上滚了好几个来回才磨灭了冲力,耳后的鳃艰难地翕动着,埋在干燥的沙堆里的皮肤皱起来,就像一条搁浅的鱼。

帕西瓦尔连忙从他栖身的小山洞里跑出来,把瘫软的纽特抱到一块岩石边上,正打算到海里为他舀点水洗去身上的尘垢,却被纽特用分泌着黏液的冰冷的手扯住了袖子。他闭着眼,急促地喘息着,朝帕西瓦尔摇摇头。

“发生什么事了?”帕西瓦尔敏锐地觉察到了纽特的不安,“是海底发生什么事儿了吗?”他忧虑地看了一眼暗潮汹涌的海面,“还是有什么东西在追你?”

纽特紧张地抽了抽肩膀,在岩石后头蜷成一个小小的球,巨大的鱼尾盖在脑袋上。

“有什么东西在追你,”这回帕西瓦尔的语气坚定起来,他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握紧了适才制作出来的简陋的石矛,“是什么东西,告诉我。”

纽特探出头来,盯着帕西瓦尔巧克力色的眼眸,还是摇摇头。

“告诉我,”帕西瓦尔蹲下身,捧住纽特由于惊恐而发颤的脸庞,“给我一个机会回报你。”

纽特咬着下嘴唇,犹豫了一会儿,用手掌将帕西瓦尔粗糙的石矛拢住,绿光在他掌心晕开,待他松手之后,显露出来的就是一柄闪着金属光泽的三叉戟。早已见识过纽特奇异魔法的帕西瓦尔深吸了一口气,提起武器朝着海陆交接之处走去,三叉戟的尖端在细沙之间发出了微妙的摩擦声。

他站定在海浪舔湿的沙滩最前端,脚尖触碰着忽然变得冰冷的海水,瞥了一眼远处的纽特,捏紧了手里的武器;只是还未等他先发制人找到藏在暗处的行凶者,海面就像是被拔了水塞的洗手池一样,卷起了巨大的、顺时针的漩涡,一团巨大诡谲的影子从水里冲出来,肉红色的口腔里错杂地排列着森森白牙,竖起的鳍尖上生着尖刺,直冲帕西瓦尔正面而来。

该死的鲨鱼。帕西瓦尔想起自己当兵的那一阵儿,鲨鱼成群结队在小岛周围逡巡,悠闲地阻断了他们和外界的联系。

他侧过身子,往边上挪了一个恰到好处的角度,抬起手肘将尖利的三叉戟向前猛地一掷,那头猛烈的鲨鱼在半空中停滞了身体,红色的血液顺着狭小的伤口争先恐后在空气里喷洒,散布着令人狂躁的血腥味。

帕西瓦尔冷眼旁观着挣动的鲨鱼,在喉咙里发出了声低沉的咕哝声,转过身子朝纽特的藏身之处走去,独独没能注意到身后扬起的鲨鱼鳍,以及席卷而来的气流。

“Watch out!”一声陌生的、略带嘶哑的呼喊兀然在空气里炸开,帕西瓦尔下意识地蹲下身子,却还是没能躲过被气流击退的命运,他弓着身子趔趄两步,到了纽特的身边。内心的惊诧使他无暇顾及身后鲨鱼的死活,他瞪大了眼睛看着纽特:“刚刚是你……等等,你能说人话?!为什么你一直都跟我比比划划的?!”

“不是熟练,”纽特尴尬地别过头,“不能让人知道。”

“我刚刚救了你一命,”帕西瓦尔用手背抹去了脸颊上的血迹,“作为回报,咱们能不能用语言交流?你的英文并不差……基本来说。”

纽特点点头,想起帕西瓦尔的话,又慌忙加了一句“OK”;他看了看身处小水洼的自己,抬头问帕西瓦尔:“你能帮我,回到海里?”

帕西瓦尔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屈身将他抱在怀里,在葡萄酒一般醉人的夕阳余晖之中将纽特放回了归于平静透彻的海水里,静静看他消融其中。



TBC.

欢迎各位姑娘捉虫~我写得眼睛都要闭上了( ´▽`)好想睡

评论 ( 8 )
热度 ( 34 )
  1. 银狼王赫帝ROOM4 转载了此文字
  2. byzeldaROOM4 转载了此文字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