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朋友不吃一发戚顾安利吗?
相爱相杀知音情,爱恨纠缠江湖梦
400MB的文包一辈子吃不完,至今仍有巨手圈内产粮!
详情请戳av3329428 大宋激情纪录片放送!

【Gramander】Three days to sea(Day 1)

前文:

【Gramander】Three days to sea(楔子)



多谢大家看到这里啦!下面是文章正文!

Day1


 

格雷夫斯从一个前所未有的平静梦乡中苏醒。梦中灰蓝色的眼眸和稻草色的湿发像是浸在海水里的秋日原野,生机勃勃又带着海洋的静谧;他甚至还能回忆起绿色荧光下亮晶晶的鱼尾和翕动的腮,还有那比暖流更舒适的抚摸和亲吻。

他恋恋不舍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卷纤维鲜明的鱼尾,尖端在浅滩里懒洋洋地拍打着。

“Holy shit!”格雷夫斯惊喊一声,狼狈地从水洼里爬出来,至少离那头怪异的生物三米之外才分神打量对方。

那头人鱼——现在姑且这么称呼吧——他覆盖着孔雀蓝色鳞片的下半身淹没在透明的海水里,腰际皮肤和鱼鳞的交接处扣着一圈水草和贝壳交织的简朴腰带,长着人类模样的上半身说不上健壮,但恰到好处地分布着纤长的肌肉;经过半个上午的阳光,他的头发上散布着盐粒,而发丝则由于残留的湿气仍旧一络一络地黏在额头上,另一侧的脸颊埋在沙子里,看不清轮廓。

老天爷上帝耶稣查尔斯啊!帕西瓦尔惊诧地倒退两步,查尔斯固执的争论重新从他的脑后跳出来——这世上一定有人鱼,或许是我们未曾察觉,但他们永远会在我们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帕西瓦尔实在不愿苟同查尔斯的胡言乱语,可眼前的景象真实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程度,他只能努力平复自己错乱的心跳,以期消灭面前幻象一般的“人鱼先生”。

令人遗憾的是,人鱼先生并没有因为他粗重的喘息而被吹散在暖风中,而是颤了颤睫毛,眨了眨眼,伸手抹去了脸上的沙粒,撑起身子蜷着尾巴,直勾勾地对着帕西瓦尔端详起来。

对方海洋般澄澈的眸色让帕西瓦尔想起了昨夜在绿光中摇曳的温柔眼神和白皙皮肤,他皱着眉思量了一会儿,踌躇着开了口:“昨晚……是你为我送来了清水。”

对方毫不掩饰地点了点头,脸上挂起了孩子气的羞赧微笑。

“你要知道,我不是个王子什么的,”帕西瓦尔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或许眼前的人鱼男孩儿只是将自己错认成了某个国家的王公贵族,“我也不是个公主——我想你看得出来,就算是,呃,人鱼应该也分雌雄?”

人鱼男孩显然不太明白帕西瓦尔在说些什么,他困惑地歪了歪头,甩落了头顶的盐粒。

帕西瓦尔无奈地叹了口气:“我的意思是,就算你救了我,我也没法给你珠宝什么的,我更不会像童话里一样爱上你,我家里只有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头和一幢破破烂烂的城堡,朝不保夕。”他瞥了一眼人鱼,看到他似懂非懂的模样,深吸了口气继续往下说,“所以你不必等我给你丰厚的回报……离我远点儿,让我一个人呆在这儿等死吧。“

他说完这番话,人鱼先生若有所思地看了他许久,约莫是终于懂了他的意思,转过身在海面之上跃起一个轻盈的弧度,一个猛子扎进了深海里。

格雷夫斯被溅起的水花泼了一身,冷不丁打了个寒噤,不知是出于遗憾还是意料之中,他松了口气。

只是怪可惜的,帕西瓦尔这么想着,倒突然有些怀念起来,那来自海洋的鱼尾、荒原的发色和春意盎然的唇色,就像是上天赐给帕西瓦尔在困厄之中的馈礼,竟让他开始有些享受起这场糟糕的、几乎赔上性命的远航来。

然而他的悼念之情尚未持续一刻钟,人鱼先生再次从海水里窜了上来,重新浇了好不容易晾干衣服的帕西瓦尔满头满脸。

他半个身子潜在海水里,伸长了手臂递给帕西瓦尔满手的珍珠和晶石,还从随身携带的口袋里源源不断地往外掏着大得惊人的钻石。

“What the ……!”帕西瓦尔踉跄两步,诧异得说不出话来,水淋淋的钻石在人鱼的手掌心熠熠生辉,同人鱼亮晶晶的眼神相映成趣。

“我不是——我不想要你们,呃,海底的宝藏,”帕西瓦尔整理了一下语言,“我只是……喔,我以为你们只救王子公主,跟童话故事里一样……看起来你们并没有这种习俗。”他又看了一眼一脸期待的人鱼,尴尬地皱起眉毛:“我不想要宝石,唉,怎么跟你解释呢,现在哪怕有一吨金币摆在我面前,我也会选择边上的一块儿长霉的面包。”

“我们,人类,”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我们不吃钻石,我们吃食物——水果、鱼肉或者家禽。”他用四肢比划着游动的鱼和咕咕叫的鸡,眼睁睁看着人鱼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再次撂下他一个人跳回了水里。

帕西瓦尔抹干净脸上的海水,郁闷地盘着腿坐在一块礁石上,此时正值太阳高挂的正午,灼热的阳光晒得他后背发烫,白色的光点在他眼前跳来跳去,令他的脑袋一阵阵发昏。

这会儿他怎么去了这么久?帕西瓦尔在心底咕哝着,想念起人鱼湿凉的呼吸,张开了干裂的唇,伸出舌头希望截取半空中蒸腾的水汽,不曾想竟有一股清凉甘甜的液体滴在舌尖,像是清晨一滴甘露。

人鱼的手指戳了戳帕西瓦尔的脸颊,示意他张开嘴,然后把一罐绿油油的液体塞到他怀里。

帕西瓦尔酣畅地饮了一口,如同置身于夏日一场畅快淋漓的倾盆大雨,他咽下满嘴的津液:“这是……什么?”

人鱼先生显然犹豫了一下,伸手轻轻扯了扯挂在自己腰上的水草,然后甩动尾巴默默挪远了一些。

帕西瓦尔猛地呛了一口,绿藻汁灌进了他的鼻腔里,仿佛一阵冷风涌进他的身体里:“——你说这是海草?!”

对方抿紧了嘴唇,局促地捏紧了搭在腰上的水草边儿,点点头,同时伸手把一只从他背后滑出来的小动物塞回毛茸茸的后脑勺。

帕西瓦尔拧紧眉头,把嘴里的绿藻汁儿吐掉的念头在他脑海里盘旋了一阵,最终还是被饥渴之意消散去了。他咽下最后一口汁液,伸出手指了指人鱼后脑勺里翘出来的一只七彩的鳍:“这是什么?”

人鱼先生显然不愿意同他分享关于这头小动物的信息,他迟疑地摇摇头,挪远了一些,可伏在他背后的小生灵却丝毫不领情,“哧溜”一声沿着他的后背冲进海水里,借着向前推进的海浪漂到了帕西瓦尔面前。

“你是头……海龟?”

彩色的小海龟洋洋得意地在海水里转了个圈,悠闲地划着鳍,又回到了人鱼先生身边。

“你认识海龟,”帕西瓦尔若有所思的盯着人鱼先生,“那你是不是也认识些,呃,不那么善良的海底生物?章鱼巫师之类的,就像故事里说的那样。”

大概是明白了帕西瓦扼的意图,人鱼先生谴责地看着他,灰蓝色的眼睛湿漉漉软绵绵,其中的友善亲近倒是让为了口腹之欲说出这番话的帕西瓦尔不好意思起来。

“我只是饿了,真的饿了,”帕西瓦尔艰难地辩驳,“我需要吃东西——算了,如果你真的热爱海里的所有动物……我去岛上看看有没有什么可吃的。”

说完,他转身就朝着更深的陆地走去,却再次被人鱼掀起的水花打湿了半个身子。这下子人鱼的不通情理可就真惹恼他了,他有些怒不可遏地转过身,人鱼先生却一只手提拉着蠕动的、喷洒着墨汁的章鱼,一脸纠结地递给他。

“喔,这真是……”帕西瓦尔顿时觉得无地自容,他看着人鱼心疼的表情,忍不住开口,“如果你真的不愿意,那就——”

话音未落,人鱼手里的章鱼便蜷起了软腕,从腔肠孔喷出一大团黏糊糊的内脏,混杂着难闻的体液,不偏不倚盖在了帕西瓦尔的正脸上。

帕西瓦尔深吸了一口气,在人鱼先生充满歉意的眼神中扯过了章鱼,露出一个可以说是残忍的微笑:“我想它一定是海底最邪恶的生物。”

人鱼先生眨眨眼,双手撑着礁石沿儿坐到了因退潮而显露的暗礁上,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在夕阳下狂怒地搭建篝火的帕西瓦尔,和他那在昏黄的阳光和火光的两相映射下坚毅的侧脸。

“你叫什么名字?”手上不停摆弄着半熟的章鱼的帕西瓦尔突然搭话,“你们人鱼有没有名字?就是每个人都有的不同的称呼——比如我,我叫帕西瓦尔,帕西瓦尔·格雷夫斯。”

“你有名字吗?”

人鱼先生歪着脑袋想了想,伸手拾起地上的一根小木条儿,在沙滩上用近似英文字母歪歪扭扭拼出了一个词来。

“Newt,你叫Newt对吗?”帕西瓦尔咬了一口韧劲十足的烤章鱼肉,“这可不是个有陆地色彩的名字。”*

可以被称作“Newt”的人鱼先生像个青少年一般羞涩的涨红了脸,扭过腰扑通一声跳回了海里,只留下帕西瓦尔一个人坐在篝火边上,看着细长的灰烟消融在流黄一般的落日余晖里,对着浪花翻涌的海面怔怔出神。

 

 

TBC.

*newt在英文中有蝾螈的意思

评论 ( 12 )
热度 ( 41 )
  1. 银狼王赫帝ROOM4 转载了此文字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