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朋友不吃一发戚顾安利吗?
相爱相杀知音情,爱恨纠缠江湖梦
400MB的文包一辈子吃不完,至今仍有巨手圈内产粮!
详情请戳av3329428 大宋激情纪录片放送!

【堂本刚/公孙策】惊鸿一面(三)

我居然写完了!

建议BGM:惊鸿一面

前文:

【堂本刚/公孙策】惊鸿一面(一)

【堂本刚/公孙策】惊鸿一面(二)



 @茶花饼 结局了!



(三)

自那日小鲤被堂本刚带走之后,公孙策便过得昏昏沉沉的,功课也不做了,琴业也荒废了,原本伶伶俐俐的人现下整日坐在书房的小轩窗边发愣,连门槛都不迈出一寸。

他晨起远远望见水雾缭绕的亭子,只觉得那飞檐像小鲤扬起的裾边,檐角颤巍巍坠着的露珠又像极了小鲤送他的那串珍珠链子,而今他只恨当时自己未领她的情。又或是晚上临着上塌的时候,他撑着下巴仰望黑漆漆天幕上的星子,又觉得那闪闪烁烁的亮光何其像小鲤笑弯了的眸子,又引得他一阵惆怅,反正不论怎的,不论他看到什么,总能让他想到小鲤。

公孙策其实也明白,自己对小鲤并没有什么男女之情,不过是寂寞久了,又得人陪伴久了,失而复得得而复失,心头像是给人剜去了一块,空荡荡的,可这块心肝还不偏不倚卡在喉咙口,更让人硌得慌。

“喂!公孙大公子!”堂本刚瞧见公孙策这模样,心里头也是膈应得慌,可他的性子仿佛生来就不会悲伤似的,忽地就从公孙策头顶的门梁上倒挂下来,咋咋唬唬一声大喊,倒是把公孙喊回了神。

“你干什么?”公孙策自然是还没有释怀,对着跳到自己面前的堂本刚也没有好脸色。

“喂,我看你闷闷不乐,来陪你玩,陪你找乐子,你还摆一副臭脸给我看?”

“你要是真想让我开心,不如告诉我你把小鲤送到哪儿去了!”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那只鲤鱼精的缘分不在你,你这样——”

“我喜欢她,”公孙策打断了堂本刚的话,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可不是那种要娶她的喜欢!我就想看看她一个人怎么样了……一个人,总觉得怪冷清的。”

堂本刚眨眨眼,仔细品味了一番公孙策脸上的表情,突然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你说的话呢,明明是放下了的意思,可你心里却没有一点要放下的意思。”

堂本刚绕口令似的一句话把公孙策说晕了,他摆了摆手:“你什么意思?”

“其实还不就是这个意思?她呢,总有一天会阴差阳错碰见有缘人,有一番自己的爱恨情仇,而你嘛,”堂本刚不客气地戳了一下公孙策的额头,“自然也有人同你一道游遍大好河山,历经宦海沉浮,春风知己总相逢来的。”

公孙策听了这话,咬着下嘴唇不知在想什么,安静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你这话的意思是,小鲤以后情路注定坎坷,而我则会入仕作官?诶,那我怎么会游遍大江南北呢……”

“嗨呀,该死!”堂本刚慌忙捂住嘴,“又泄露了天机,师傅又该揍我了!真是的……你千万别给我乱讲啊!这是天机……天机!”

“行啦行啦,不说不说!不过你说我会做官……做官有意思吗?”

“做官有没有意思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啊,游历山水看风景最有意思!”

“喂,臭道士,听你这么说,看来你赏遍天下美景啊?”

“什么什么臭道士,我叫堂本刚!”堂本刚气呼呼地用手指在公孙策面前顿了三下,“赏遍美景嘛倒是谈不上,不过奇峰峻岭风花雪月,我还真是看过不少。”

“那这些风景,”从来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公孙公子好奇地扯着堂本刚的袖子,“好看吗?”

“好看当然是好看的……”堂本刚一回眸,看见的便是公孙策被期待奇异地点亮的脸,在夜里竟柔柔地晕着光,兀然话锋一转,“你想看么?”

“当然想看!”公孙策一下子从竹藤椅上蹦起来,发现有失形象后默默整了整衣裳,“咳,那你要怎么给我看?书上有种法术,就是……”

“别卖弄啦!要看跟我来院子里吧!”堂本刚不由分说拉过公孙策的手,将他扯到院子中间。

此时正值人定,连家丁管家都已经躺下歇息了,庭院里安安静静的,就只有一层薄薄的雾笼着,像个大锅盖似的扣在堂本刚和公孙策头顶;他俩不约而同地抬头望上去,朦朦胧胧看不见晴夜的星,却能看见雾气流动打起的圈圈。

“公孙,我教你用雾气画画。”

堂本刚笑吟吟的,指尖捻起一点黄光,在湿漉漉的雾气里莹莹的闪,忽而变换成浅黛和瓦蓝,在灰蒙蒙的雾气里窜开了个儿,晕染开一道道山丘的起伏和一排排浮云的层次。

“这儿是黄山,天都峰上风大雾气也大,我差点给吹翻了。”

“这儿嘛,是临安,西湖水清亮亮的,荷花也好看,粉嫩嫩的,跟小丫头的头花似的。”

“我还去过汴京城,嗨,那可真是热闹,街上都是接踵摩肩的,一个巴掌拍下去都有几个达官贵人!”

公孙策头一回跟人聊天一声不吭,眼神随着堂本刚的手指滑动,时不时点点头,逢着逗趣的地方就笑得前仰后合。

“所以你看啊,”大概终于讲完了自己游记的堂本刚语重心长地说,“你以后去的地方呢,比我多得多,你这一辈子才刚开始呢,现在你放不下的,大概就只是你人生中的沧海一粟吧,人呢,总是要向前看的!”

“喂,你怎么说话就像个老头子一样,”公孙策捅了堂本刚一肘子,“你不也是一辈子刚开始么?说得这么悲情做什么?”

“我嘛,”堂本刚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哼哼唧唧地说,“我这一辈子也就这个样子了。”

公孙策狐疑地看了一眼堂本刚,随后把眼神落到了自己满月抓阄抓到的纸扇上:“堂本刚,你今晚送了我这么多风景,我也给你送个回礼吧?”

“嗯,你送什么?”

“喏,我的纸扇!”

“切,附庸风雅,我一个出家人要纸扇做什么啊?”

公孙策一片好心被噎得无话可说,扬起纸扇又要敲堂本刚脑袋:“送你就送你,你哪来这么多废话!别人要我还不给呢!”

“行吧行吧,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了,”堂本刚接过纸扇,展开一看,背面画着墨竹,正面一片空白,只在角落隽着“束竹”两字,“喂,公孙,这两个字什么意思啊?”

公孙策霎时间红了脸:“你收着就行了,管这么多……!”

“公孙,”把纸扇别在腰上的堂本刚突然严肃了起来,握住公孙策肩膀“你是不是不再生我的气了?”

公孙策环视一番萦绕自己周身的风景,然后盯着傻愣愣的堂本刚看了半晌,终于笑弯了眼:“是啊,我不气了!”

 

 

 

 

谁知多年以后,公孙公子的宿命真真一句句同堂本刚说的话相应验,譬如天涯海角旧识相逢,宦海百丈惊涛难渡,还有红颜知己终成陌路。

跪在皇帝面前的时候,公孙策竟蓦然想起自己问过的“做官有意思吗”,还有当年坐在自己身旁的小小少年,用指尖画出的锦绣河山。

他深深叹了口气,合上眼,给走远了的官家做足了十叩首。



END.

这个结局......也实在不能说是个结局吧......只是他们俩的人生中注定是没有彼此的位置的,就像我最开始所说的,只是惊鸿一面,年少时候人生最美好的过客吧。


最后,给大家安利一款手游,叫饥荒,最近沉迷啊!春节救星!正在努力活过十天,有谁可以告诉我攻略吗?为什么我老是莫名其妙死掉???


评论 ( 5 )
热度 ( 9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