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gramander】九件幸事与一份遗憾(五)

复健产物,并不十分精彩,OOC注目

完结篇!并不是那么的虐啦w

梗:

九件幸事与一份遗憾

前文:

【gramander】九件幸事与一份遗憾(一)

【gramander】九件幸事与一份遗憾(二)

【gramander】九件幸事与一份遗憾(三)

【gramander】九件幸事与一份遗憾(四)




每晚不变的吻

纽约的日光永不落幕。

纽特的面前搁置着一杯凉透了的红茶,边上放着一碟司康饼;而他半个身子陷在柔软的沙发里,月光越过立式台灯,投下一条狭长的阴影,恰好跨越过纽特的肩膀。他抽紧肩上的绒毯,脑袋倚在靠背上,往边上一滑,清醒了过来。

“唔……帕西……”

纽特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把朦胧的目光投向落地窗外,映入眼帘的是纽约辉煌的灯火,在淡蓝色的雾霭中闪烁着若隐若现的光芒,就像一簇簇遥远的烛光;他重新将目光投向墙上的壁钟,代表着帕西瓦尔的那根长针还纹丝不动地对准“工作”两字,神采奕奕地闪着光。

纽特叹了口气,身子向前倾去,伸手端来桌上的冷茶,心不在焉地喝了一大口。

“goodnightkiss,”他有些执着地搓搓自己的脸,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OUR goodnight kiss.”

墙上挂的壁钟发出“吡吡”的叫声,上头写着帕西瓦尔名字的长针颤巍巍地、在纽特热切的注视下终于跳到了“路上”,随后瞬间定格在了“家”上。

然而纽特却没有听到意料之中的脚步声和衣料的摩挲声,帕西瓦尔好像一阵风一般蹑手蹑脚滑进了客厅,见着纽特被下了一大跳,脚后跟狠狠踩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了响亮的脚步声。

“哦我的老天!”帕西瓦尔倒抽一口凉气,“我以为你已经睡了!”

“唔,我在等你呢。”

纽特歪歪斜斜地站起了身子,端起茶杯想要再喝一口提提神,贴到唇边才发现里头已经空空如也。

“现在都已经凌晨两点了,你怎么还醒着?”帕西瓦尔皱着眉头质问自己瘦削的恋人。

“我在等你,”瞌睡使得纽特带上了淡淡的鼻音,他倔强地看着帕西瓦尔,“我在等着给你一个晚安吻。”

影影绰绰的灯光同灰暗调和在一起,像一条纱裙一般笼罩在纽特的身上;良久的等待在他身上覆盖了一层浓浓的疲倦,却仍然掩不去从他每一个毛孔里都散发着的温柔。

帕西瓦尔的心猛然颤抖起来,就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接过心仪少女捧来的一束新鲜的雏菊,又像是一只嗅着花蜜煽动翅膀,每一只毛绒绒的脚上都沾满了花粉的蜜蜂,他情不自禁地迈开步伐,张开怀抱搂住纽特的肩膀。

他捧住纽特的脸,鼻尖对着鼻尖。

纽特突然笑了,腼腆地抿起嘴,在帕西瓦尔的额头上落下一个暖乎乎的晚安吻。

“你就像一只发光的斑点猫。”他同样也伸出手臂揽住帕西瓦尔的后背。

“彼此彼此,我的小獾。”

 

只想看甜的姑娘可以到此为止啦w虽然后面也并没有那么虐啦w

 

 

 


一件遗憾:

只是我们从未相遇

 

MACUSA找到格雷福斯部长了。

纽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往他那奇妙的箱子里塞着各种各样的饲料和试图逃脱的嗅嗅,蒂娜站在他身边,欲言又止地嚅动嘴唇。

“我从来没有见过格雷福斯部长……本人,”感知到空气里淡淡尴尬的纽特搔搔脑袋,一脸歉意地看向蒂娜,“我也不太习惯MACUSA的,嗯,工作人员们。”

“但是你至少要去见他一面,”蒂娜的语气有些冲动,她突然地扬高了嗓音,“至少他是托你的福才……才能被找到的。”她将搁在喉咙口的“获救”两字咽了回去,毕竟帕西瓦尔现在的状况不能太适用于这个词语。

“好吧,”纽特点点头,压紧了自己皮箱子的金属扣子,“我去见见他。”

于是现下纽特就站在帕西瓦尔的跟前,费劲地垂着脑袋,打量着躺在黑色石台上帕西瓦尔苍白的脸。

“他恐怕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人,”纽特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遮掩住了蓝灰色虹膜上反射的昏黄的灯光,“很少有人能在格林德沃手上坚持那么久。”

“是的,他是个伟大的人,不屈的领袖,”蒂娜轻声擤了擤鼻涕,揩去了眼角的泪水,余光却瞥见了纽特雾蒙蒙的双眸,“你曾经见过他吗?”

“不。”

纽特也同样有些诧异地抹了抹自己湿润的眼角,掀起白布的一角,缓缓盖过帕西瓦尔的肃穆的面容,指尖竟然有些发麻。他深深吸了一口地下室湿冷阴寒的空气,平复着自己因为剧烈跳动而钝痛的心脏。

“I am just familiar with him.”






END.

呼终于打出这三个字母了w没想到这篇片段灭蚊居然写了将近九千字(。我真是太话唠了(。

评论 ( 12 )
热度 ( 58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