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朋友不吃一发戚顾安利吗?
相爱相杀知音情,爱恨纠缠江湖梦
400MB的文包一辈子吃不完,至今仍有巨手圈内产粮!
详情请戳av3329428 大宋激情纪录片放送!

【Gramander】be with me

part1


午后阳光总是如此的温暖、舒适,就仿佛是Diego新生的毛发,令人难以自控地感到困倦。

Newt轻轻打了个呵欠,眼角挤出一小滴眼泪,他皱了皱鼻子,一只手护住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一边伸手去捡倒在土坡旁的铁皮水桶;一只毛茸茸的手臂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同时将地上的水桶递给了他。

“谢谢你,Diego,”Newt歪过头微笑着冲小心翼翼守护着他的肚子的Diego眨眨眼,“我会小心的。”

离Newt上一次的自然发情期已经过去三个月了,换句话说,他已经怀孕三个月了。在遇到帕西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像一个普通omega一样被标记、怀孕从而为一名alpha繁衍出属于他们的后嗣,毕竟他的前大半辈子都抱着他的破皮箱满世界乱跑。他常常自称为“mommy”,可他倒是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一个鲜活的,自他体内孕育而来的生命会亲切地依偎在他怀里,同他拥抱过的所有的动物们一样,亲吻他的脸庞,然后看着他老去,并继承他的遗志。

Newt靠坐在泛着土腥味儿的手推车边上,随着幕布的扬起,另一个隔间里的雪花被扫进秋日的阳光之下,闪着暖融融的干燥的光。Newt有一搭没一搭地从半空的铁桶里提拉着鲜肉,甩给徘徊在自己身边的角驼兽们。两只角驼兽相互厮磨着,推拒着彼此之间的肉块,然后黏糊糊地走到一旁分食去了。

帕西。

Newt的眼皮由于棉被一般厚实的阳光而渐渐沉重起来,他的手腕渐渐松软无力,挂在指尖上的肉落在了地面上,引发了角驼幼兽一阵不满的尖锐的抱怨。

“唔……不好意思,corny,”Newt晃晃脑袋,迷迷瞪瞪地抚摸角驼幼兽软乎乎的脑袋,“我实在有点儿太累了。”

孕期的omega本能地嗜睡且依赖alpha,可是Newt总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所以这次他也决定做一个善解人意的omega——帕西的工作是如此的繁忙,以至于他只能在夜晚陪伴自己。

可是自己是如此地想念他——那来自伦敦的喑哑冷雾、巴黎的奢靡香水,那仿佛暗涌的熔岩般的席卷过自己身体的信息素,那几乎能包容住自己整个身躯的怀抱。Newt微微叹了口气,握着Diego温暖的手,用发颤的膝盖支撑着自己站起来:“我到棚屋里休息一会……corny就麻烦你了,Diego。”

Diego短促地点点头,不安地张望着四周,透明的眼球一阵一阵地发出蓝莹莹的光。

“……Diego?”Newt感受到Diego捏紧的手指,低头注视着僵硬在原地的Diego,“要发生什么事了么?”

Diego没有回应,身体轮廓瞬间蒸发消失在空气里,Newt只感觉到一个小小的暖袋伏在自己的胸膛前,柔顺的毛发铺散在自己的胸膛上。

“Die……”

一股熟悉的、阴冷的气息顺着Newt的扶梯向下倾倒,盘旋着、团聚着潮水一般冲Newt涌过去,在他脚腕边上觊觎窥视;Newt艰难地咽了口口水,往箱子深处倒退了两步,揣紧了怀里的Diego,深吸了一口气,冲向自己放置着魔杖的木桌上,伸长了手指希望透过冷雾捕捉自己沾满手印的魔杖,却被空气里突然出现的屏障绊了一脚,为了保护自己的小腹而蜷起身子摔倒在地上。

“Do you miss me,Mr.Scamander?”

 





 

午后的MACUSA永远这么令人厌烦——寡淡的下午茶、成堆的公文和大惊小怪到处窜的新人傲罗。Percival打开自己特制的随身水壶,深深嗅了一口水壶里散发出的Newt亲手煮的红茶的香味,嘴角忍不住弯起一个温暖的弧度。

他那像林间第一颗露水一般澄澈温柔的爱人,他那萦绕在自然最原始纯真的生机当中的肉体,他那吞吐着阳光湖泊和雏菊芬芳的呼吸,他身上无一处不让Percival心花怒放,让喜悦自心底最深处蔓延开。

而他的Newt——他最亲爱的Newt,此刻身体里正孕育着一个巧妙的生命,令Percival又嫉妒又喜悦,使得他在面对Newt的时候兀然成了一个粗心又体贴的青少年,蹩脚地关心着Newt的一举一动。

现下正是Newt最需要他的时候,需要他的信息素,他的怀抱和他最亲昵的吻,可他却只能坐在这该死的办公桌面前,在千篇一律的报告书上签字,把自己的不满发泄在有任何语法错误的傲罗们身上。

“噗嗤”一声,阿姆斯特朗突然幻影移形出现在了Percival的办公室里,吓得他将水壶里的茶水倾洒到了桌面上。

“阿姆斯特朗,”Percival德言辞中压抑着怒气,“我说过很多次了,进我的办公室不要——”

“部长,”脸色苍白的阿姆斯特朗出乎意料地打断了Percival的训斥,双唇颤抖,说不出话来,只能挥动魔杖展现出他适才看见的场景,“您看……”

石墙碎裂,傲罗的尸体翻飞,扭曲歪结的魔杖发射出蓝白色的、闪电一般的光束,击碎了傲罗们树立起的橙黄色的防护罩;银白色的短发和苍白的脸从画面里一闪而过,神色癫狂。

“Grindelwald。”

Percival低吟一声,捏紧了自己手中的魔杖。


TBC.

一脚......也不算刹车(。

告诉我自己,以后永远不要边聊天边写肉

评论 ( 13 )
热度 ( 141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