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朋友不吃一发戚顾安利吗?
相爱相杀知音情,爱恨纠缠江湖梦
400MB的文包一辈子吃不完,至今仍有巨手圈内产粮!
详情请戳av3329428 大宋激情纪录片放送!

【Gramander】Glimpse

还是部长/纽特!

真部长/纽特!

看清再入哦~

你看这次我打标题了!

前文:


还是邪教





说完,他以一种前所未有的迅猛姿态挥了一把魔杖,可飞来的不是飞天扫帚或是刀叉碗盆,而是一条浅蓝色格子的围裙。纽特伸出手抓过漂浮在空中的、看起来过时而滑稽的围裙,从帕西瓦尔的怀里爬起来,把脑袋套进围裙里,灵巧的双手翻到腰后,系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纽特在帕西瓦尔诧异的目光下把魔杖插到了口袋里,挽起袖子,走到了料理台边上。

“所以,”帕西瓦尔终于从惊讶中脱身,一阵难以遏制的笑意袭击了他的面部肌肉,令他几乎失去了对笑肌的控制,他脸上挂着罕见的畅怀笑容,走到纽特身后,“你打算为我们做一顿,嗯,晚餐?”

“是的。”纽特点点头,熟练地拾起横置在一旁的切肉刀,在飞来的冻牛肉上切下一片又一片薄如蝉翼的牛肉片,随后将它们腌制在一小罐带着奇异香味的酱料当中。

“可是你怎么能不用魔法就做饭呢?”帕西瓦尔掂了掂手里饱满的洋葱,脑海里回想起徒手切洋葱的不堪回首的经历,不寒而栗地耸耸肩。

“不用魔法,就没法做饭了么?”纽特反问道,一只手握住鸡蛋,在大理石的台沿上轻轻一磕,手腕抬起,扬到边上的一只瓷碗上,轻巧地让蛋清流进了碗里。他转过身,拿过帕西瓦尔手中的洋葱,将它埋在一盆冷水里,伸进小刀小心翼翼地切割着,最终从水里捞出一大堆切好的洋葱丁。

“哇哦,”帕西瓦尔眨眨眼,声线里满是惊叹,“你的手艺比那些麻鸡还棒!”

“哦,得了吧,你这话可不像是恭维,”纽特瘪瘪嘴,用手肘捅了捅不依不饶搂着自己的帕西瓦尔,“让我去拿块黄油。”

帕西瓦尔连忙往后退两步,给纽特腾出更大的施展空间:“你平时都这样……做饭?”

“当然,”纽特有些得意地歪歪脑袋,嘴角难得扬起显而易见的笑容,“赫奇帕奇就是以厨艺见长于霍格沃茨!”

说着他切下一小块黄油,顺着锅沿滑进锅里去,热气滋滋,油烟开始蔓延,纽特手上的冷水混着黄油一起滴进了锅里,一瞬间滋啦滋啦炸响开来,一大片油渍朝毫无防备的纽特飞溅过来。

“铁甲护身!”慌不择路的帕西瓦尔一挥魔杖,在纽特面前竖了一道隐形的、牢固的屏障,急匆匆将他往后扯,牢牢将他护在自己身后。他有些责备地看着纽特,“你平时都会这样?”

“对啊,”摸不着头脑的纽特疑惑地看了看大惊小怪的帕西瓦尔,突然明白了对方突如其来的惊慌,忍不住笑出声,“你放心吧,这些小伤和我平时的比起来,简直就是……”

“对我来说,在你身上没有小事。”帕西瓦尔紧握住了纽特的手,轻轻抚摸他被烫红的手臂。

“可是,帕西,”纽特还是掩不住话语中的笑意,“你总不能让我带着铁甲咒做饭吧?”

“麻鸡式的生活太危险了。”帕西瓦尔固执地捏住纽特的手指,不让他离去。

“那你就呆在我边上,”纽特吮了吮自己手指上融化掉的黄油,有些促狭地调侃,“以防我被麻鸡的生活方式袭击吧?”

“不,”帕西瓦尔想了一会儿,坚定地回答,“我跟你一起做。”

帕西瓦尔不懂如何燃烧灶火,如何端放锅炉,如何翻炒食材,更不知道如何辨识食物的生熟,他总是气急败坏地用魔杖捅燃熄灭的柴火,用复原咒一遍遍修复烧焦的牛肉片,可是他就是不愿意离开纽特一步,就像是他一直嫌弃的护树罗锅一样,黏糊糊地粘在纽特的后背,手掌还不安分地贴在纽特的后腰。

“哦帕西,”纽特端着好不容易煮熟的牛排,面带赧然地低头看着帕西瓦尔的手,“你这样我会……”

“我不会放开你,”帕西瓦尔贴近了纽特的耳廓,伸出舌头不怀好意地舔了他发烫的耳垂一口,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我会永远站在你身后。”



FIN.



评论 ( 18 )
热度 ( 221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