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衍生】天梯(十九)

前文:

十八


十九、

上一次方氏这样大张旗鼓开新闻发布会是什么时候?方浩声盯着黑压压的人头出神。好像是不久之前许东安将自己和文初的相片流向媒体的那一回,左右不过两个月,方氏便又因为自己陷入了一场媒体的狂欢。他忍不住抬头望向方氏大楼的顶层,那儿是董事办公室的所在,城市刺眼的白光把玻璃外墙包裹成模糊的一团,不论是外观还是内部构造都看不分明。就如同方浩声从来琢磨不透自己父亲的心理。

不过这次他十成十能猜中的是,自己的父亲大概很想揍断自己的腿,然后把文初丢到黄浦江里毁尸灭迹。这个想法实在是太有画面感又太滑稽,因此方浩声终究是忍不住扬起嘴角笑了一笑。大概和文初在一起呆久了,自己也学会了他那套乐观向上苦中作乐的人生态度。

方浩声沉静地望着台下攒动的人头,手指轻轻碰了碰躺在口袋里的助听器。自从失聪之后,他已经很久不在公共场合露面。一旦有超过十个成年人把目光落在他身上,他总会不由自主地成为一名阴谋论患者,原本寂然无声的耳蜗里便盘旋着响起窸窸窣窣的讥讽和揣测。也正因如此,他宁可承受漫无尽头的沉寂,也不愿戴上有可能旁人发现的助听器,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概率。

他的确是好面子,所以只好不声不响地暗自往肚子里咽了这么多口黄连,可今天却也是他自己选择戴上助听器。或者说,在杭州,在黄龙,在文初对他说出那些话、亲吻他的嘴角的时候,他便决定了。

承认自己不与世俗合流并不是一件耻辱的事。

听不见了就是听不见了,需要愧疚的人不是他方浩声,支撑他前半段生命的音乐也永远不会对热爱音乐的人怀以侧目。爱情就是爱情,它和音乐一样公平,而要同他一起走过后半段生命的文初就站在他的身边。

闪光灯照着文初挺拔的身姿,他穿着这辈子没穿过几回的一百五十支定制西装,脸颊上的两只酒窝笑得发僵。说实话,在文初前半段的人生里,新闻发布会这种东西完全是在电视屏幕和网络另一端的事物,就算他想象力再丰富,也猜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这群长枪大炮下的主角。

口袋里的手机仍在嗡嗡作响,连带着他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文初自然知道是谁比自己还要操心——娇姨,这个把自己从小抚育成人的女人。文初很感谢她把自己从那个狭窄的世界里推出来,同时也对她怀着深深的歉疚。多年的奔波劳碌之后,她该享受的是颐养天年,而不是隔三差五地接受媒体的骚扰。

紧紧握着自己的手的方浩声也是。他板起脸来像一柄出鞘的剑,笑起来嘴角却闪着细微的孩子气,他固执到足以让所有人为之让步,因此也在自己的人生里横冲直撞出了难以描绘的心动。

文初知道方浩声是下了多么大的决心,才自我说服召开这场发布会,所以他也一定会竭尽所能,为终于再次振翅的方浩声提供一片宽广的天空。他回想起早先同方家爸爸的对话,有意无意地看向大厦顶层的办公室,心中突然洋溢起一股骑士的激情澎湃。

他握紧了方浩声的手,微微弯起眼睛:“准备好了吗?”

方浩声深吸了口气,垂下眼睫,探到耳际的指尖夹着助听器。他的动作几不可察地顿了一顿,随后便把它塞进了自己的耳朵里。轰鸣声嘈杂声顿时又挤进了他的世界,与之同来的还有文初低沉柔软的问候:“怎么样,听得见吗?”

方浩声的身体颤了颤,几乎是雀跃着回望文初,张开了许久为开口的双唇,点了点头:“文初。”

文初的眼睛惊喜地亮了一亮,两颊上的酒窝终于活泛起来。他牢牢牵住方浩声的手,同他并肩走到了镁光灯下。

同媒体交锋,一向是你来我往各有胜负,只是这一回的方浩声和文初实在坦荡荡得叫人无懈可击,就连擅长揪人小辫子的娱记都抓不住他们两人的话头。

摩肩接踵的人群之外,站着脸色阴翳的许东安。坐在最前头,居高临下的方浩声自然一眼就能看到自己这位儿时好友。他的脸色阴沉得几乎能滴出水来,锐利的眼神直直扎向自己。方浩声突然觉得他是这样的可笑,他自以为自己掌控了全局,其实不过是受制于自己父亲的一枚棋子;他擅长使阴招,可自己如今光明堂皇,许东安连暗地里下绊子的机会都没有。

他们一一回答了媒体刁钻的提问,正要退场时,却听见一个年轻的小记者突地站起身来:“如果方先生和文初先生在一起了,那么请问方氏集团到底由谁来管理呢?”

全场无声,所有人都把视线投向僵立的文初和方浩声两人身上。方浩声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不管是处于谁的考量,方氏都不能交到外人手里,更何况他的父亲绝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而文初更是进退两难。他到底该不该在这个时刻宣布,自己已经私下和方爸爸那头老狐狸达成共识,以后逐渐接手打理方氏的产业了呢?如果他大无畏地宣布了这个消息,等待他的不是方爸爸的雷霆之怒,就是方浩声的拒之门外;可他实在不愿意再见到方浩声这样为难又痛苦的神情了。

还没等两位年轻人想出解决的法子,一干长枪大炮便迅速调转了方向,对准从方氏大厦走出来的方大董事。一向以商界精英示人的方父此时却是一副颓靡中年人的装扮,两鬓斑白,胡子拉碴,任谁都无法将他同叱咤风云的方氏创始人联系在一起。

方浩声先是有些困惑地盯着自己步履蹒跚的父亲,神态很快被一层脆弱的悲悯所笼罩。父亲真的是老了。就算自己这辈子都没法原谅他的所作所为,方浩声还是不得不承认当自己直面时间的利刃时,涌上心底难言的酸涩。

“各位,我希望各位媒体同僚看在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别再为难我的儿子了。”

从未在公众面前露过怯的方大董事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软言劝让,甚至深深地鞠了一躬。在场媒体记者却不敢大声说话,会场里弥漫着窸窸窣窣的低声讨论,大概每个人都想不明白方董事到底在搞什么鬼。

一旁的文初更是吓得瞪大了眼睛,差点脚下一滑,跌到人群里去。这算是怎么回事,这老狐狸什么时候走这种温情路线了?!

偏偏方浩声最吃这种套路,他揪紧了眉头,低低地颤声喊了一句:“爸——”

他不喊则已,一喊更是激起了社会新闻工作者心中的轩然大波,方氏父子当众和解多年恩怨,这是何等的头条新闻!更何况再加上方浩声这副哀而深沉的神情,更是十足的打动人心。

争议十足的大少爷出柜公关现场变成了嫌隙多年的父子和解,连对准主人公猛拍的摄像师都觉得有些窥私的尴尬。

方父直起腰板,环顾四周,铿然有声道:“从今往后,我不会再强迫浩声接手方氏的全部业务,也不会再干涉他的选择。”他瞥了一眼文初,继续道,“况且,我已经找到合适的接班人选了。”

那小记者大着胆子又追问了一句:“您的意思是,方少董事以后无权参与方氏的决策了吗?”

方父厉了那记者一眼:“方氏永远都是方家人的,难道会没有我儿子的容身之处吗?”

那是当然,文初无语地撇了撇嘴,方氏的艺术品部门可是业界大拿,如今这部分业务舍方浩声其谁?虽然这的确是给了方浩声一个施展的机会,不过——他实在是很看不惯这老狐狸用温情牌收买人心的手段!尤其是还骗得方浩声两眼通红,仿佛下一秒就要落下泪来。

方父似乎感受到了文初怨念的注视,把方浩声揽在自己怀里的时候,无声地冲着文初比了个口型:姜还是老的辣。

……他这算是挑衅吗?


TBC.



评论 ( 4 )
热度 ( 9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