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FB2】【thesewt】忒修斯的五个不眠之夜(一)

一、雏鸟和阿尔忒弥斯



纽特降生的那一天,忒修斯刚学会了他生命里的第五个新咒语。

乳娘坐在他的身边,替他撑着一柄阳伞。忒修斯的掌心中蜷缩着一只雏鸟,浑身上下又红又皱,只有脑袋尖上顶着几撮浅色的绒毛。他用手指拂过雏鸟的羽端,软绒绒的鸟羽便伸展着枝桠,在雏鸟的头顶结成了一圈细小却华美的草环,纤细的白色铃兰从草环的边缘垂落到雏鸟的喙旁,像是某种华而不实的挑逗。

雏鸟的眼睛像是一颗细小的黑曜石,亮晶晶的凝视着乳白色的铃兰花瓣,口中发出嘲啁鸣叫。乳娘是个哑炮,也正因此,她对所有魔法和非魔法的食物都能做到一视同仁。她试探性地向雏鸟伸出手指,指尖便被懵懂的喙衔住了。忒修斯有些羞赧而欢喜地同她对视,正要开口好好炫耀一通自己的新咒语,不成想远处的庄园里闪出一个惊惶的人影,挥着手高声朝乳娘呼喊着,白色的围布上染着星星点点的血迹。

乳娘的脸色就像三月的天气,倏忽便腾起了阴云,她将雏鸟推回忒修斯的掌中,慌慌张张站起身来,冲着忒修斯歉然地笑了笑,便转身离去了。

忒修斯望着庄园最西面的窗子,那里张开了一条细细长长的缝,绸白色的窗帘在缝隙里拉出长而斑斓的花色,房间里照明的烛火把影子映在窗帘上,就像是乳娘哄劝他入眠时杜撰的怪物。

雏鸟仍旧在他掌心颤动,粉色的翅膀尖儿上探出白灰色的羽毛,在料峭的春风*里簌簌发抖。他的手指拂过雏鸟的头顶,秀雅的草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柔软而蓬松的羽毛,把雏鸟小小的身躯裹了个严严实实。

透过窗帘,房间里传出了微弱的婴孩哭声,像是冬日里席卷大西洋的最后一只飓风的尾羽,轻得如同阿尔忒弥斯的亲吻,噗嗤一声便消失在了空气里——抑或是从未传达到忒修斯的耳畔。忒修斯站起身来,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巨人,托举起满手的春意,目光所及之处全是春光明媚。他抬起胳膊,将柔软的雏鸟搁置在树杈上,那声啼哭如同惊雷,在他漆黑的脑海中划出一道闪亮的天幕。

阿尔忒弥斯。

他拔足奔跑,如同莎乐美跨越溪流和山崖,他拨开层层叠叠的苇草,任由苇叶和风一同在他的面庞上切割。他踏过父亲最珍爱的勿忘我花田,尽可能轻巧得如同三月春风,却在狭窄的择道上留下了横七竖八的泥脚印。小小的白色铃兰从忒修斯的口袋里跌落下来,落进丰腴的紫色勿忘我花上,他却无暇顾及。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了那声细弱的哭声,遥远而又亲近,像是某种急不可耐的割舍。

“忒修斯少爷,您踩坏了老爷的花田,过不了一会儿一定要遭骂的!”

大家族的伦理教育,这又怎么能束缚忒修斯飞扬的脚步?他往前迈,往前奔跑,心尖儿上跳跃着忐忑和欢喜,汩汩的血液高歌着:阿尔忒弥斯——阿尔忒弥斯!

阿尔忒弥斯!

他像是一股旋风,推翻了厨房沉重的木门,小牛犊似的呼哧呼哧喘气,他知道自己赶得上——庄园最西面的窗子里,正迎接着一场生命的到来。

乳娘突然从走廊的尽头冒了出来,恰巧挡在了忒修斯的面前。她的脸上有焦虑,但更多的是欢喜。

“忒修斯少爷,您——您该去老爷和夫人那儿瞧瞧,夫人为您诞下一个小弟弟来了!”

忒修斯皱了皱眉头,他还不能完全消化这个消息,但是一股牵连在血脉里的魔力促使他一步一步走向产房,那儿的门大开着,里头传出婴儿嘹亮的哭声。

产婆头一个看见了在门口试探的忒修斯,她喜出望外地朝忒修斯招手:“小少爷,快来,来看看你可爱的弟弟。”

忒修斯看不见自己的弟弟,他只能看到父亲怀里抱着的一团白色荨麻布,里头伸出一只细小的、粉红色的胳膊。

就如同自己手掌心的雏鸟。

“噢,忒修斯,你来了,”父亲的脸上带着难得的温厚,蹲下身子好让忒修斯看清怀中的小婴儿,“来看看你弟弟。Newton,你可以叫他纽特。”

忒修斯眨眨眼,眼前的小婴儿像是未睁眼的雏鸟,皮肤皱巴巴的,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可爱。稀疏的棕色毛发覆盖在他的头顶,像是花田里冒出的绒草。

他当真像是一只小小的蝾螈*,细小的手指一伸一缩,咧嘴笑的时候会露出粉色的牙龈。他的蓝眼睛湿漉漉的,比忒修斯见过所有的蓝宝石都要生动。

忒修斯伸出手指,试图替他也盖上一层蓬松的绒毛,却被父亲低声喝止:“忒修斯,他太小,禁不起你的魔法。”父亲把襁褓放回妻子的身边,抓着忒修斯的肩膀,轻声道,“你要好好护卫他,而不是将他藏在芸芸众生里。”

疲倦的母亲睁开眼,瞥见忒修斯小小的身影,呻吟着呢喃:“忒修斯——是你吗忒修斯?”

“是的,妈妈。我是忒修斯。”忒修斯趴在床沿上,握住母亲的手。

“他是你的弟弟。”

“我知道,妈妈。”忒修斯油然生出一股骄傲,但房间里生产带来的沉重气氛又令他有些忐忑。

“你生命中的爱注定要和他分享,但是,忒修斯,不要自怨自艾,”母亲蓝绿色的眼睛牢牢地盯着他,“因为你所获得必重于你所舍让。”

忒修斯垂下视线,纽特跃跃欲试地朝自己张开五指。他轻轻的将自己的手指放进了纽特的手心里,那儿湿湿软软的,脆弱而透明,就像所有的新生命,就像他弟弟从今以后的一生一样。

“阿尔忒弥斯,我能叫他阿尔忒弥斯吗?”忒修斯恳求地望向母亲,“这是我替他想的名字。”

“当然可以,”母亲吃力地摸了摸他的脑袋,“这真是一个温柔又美好的名字。”

忒修斯还想再看看自己的弟弟,换好了一身新衣裳的乳娘却把小小的纽特从床上抱了起来。

“忒修斯少爷长大了,我可以安心照顾纽特小少爷了。”

忒修斯愕然,继而感到一阵恼火,这个新生儿的出现莫名地便标榜了自己的成长,就像是个牢不可破的魔咒,把自己束缚在空荡荡的、孤零零的房间里。他拖着脚步走回自己的房间,家养小精灵早已经烧好了炉火,蓬松的被褥里充斥着一股干燥温暖的气味。

他缩起身子躺进被窝,里头暖融融的,但再没有了乳娘的睡前童话和亲昵的晚安吻,他有些寂寞地揉了揉眼睛,眼角湿漉漉的,和自己的弟弟一个样。忒修斯撑起眼皮,盯着黑魆魆的天花板,纽特那双柔和的蓝眼睛又浮现在他的视线里,像是某种温柔的慰藉。

我生命中的爱注定要与他分享。他也必定将他生命中的爱分享于我。

忒修斯猜想每个人刚出生的时候都必得割据这世界上有限的爱,从而在往后的日子里一点一滴地布施。可是他比旁人幸运多了。他和纽特以爱互哺。

他有些哀伤,更多的则是期盼。阿尔忒弥斯,这是个多棒的名字,听着就像是停不住脚的春风,永远地带着桀骜不驯的生机勃勃。就像所有期盼爱的人都会失去睡眠,忒修斯也彻夜未能合上眼睛。跳跃的炉火和纽特的双眸始终在他的脑海里飞扬,连失眠都变得津津有味。

今夜的忒修斯或许因为寂寞而失眠,可从今往后他再也尝不到孤独的滋味了。




*根据hp wiki,纽特的出生日期为二月二十四日,勉强算是早春

*newt在英文里有蝾螈的意思

*这里关于阿尔忒弥斯姓名的由来为杜撰,无考据实锤(滤镜发作


TBC.

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鬼东西,但是还是发一下lof

评论 ( 8 )
热度 ( 93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