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衍生】天梯(十七)

前文:

十六


十七、

然而实际上,文初和方浩声什么风浪也没有掀起来。媒体八卦爱看的是欲盖弥彰,越是含糊不清越是让他们有借题发挥的空间,像方浩声这样一锤定音的,反而让这群娱记自讨没趣。

不过他们的事儿倒是在网络上激起了不小的讨论,支持者有之,落井下石者有之,更多的则是吃瓜看戏的路人,莫约都在等着看方氏到底如何处理少东家的花边新闻。于是乎两人被迫成了网红,只要一出门会被路人指认,继而大街小巷地逃窜。

“可我们根本就是实锤在一起了嘛,”一天到晚在家里刷微博的文初很是融会贯通网络黑话,“怎么可以说是谣言呢?哦,还有什么不信谣不传谣,认定你还是单身的,真当你公开出柜的那段视频是假的啊?”

回答他的是从天而降的一只枕头,文初熟练地躲开,顺手把抱枕丢到了沙发上。方浩声的耳朵有些红,恶狠狠地瞪了文初一眼:“闭嘴!”做完这个手势,便转过头继续研究乐谱去了。

“诶,他们讨论的对象可是我们,你难道一点都不感兴趣?”文初恶作剧似的拿开了方浩声面前的乐谱,不怀好意地盯着他泛红的脸颊,“浩声啊,你连乐谱都放倒了。”

“那你倒是说说,他们还说了什么?”方浩声翻了他一眼。

“唔……千奇百怪什么都有,有说我倒贴,说你眼瞎,还有说我们般配的,”文初笑眯眯地凑近了方浩声,“不过最让我不理解的是,居然有人觉得我是在下面的?”

方浩声的脸腾地就红了,往后挪了挪位置,颇有些恼火地用手语说道:“我真是瞎了眼,居然觉得你是个正人君子。”

“我说得就是实话啊,”文初眨眨眼,蹲下身子,继续逗方浩声,“毕竟我们昨天晚上——噢!”还没等他说完,方浩声便恼羞成怒地一脚踹在他的膝盖上,痛得他龇牙咧嘴地跌在一旁的沙发上,圆脸皱成了一团。

门铃响得恰到好处,文初连忙用手指着门口,抱着膝盖撇着嘴让方浩声去开门。方浩声意犹未尽地瞪了他一眼,才收敛了一身的张扬跋扈,眯着眼睛从猫眼往外望,空荡荡的走廊里却连个人影都没有。

方浩声正疑惑的时候,一只小小肉肉的手贴住了玻璃镜,在镜面上捂出一团雾蒙蒙的湿气。方浩声一下子笑了,轻轻推开门,便感觉到一个小小的身子撞上自己的腿,低头一看,果然是鬼精灵的顾毛毛小朋友。

文初揉着膝盖,盯着抱住方浩声不放手的顾毛毛,问道:“毛毛,你妈妈呢?”

“妈妈在后面呀,”顾毛毛坚持不懈地往方浩声身上攀爬,奶音软软的,“妈妈说要是她不来接济你们,我就看不到文初哥哥和方老师啦!”

方浩声和文初面面相觑,禁不住苦笑——他们俩被困在家里,外卖叫不成,的确是快要把家里的存粮给消耗光了。文初走到方浩声身边,伸手一揽,便把蠕动的顾毛毛给揣进了怀里,顺便还空出一只手来掐了掐他的肉脸:“毛毛啊,你最近又重了,在这样下去我都快抱不动你了。”

顾毛毛登时竖起淡淡的眉毛,撅着嘴伸长了胳膊就要往方浩声怀里爬,一边还嘟囔着“文初哥哥大坏蛋”之类的孩子话。

“文初,吃我们家毛毛一个孩子的醋,你也太不应当了吧?”宋来秋从楼梯口跟做贼似的探出个脑袋,一脸嫌弃地看着文初。说完,她便招了招手,把顾毛毛唤回自己身边,从硕大的包包里掏出了各种生活必需品。

“真是太麻烦你了,”方浩声不好意思地同宋来秋比划着手语,“你带着毛毛还要来帮我们,太辛苦了。”

听了文初的翻译,宋来秋柳眉一竖,颇有些不满:“方老师你这说的什么话,要不是你和文初替我找回毛毛,我还不知道怎么办呐!”

顾毛毛也在一旁搭腔:“是呀是呀,妈妈说我们要知恩图报。而且我和文初哥哥、方老师都是好朋友,好朋友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助!”

文初搓了搓顾毛毛的脸蛋,哭笑不得:“你倒是挺有义气。”

顾毛毛眨巴眨巴眼睛,听不太懂文初在说些什么,只苦兮兮地皱起小脸,抱怨道:“可是最近你们怎么都不来找我玩了。”

方浩声蹲下身子,摸摸他的脑袋,无奈地解释:“那么多人想要拍老师和文初哥哥,所以我们才没法出门找你玩呀。”

“那你们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不就不怕了吗?”顾毛毛瞪大了眼睛,“以前我和妈妈去北京,哪里就没有人认识我们。”

“……顾毛毛,你还真是个小天才,”文初灵光一闪,“惹不起,我们难道还躲不起么?”

宋来秋接过话头:“出远门不切实际,不过要是你们想到江浙沪周边走走,还是不成问题的。而且,我的车就停在不远的地方。”

“最近的一趟车是往杭州方向开的,两个小时之后就可以出发。”方浩声扬了扬手机。

“可是你们什么都没收拾,也没订酒店,这么贸贸然到杭州去,会不会……”宋来秋有些担忧。

“两个大男人,哪里有这么多七七八八的事要操心,大不了等到了再安排嘛!”文初二话不说就按下了购票键,“终于有机会能逃开邻里街坊的监视,好好呼吸新鲜空气了!”

方浩声也赞同地点点头:“我也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日子了,能避一避就再好不过。”

顾毛毛只听到了“杭州”两个字,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杭州有龙井虾仁,桂花糕,糯米藕,酥油饼,龙须糖……”他坐在小板凳上,掰着手指一个接一个地数,砸吧砸吧嘴,才发现口水已经流到小围巾上了。

文初替他揩去脸上的口水,心情大好:“毛毛乖,你想吃什么,哥哥统统从杭州给你买回来!”



TBC.


评论 ( 2 )
热度 ( 5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