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衍生】天梯(十六)

前文:

十五


十六、

方氏大厦,巍巍高兮,不可攀兮。

文初站在办公楼前,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他手心冒汗,最后一次整理衣襟,迈进了大厦的自动旋转门。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一路畅通无阻地到了顶层的办公区,没有一个人拦住他的去路。

他还未来得及敲门,便听见办公室内传来一声低沉的邀请:“进来吧。”

文初深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房门。办公室里比文初上回来的时候要暗一些,或许是没有开窗的缘故;家具摆设也变换了角度,文初清楚地看见茶几面上留着一块深深的凹痕。他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抬起头来,面前正对着的就是头发花白的方父。他坐在红木办公桌的后头,满脸肃然。

“你就是那个翻译,”方父漫不经心地上下打量了一会儿文初,“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我以为您是知道我为什么来找您,才让我上楼的。”文初大着胆子顶了一句。

方父闻言,拧紧了眉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却不怒反笑道:“你比我儿子聪明。”

文初摇了摇头,一脸认真地反驳:“浩声只是在您不喜欢的东西上聪明而已。您不喜欢,不代表他不优秀。”

“我的儿子,”方父的视线落在文初背后的墙上,“的确是个很聪明,也很可恨的孩子。”

“您不喜欢他,只是因为他不受你控制而已。”文初顺着他的视线转过头去,那堵空白的墙上挖了个浅浅的方框,里头嵌着一张合照。这是文初第一次见到方浩声母亲的模样,那是一个温婉到透明的女人。

他望着那张相片,叹道:“叔叔,方董,浩声他不是一件方氏的附属品。他也有权利让自己的人生跳出这个画框。”

方父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站起身子,走到了那张相片前,手掌覆盖在已故亡妻的面孔上:“他和他妈妈真的很像。”说罢,他又瞥了文初一眼,“就是看男人的眼光差得远了。”

文初捂着鼻子咳嗽了一声,低声嘟囔道:“指不定谁比谁差呢。”

“嗯?”方父瞪了他一眼。

“没什么,没什么,”文初连忙正色道,“我今天来不是希望你们父子俩能冰释前嫌什么的,毕竟你们闹了这么多年,要是真能让我几句话就说通了,那不就太荒谬了。”他顿了一顿,迎着方父诧异的眼神,继续道,“我今天来,只是想让您试着去尊重自己的儿子。”

方父冷笑一声,那眼神明摆着就是在看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这一次让他自己做出选择和判断,您就当作是一次投资,”文初促狭地笑了一笑,“更何况,就算他搞砸了,您也绝对有能力力挽狂澜。”

“你要我等着给他擦屁股?”

“当然不是,”他抬起眉毛,“我相信他,也相信自己不会搞砸的。”

方父沉默了一会儿,正当文初以为他快要让步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他冷冰冰地开口道:“你以为缓和了我们父子之间的关系,我就不会难为你了吗?”

文初愣了一下,才明白方父的言下之意。他苦笑着摇摇头:“当然不是。您的心结是方氏集团,不解开这个心结,浩声和你之间永远没法和解。”

方父抬了抬下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所以今天我来问您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是不是我和浩声把方氏做好,你就不会难为我们了。”

方父盯着文初,一字一句道:“我只有一个儿子。”

文初垂下眼睫,扬起嘴角,两颊上绽开一对酒窝:“那我一定会把方氏做好的。”

“无稽之谈,”方父踱回办公桌后,转头看向文初,“说完了吗?说完了就走吧。”

文初好似全然忽视了方父的冷酷,仍旧是一副笑逐颜开的模样,冲他鞠了一躬:“谢谢方伯伯。”言毕便转身离去了。

方父坐在皮椅上,望着他挺拔的背影,心中百味交集。自己的儿子大愚若智,总是在大事上吃亏,这小子却是大智若愚,难怪浩声被他吃得死死的。

他摸出手机,扫了一眼许东安给自己发来的讯息,轻蔑地笑了笑,重新把手机丢回抽屉里。

不过是利用他,他还真以为世上的人都是和他一样的无信小人。那就放手让年轻人去斗一斗好了,反正他们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就跟那个圆脸小子说的一样,到最后,孙悟空还是翻不出自己这座如来佛的掌心。

不过显然,老奸巨猾如方父,也有算漏的一天。就在文初离开后不久,他的秘书便惊慌失措地冲进办公室,哆哆嗦嗦地请他打开网络电视。

公寓门外。

被新闻媒体围了个猝不及防的方浩声冷笑着看向身边的许东安:“这是怎么回事?”

“这可跟我无关。如果是我害你,我就不会跟你一起被困在这里了,”许东安瞄了一眼楼梯口的长枪短炮,“怪只怪你方大少爷太出名了。”

“方先生,许总监怎么会在您家?”

“方先生,请问您是不是真的出柜了?”

“方先生,请问您是否失去了方氏继承人的资格?”

就算方浩声听不见,他还是能猜出娱记们争先恐后在逼问些什么,倚在门口的许东安自然是老神在在满不在乎,这件事闹得越大,对他越有好处。方浩声捏紧了拳头,拼命克制自己将眼前这群不速之客赶走的冲动,他铁青着脸色,一把将韩涵揪到自己面前。

“你帮我翻译。”

从未见过如此大场面的韩涵战战兢兢地点头。

“我是和男人在一起了。”

好容易从人头攒动的走廊里钻出来的文初听见这句话,当场就懵了。不止是他,包含许东安在内的所有媒体工作者都懵了,一个个端着摄像机和录音笔,走廊里安静得甚至可以听见此起彼伏的呼吸声。

——他就这么直截了当地出柜了?!

文初瞪大了眼睛望向众人瞩目的方浩声,却见他全没有话语里的轻松,反而是绷紧了一张苍白的脸,挺直了脊梁,用极度蔑视的眼神看着面前目瞪口呆的众人。他的心一阵紧缩地疼,从人群里挤出来,走上前去握住了方浩声的手。

方浩声有些诧异地偏头看向突然出现的文初,脸色却好了很多。他举起自己和文初紧握着的手,当着全部镜头的面,一字一句地宣布:“我就是和他在一起了。”

文初捏紧了手指,相对的掌心又湿又冷。他知道方浩声在害怕,可他还是义无反顾。他觉得很痛,也觉得很欣喜,这是方浩声给他带来的世界上最肆意妄为的浪漫。

于是他拉着方浩声的手,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意,往镜头前走了一步:“我就是你们要找的‘方先生的男朋友’,还有,”他轻描淡写地瞥了一眼神情变幻莫测的许东安,“方氏集团不会因为性向这种小事,就取消浩声的继承资格。”

——方父啪嗒一声关掉了屏幕,坐回皮椅,整张脸隐没在阴影里,令人捉摸不透心情。

秘书试探地开口道:“方董,我们是不是要马上去找公关团队处理……”

“不用,”方父把手中的文件丢到桌上,脸上竟带着笑容,“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掀起什么大风大浪。”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3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