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衍生】天梯(十五)

前文:

十四


十五、

第二天一大早,文初便从被窝里钻出来,换上一身最好的西服,在穿衣镜面前来回端详了好一会儿,随后便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门。

“你要去哪里?”

鼓鼓囊囊的被窝里伸出一只白净的胳膊,随即冒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方浩声眯缝着眼睛,朦胧的视线好容易对焦到文初身上。他从床上坐起身来,盯着一脸尴尬的文初,用手语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你要去哪里?”

原以为自己的动作已经够小了,没想到还是把他吵醒了。文初叹了口气:“我去见你爸。”

“你说什么?”方浩声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文初,他一把掀开被子,赤脚站到文初面前,“你等我,我跟你一起去。”

文初重重地叹了口气,按着方浩声的肩膀,令他重新坐回床上:“你要是真想帮我,还是好好在家里补个觉,等我回来。”

方浩声还是不甘心:“你去找他做什么?”

“当然是谈我们的事,”文初皱了皱鼻子,“还有许东安和你们方氏集团。”

方氏集团?方浩声挑了挑眉毛,托着下巴有些好笑地看着西装革履的文初。良久,才继续用手语问道:“谈我们的事我还能理解,不过你还是要做好被保安赶出去的准备。至于方氏,我觉得我今晚可能要去警局认领你了。”

文初佯怒地瞪大眼睛,又好气又好笑地蹲在方浩声面前:“你好像对我的下场很有把握。”

“那是当然,”方浩声苦笑,一脸理所当然地翻了文初一眼,“再怎么说,他也是我爸。我爸最恨的就是有人对他的公司指手划脚,他的毕生目标就是控制他身边的所有人,所以我才逃得远远的。”

“可是到头来,你还是要回去的,”文初认真地望着方浩声,“父子之情也好,方氏集团也罢,他们最后都会成为你的责任。追逐梦想不是你逃避现实的借口。”

方浩声定定地盯着文初,沉默良久,才赌气似的撇过脑袋,随手抓过一只枕头砸中了他的脑门。

“算了,你愿意去找就去找吧,大不了今晚我从警局里把你捞出来。”

“不会这么严重的,”文初笑嘻嘻地躲过下一只枕头,“何况你忘了,上辈子我多少次置之死地而后生,这辈子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方浩声垂下眼睫,盘腿坐在床边,眼神闪烁:“上辈子是上辈子,我不想我们再搞成那个样子。”

千年前的回忆霎时间又涌现在两人的眼前,莽莽雪原,料峭寒风,乱世之中人命如草芥,人与人之间的情意更像是孩童的纸鸢,遭不住风吹便飞远了。

“就是因为不想在受一回那样的痛,所以我才要去找你爸。”文初的眼底永远烧着那团火,亮得灼人。

方浩声终于憋不住劲儿,噗嗤笑出声来,一边摇头,一边站起身,嘴边仍带着一抹笑意:“我今天也打算去见一见许东安。”

这回轮到文初炸了,他一把抓住方浩声的胳膊,诧异道:“你找他做什么?”

“难道只许你操心,不许我出份力吗?”方浩声慢条斯理地抽回胳膊,眨了眨眼,“况且,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我应该自己去处理。”

“可是我觉得那小子对你不怀好意。”文初闷闷不乐地盯着换上衬衣的方浩声。

“他要是对我怀好意,至于把我踢出公司么?”

文初抓了抓脑袋,很凝重地猜测:“说不定他对你是青梅竹马因爱生恨呢?”

方浩声无语至极:“我可以保证他和我之间只是兄弟阋墙。而且,”他顿了一顿,眼神悠远,“你觉不觉得他和无情长得很像?”

文初摸摸下巴,回想着前世那个白衣若仙的清雅男子,很难和昨晚见到的那个攫金不见人的许东安重叠在一起。可他们的的确确长着同一张脸。

“上辈子我们好像的确把他们整得挺惨的,”文初撇了撇嘴,“要不是他们赶着迁都,指不定把我们挖出来鞭尸。”

“是啊,丢下他们收拾残山剩水,”方浩声叹了口气,“也不知他们最后到底如何收场。乱世忠臣,终究是难做。”他捏紧拳头,站起身来,“好了,不说这些。许东安和我约定的时间快到了,我也要赶紧出门了。”

“好。”文初点点头,整了整领带,临到了门口,又转过头来,郑重其事地望着方浩声,用手语最后嘱咐道:“万事小心。”

嘴里正塞着牙刷的方浩声笑着点点头,目送文初出门,等到牙膏里的薄荷辣了嘴,他才终于回过神来。他看着镜子里面色苍白的自己,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该解决的总归是要解决的。

没了文初,家里顿时安静了许多。方浩声垂下眼睫,却被外头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思绪。他本以为是文初去而复返,连忙冲到玄关拉开防盗门,门外站着的却是衣冠楚楚的许东安。

见方浩声登时变了脸色,许东安冷笑一声,抱胸讽道:“怎么,就这么不乐意见到我?”

方浩声自然听不见他在说什么,可从许东安的神态举止中显然就能体味到他的轻蔑和讥讽。于是他自然而然地敛了眉眼,露出一副防备的姿态来。

“浩声,今天可是你约的我,”许东安轻车熟路地走进客厅,身后还站着一个面带尴尬的女孩,“考虑到我们语言不通,所以我带了个翻译。”

还不等许东安介绍,那名女孩赶紧截过他的话头,以防他说出更刺耳的话:“你好,我叫韩涵,是个语言治疗师。”

方浩声淡淡看着她介绍自己,为许东安打哈哈,更加不耐烦起来。他冲韩涵礼貌地笑了笑,摆了摆手示意她不用再解释:“我知道你们的来意。有话就说,不必拐弯抹角。”他说这话的时候,对着的却是一脸调笑的许东安。

“我从来不是一个拐弯抹角的人,”许东安毫不客气地坐到了沙发上,“只是这位韩小姐好像对你很感兴趣。”

韩涵翻译这句话的时候,脸上难免带着些赧然,视线却忍不住往方浩声脸上飘。

方浩声不动声色地往边上闪了闪,坐到了许东安的对面:“我有男朋友了。”

韩涵先是瞪大了眼睛,脸色刷白,继而惶然低下脑袋,磕磕巴巴地把方浩声的手语翻译给许东安听。

“你倒是比我想得要直白得多,”许东安抬了抬嘴角,“是你的小翻译男友熏陶的吗?”

“这和你无关。”方浩声绷紧了脸,全然不似平日里温柔亲近的模样,反而很有几分威慑力。他眯起鹰一般的眼睛,眼神冷冽,竟让坐在两人中间的韩涵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看来这两年,你也变了不少。怎么,终于懂得人心险恶了?”许东安抬了抬下巴。

“这倒不是,”方浩声对他的挑衅无动于衷,只回敬似的抛回眼神,“我只是明白了,对某些人不用说人话。”

“比如说谁?”许东安饶有趣味地撑着下巴。

“比如说你。”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韩涵战战兢兢的望着面前两名清俊男子的对峙,还未等她开口打破僵局,却听得许东安坐直了身子,笑眯眯地望着方浩声:“浩声,你变得很不一样。”

“是你变得不一样了,东安。”方浩声攥紧了裤面,不愿意再同许东安对视。

“我一直是这样,只是你没有发现。或者说,是你不敢发现。”

方浩声似有若无地叹了口气:“为了方氏变成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值得吗?”

“你说呢,方大少爷?你生来就含着金汤勺,当然和我这种俗人不一样。我没有清高的权利。”

“……你真以为你能斗得过我爸?就凭你手里握的股份,和你拍到的照片?”方浩声摇头。

许东安想了想,诚实地否认了方浩声的问题:“我没法扳倒方氏,但是我至少可以从中分一杯羹。”

“许东安,”方浩声腾地站起身来,居高临下俯视一脸傲态的发小,“经商的人最忌讳饮鸩止渴,想分一杯羹,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吞不吞得下去。”

“方大少爷要出手,我当然是拭目以待,”许东安抚了抚自己衣襟,“韩涵,我们走。”

 

TBC.


评论 ( 8 )
热度 ( 13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