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Venom】【毒暴埃】非典型英雄安抚示范

为了爽而产的肉,我只是喜欢触手系强制play和threesome,而毒暴埃3P恰好满足上述三个性癖
从纯爱电视剧急转直下变成肉文的破车/一个接一个来的3P/雷者慎入 


已修复石墨,不知道啥时候会被和谐惹


对Eddie而言,生活总是起起落落起落落。

自从他和Venom解决生命基金会的外太空生命大杂烩一事之后,他的生活的确有了不少的好转。好事是他重新恢复了自由记者的身份,而且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别人威胁他的份了。毕竟对全旧金山的黑手帮来说,在半夜被Venom的一口大白牙和舌头叫醒,继而从二十层高楼向下进行自由落体高抛运动,实在是值得载入回忆录的经历。

而坏事——坏事就是Eddie信箱里收获的一大叠圣诞愿望。

“我不是外星愿望实现机,”Venom在Eddie的脑子里咕噜噜地抱怨,“我应该咬下所有向我许愿的人的脑袋。”

“不。不许再提脑袋这件事。”

Eddie恼火地抓了抓头发,从一沓棘手的愿望清单里抽出最花里胡哨的一张,拖长了声音念道:“ ‘我希望今年圣诞节可以收到一只属于我自己的baby Venom!Venom真是世界上最炫酷的外星生物,括弧,除了雷神索尔,他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无可替代,括弧完’ 来自——呃,纽约的P·P?”

“首先,我不是 baby Venom,”Venom从Eddie的背后探出脑袋来,颇有些愤慨地眦了眦牙,“其次,我就是世界上最炫酷的外星生物。那个叫索尔的是什么鬼?我必须把他的脑袋咬下来!”

“闭嘴吧,这些都不是重点!”Eddie翻了个白眼,狠狠踹了冰箱一脚,于是乎冷藏柜门上又多了一个凹痕。

“那什么是重点!”Venom怒吼。

重点是——Venom好像给全世界开拓了一种非常不正确的超级英雄模式,而这种模式恰好在这个一周能出现八个反派的快节奏超级英雄都市生活中格外受欢迎。好吧,Eddie不得不承认,咬下反派的脑袋有时候的确很能缓解暴躁工作带来的压力。

但是,该死的,他又不是蝙蝠侠,他一点也不想当个标新立异的非典型超英。除了变身后的肤色,他和那个猫耳头一点都不像!

“我饿了,Eddie,”Venom的声音从Eddie的左耳轰隆隆滚到右耳,像是一头巨型的饥饿猫咪,“我想吃楼下的夏威夷披萨,加两份芝士,如果你不给我买,我就要吃掉你的——”

“胰脏?还是肾?你总是老一套,”Eddie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已经叫了外送,两份芝士两份培根。”

Venom满意地咕哝了一声,却还是Eddie的脑子里含糊地抱怨着,对他这副不耐烦的作态很是不悦。他探出一团拳头,化出手指,在餐桌上来回敲打着,看起来就像是个认真在考虑某项文书的律师。Eddie坐在桌旁,百无聊赖地翻阅着花样百出的信件,一只耳朵却仍在留意Venom的举动。嗒嗒的敲动声越来越急促,Eddie几乎能够听见Venom迫不及待要从喉咙里滚出来的话语,他有些得意地挑高了嘴角。

然而他并没有等到Venom暴躁的怒吼,取而代之的是一段短暂的沉默。Eddie有些不知所措地同突如其来的无声对峙,他掀了掀嘴唇,就在他服输道歉的前一刻,Venom难得放软了口气:“你即是我,我即是你。Eddie,我们离了彼此都没法活。”

Eddie觉得自己的心头就像浇上了一道甜汤——不论是多硬的心肠,都会屈服于这样甜美的味道。他故意板着脸,反问道:“其实我并不介意你去找下一位合适的宿主。只要你找到,我愿意让出我的位置。”

Venom苦恼地哼哼了两声,大概是在寻找合适的措辞。他停顿了好一会儿,才有些哀伤地开口:“如果我离开你,你就会死的,Eddie。我不想你死。”

“你的确救了我很多回,”Eddie回忆道,“而且有那么几次千钧一发的时刻,多亏了你我配合默契。而且那的确很疼,就算我可以自我修复。”骨折对他而言已是习以为常,但他永远没法习惯那种锥入后脑的疼痛。没人能习惯疼痛。

“我在保护你,Eddie,不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否则你的身体早已经支离破碎。人类的身体太脆弱了,仅仅是疼痛就足以置其于死地。”Venom说着,气焰又嚣张了起来,他从Eddie的后背冒了出来,张牙舞爪地咧开嘴,舌尖碰了碰Eddie的脸颊。

“Venom,”Eddie叹了口气,“有时候我觉得你脆弱得好像一个高中女生。”

“我不脆弱,”Venom愤愤反驳,“我也不是高中女生。I am Venom, We are Venom!”

“OK, fine,”Eddie忍不住发笑,摸了摸Venom黏糊糊的脑袋,“披萨到了。或许双倍芝士能改善你的心情,还有,Anne邀请我们参加她的订婚晚宴。”

“你可真是个尽忠职守的前男友,”Venom扁着声音,闷闷不乐地说,“你甚至替她确认了她的未婚夫是个愿意接受外星生物的伟大医生。”他哼了一声,又在Eddie的脑海里回放他们俩在森林中拥吻的画面,“她是怎么对你说的,我的主意?哼,女人。”

“我们早就已经是过去式了,请你停止放大画面细节!还有,我实在觉得你每次一生气就重播这个画面的行为非常幼稚。”

“幼稚,可是你就是要带着幼稚的、活了几百万年的外星寄生虫一起参与前女友的订婚宴。”他一边说话,一边愤愤不平地咀嚼着披萨饼,落了满地的饼屑,于是又暗搓搓摊出一片流体,悄无声息地覆盖住那块地板。

“你的确够幼稚的,”Eddie轻笑了一声,他挪开了那块欲盖弥彰的流体,用纸巾揩去了地上的污渍,“现在是你陪着我参加她的订婚宴。所以你不需要妒忌。”

“我从来不妒忌,”Venom吞下了最后一块披萨,“因为你是我的。”

“yep,”Eddie打开了一罐啤酒,“for now and forever.”

就在他咽下最后一口啤酒的前一刻,城市的另一头突然爆发出金红色的火光。Eddie的瞳孔缩了一缩,有些紧张地攥紧了桌角,好在又一声爆裂过后,天空中散布着的是细碎的烟花,而非骇人的黑烟。

Eddie显然松了口气,他转过身,开始收拾厨房里的一片狼藉。

“Eddie,你刚刚在害怕。”

“我没有。”

“我在你脑子里呢,别想骗我,”Venom暴躁地低吼,“我讨厌你骗我,也讨厌你害怕。你在害怕什么?”

“这和你无关。”

“和我有关,Eddie,我在你身体里。你的一切都和我有关。”

Eddie把残羹剩饭甩进垃圾桶:“我在想Carlton那档子事。Riot,Carlton,life foundation。如果你没死,那么会不会他们也没事?”他想起胸口被刺穿时候的透心凉,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偶尔我的确是个怂包。”

“……我也讨厌Riot。但是他的确是消失了,至少在地球上我没有感应到他。”Venom听起来也闷闷不乐的。

“没有,还是没法?”Eddie望着城市尽头的烟火,“Carlton和他都太聪明了。聪明人让人害怕。”

“我们能打败他们一次,就能打败他们两次,”Venom替Eddie推开房门,“你不该想这么多。我会保护你的。”

蓬松的枕头,柔软的被褥,和忠心耿耿的共生体,这的确让人有非同寻常的安心。

“谢谢你,Venom,各种意义上的。”

“You‘re welcome,”Venom尽量放低声音,“Actually,we’re welcome.”

*******


接下来是车  (AO3,如果最上方弹出英文对话框,点击proceed就可以继续阅读

走石墨文档 (已修复

再不行走随缘

 微 博 杀 我

微博头条和图片都不能用,石墨也无法分享了,走sy吧,能看AO3的朋友走AO3,绝不翻车

实在不行我分享一下文档

评论 ( 31 )
热度 ( 288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