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衍生】天梯(十四)

前文:

十二


 

十四、

目送许东安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文初忿忿关上门,身后却传来窸窣的走动声。他一转头,便看到神色郁郁的方浩声。

“不是你的错,无须道歉。”还不等方浩声抬手表示,文初急急解释,眼里满满的恳切和担忧。

“……又被你猜中了。”

他的眼神软软的,看得文初心头有些疼。他很想知道这位莫名其妙的许东安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是他不想逼方浩声——一切戳中方浩声痛处的事,他都不会去做。他要等方浩声自己说出口。

方浩声似叹非叹地坐回沙发上,沉默了好一会儿,抬眼看向文初:“你想知道许东安的事。”他不像是在问文初,反倒更像是自言自语。

文初没有应声,只是默默抓紧了他的手。

“我跟他从小就认识,一起长大。他和我不一样,他喜欢在商场上叱咤,大学修了商科,硕士毕业之后便进入方氏工作,”方浩声垂下眼睫,绷紧了下巴,“我很感谢他,替我扛起了我不想扛的责任。可是后来我发现,他可能并不如我想象中的那样纯粹。”

方浩声还记得四年前,自己凭着一股倔劲,只拎了一只行李箱,单枪匹马远走奥地利。在虹桥机场,看着来往旅人皆有亲友相送,心里难免酸涩,提着行李埋着头便往登机口走,不成想没走两步,却被人用力拍了拍肩膀。

他愕然回头,身边竟是笑得和煦的许东安。

“怎么,一个人跑了,也不通知我送送?”

方浩声心里一阵暖,用力抱住自己多年好友:“我本来想偷偷逃走的,没想到被你发现了。”

许东安嬉笑道:“难道你去追梦,我还拦着你不成?”他顿了顿,脸色沉了下来,“我知道这次是叔叔做的过分了。可是你也不至于和他吵成这样。”

方浩声年少气盛,旁人越是劝,他越是不屑听。他冷哼一声,重重地把行李往地上一砸:“怎么,你来这里不是送我,而是来留我的?”他的神色登时警惕起来,自己父亲的手段他最是清楚,指不定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埋伏着多少方氏的保镖,只等着一声令下,便把自己押回方家大宅。

“你放心,我怎么会出卖你?”许东安安抚地拍了拍方浩声的胳膊,“我是一个人来的,只是我真的看不过去。”

“如果你真的看不过去,就该支持我去奥地利追求梦想。人一辈子这么短暂,如果不能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爱的东西里,该有多浪费,多可惜?”方浩声边说,边有些孩子气地鼓起了腮帮子。

“行了行了,不必对我灌输你这套浪漫主义,”许东安举双手投降,“能让你去做自己爱做的事,我当然是双手赞成。不过浩声,远隔千里,你还是要照顾好自己。叔叔这边,我也会帮着你劝劝。”

方浩声扬眉一笑,很有些气宇不凡。他指了指自己背上的小提琴,骄傲地弯起眼睛:“我早就收到了奥地利当地乐团的offer。等我安排妥当了,就跟你联络。”

“好,”许东安淡淡笑了笑,“我等你消息。”

那时候的方浩声还不太懂许东安这淡然一笑中的深意,他只点了点头,便匆忙赶着登机去了。此后一年间,许东安都以忙碌为由,鲜少同方浩声往来。直到一次大获成功的音乐会之后,余兴未消的方浩声接到了一通越洋电话。

来电的是几年前方浩声帮过手的一位小经理,如今已是个略有小成的高管。他在电话里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叮嘱方浩声要立刻和许东安联络,否则就会出大事。

方浩声一头雾水地拨通了许东安的电话。头两次没有人接,直到第三次才被人懒懒地接了起来。

“浩声?”

方浩声突然一阵莫名的紧张,他张了张嘴,却只是徒然咽了一口口水。但是许东安却仿佛了然地轻笑了一声,问道:“你知道国内现在是什么时间吗?”

他这一问,倒是把方浩声问懵了。他抬头看向墙上挂着的吊钟,讷讷道:“我不太清楚……四点,还是五点?”

“凌晨四点半,”电话那头窸窸窣窣的,听起来像是翻了个身,“浩声,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自我主义。”

方浩声僵立在原地,张口结舌,揪紧了笔挺的西装裤。

“让我猜猜,你打来是为了什么?没钱吃饭了,还是乐团又经营不下去了?”许东安一声嗤笑,“不是我说,你还真挺幼稚的。你不会真觉得,可以一辈子活着这种浪漫的童话故事里吧?”

“你……”分明是从小陪着自己一起长大的人,分明是最支持自己音乐梦想的人,为什么过去了短短一年,就可以说出这样刺耳的话?

许东安状似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可以猜到你打来的目的。是不是那个多嘴的经理跟你说了什么?为了几年前的小恩小惠就把不严口风,真是可笑。”

“你……做了什么?”方浩声喉咙发涩。

“噢,原来你还不知道,”许东安冷笑一声,“很简单,我取代了你的位置。”

“取代了你的位置……是什么意思?”文初忍不住打断了方浩声的叙述。

忆及当时的震惊和痛苦,方浩声的脸色更见白了。他苦笑着挥动手指:“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他不仅稀释了我的股权,还以我父亲的名义将我名下的财产抵押,把资金转移到他自己名下的公司。更重要的是,原来当年我和我爸之间……也是他从中挑拨。”这种被最亲的人背叛的感觉,实在是很不好受。

“那叔叔知道你和他之间的事吗?”如果知道,怎么会让这样一个居心叵测的人来“帮”自己的儿子?

“知道,他当然知道。如果不是他的默许,东安怎么能这么顺利地出质股权,”方浩声冷然笑笑,“在他眼里,一个能帮他振兴公司的叛徒,比亲儿子重要得多。我怎么比得过东安每天替他挣的名和利呢?”

文初眉头一跳,有些担忧地看向方浩声:“那他就不怕许东安也会背叛他吗?”

“东安还真以为自己能斗得过我爸,”方浩声摇了摇头,“公司大权始终还是握在我爸手里,除非他出事,否则公司永远都会姓方。况且,就连我都不知道我爸的遗嘱上写的是谁的名字。”

“别担心,千古道理,邪不侵正。”文初暖然一笑。

方浩声翻了他一眼:“你还以为自己是上辈子惩奸除恶的大侠?”

“就算不是大侠,我也有办法除小人,”文初志得意满,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你就等着伯父拜倒在我的西装裤下吧!”



TBC.

近来更新感受:我写的什么狗屁啦!!

评论 ( 6 )
热度 ( 12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