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衍生】天梯(十二)

前文:

【戚顾衍生】天梯(十一)


十二、

直到被拖着迈进电梯,文初才神情恍惚地看向身边的方浩声,无意识地挥动双手:“我们就这么走了?”

“不然呢,难道你还想留在那里,继续被他羞辱吗?”方浩声脸色惨白,僵硬地看了文初一眼。

“他毕竟是你爸爸,”文初犹疑的停顿了一下,“你们之间只是误会太深,父子没有隔夜仇,说不定多聊聊就会好的。”

“聊聊?你觉得他会屈尊纡贵同你我谈天吗?”方浩声冷笑,“从小到大,每次我想好好和他坦诚,到最后都会变成他对我居高临下的训斥和教导。我受够了,一句话也不想再听。”

文初叹了口气:“你怎么好像还未脱离叛逆期。”

“这样的家庭,不管是谁都会想要远远地逃开,”方浩声把手覆在自己的双耳上,停顿良久,才继续解释,“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失聪吗?”

文初有些惊疑地看向他苍白的面孔,小心翼翼地猜测:“不是因为你生病了吗?”

“是小时候的旧伤,”方浩声苦笑,“最早发病的时候,我就去看过医生了。检查结果是儿时受到重击,耳膜出现裂缝,导致耳蜗积水,最后造成失聪。”

“重击……”文初有些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该不会是你爸爸……?”

方浩声垂眸,神情有些阴翳:“小时候,只要他一不开心,就会打我和我妈。后来我妈走了,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挨揍。”

文初的心顿时如同撕裂一般的疼痛。眼前的方浩声忽然变回了十几年前的瘦小男孩,体面的西服衬衣遮住了手臂上的淤青,身后背着小提琴,体面的西服衬衣遮住了手臂上的淤青。他默不作声地坐在豪车后座,脚后跟轻轻敲着车座,试图用韵律缓解身上跳动的疼痛。

这个男孩一定不会知道,这一天的痛楚多年之后还会席卷他的生活,从而将他拉下音乐的神坛。

一个温暖而干燥的怀抱包围了方浩声,他揪紧了文初的手臂,倒退两步,撇过脑袋不愿面对:“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我是心疼你,”文初还是安抚孩子似的摩挲着方浩声的后背,“再说了,我才比较值得同情吧?被你爸说成‘毫无背景、毫无前途、毫无名气的男人’……虽然他说的也算是实话,我真的只是个普通人罢了。”他有些凄苦地看着一格一格往下跳的电梯数字,喃喃自语:“我还真担心配不上你。”

方浩声用力一抓他的手臂,摇了摇头:“你再想什么门当户对的问题,我就把你从电梯里丢出去。”

“哗,这么狠的吗?”文初故作诧异地搓了搓胳膊,眯着眼看向方浩声,“不过你明明听不见,怎么知道我在说什么?”

“上辈子不是你对我说,我们是知音的吗?”方浩声有些得意地抿嘴一笑,“想摸清你的心事还不容易?”他侧过脑袋,在文初的嘴角轻轻一啄,“我好不容易逃离这个家,怎么会把你往火坑里推?”

文初看着他弯弯的眼角,一时间竟不知是该欢喜好,还是怜惜好。他顺着方浩声的方向偏过脑袋,牢牢地接住了他的吻。

电梯门恰时打开,两人的亲吻也适时结束,远处刺眼的白光在方浩声眼前晃了一晃,惹得他不适地眯起了眼。可抬头看去,对面只是一幢爬满玻璃格子的普通大楼,敞开着三三两两的窗户,偶尔有几个西装革履的白领在门口出入。

方浩声有些困惑地皱起了眉头,按理来说,现在绝不会有人来偷拍自己这种过气音乐家的私生活,可是刚才那道白光,实在令自己想起狗仔队的长枪大炮。更何况,这种被人暗中窥视的感觉,只要体会过一次,就再也不会混淆。

正当他踌躇的时候,文初却熟稔地握住了他的手,只用单手断断续续地调笑道:“怎么,后悔了?”

方浩声摇了摇头,反握住他的手:“不会,上辈子、这辈子我都不会后悔。”

*******

方浩声原本冷清的独居公寓里突然多了人气。

隔着四幢的顾毛毛很喜欢在周末上完音乐课偷偷跟着方浩声,跟个小包子似的可怜兮兮地蹲在他的门口求收留。过不了多久,宋来秋就会轻门熟路地敲开方浩声的家门,一边把顾毛毛从他身后揪出来,一边给他递上一两盒小食甜品。正在顾毛毛和宋来秋进行不屈不挠的拉锯战之时,恰好下班的文初就会出现在楼梯口,微笑着给方浩声送上一个拥抱。

方浩声看着眼前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三人,既觉得好笑,又觉得万分可爱。他揉揉顾毛毛的头发,轻轻亲了一下他的侧脸,令他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随后神情恍惚地跌进宋来秋的怀抱。文初站在他身旁,目送这对脱线母子下楼,有些不满地皱起眉头,偏过头偷偷亲了一口方浩声。

“怎么,你还吃顾毛毛的醋啊?”方浩声无奈地摇头,转身把外送饭菜端放在桌面上。

“是啊,我吃他的醋不可以吗?”文初有些孩子气地撇撇嘴,“你随便亲别人,我当然会生气。”

方浩声的脸一下子红了,手里端着盘子不知所措,好容易回过神,重新空出手,脸上的赧然却还未褪净:“你以后说话不要这么直接。”

“不这么直接,我怕你不懂我的意思,”文初笑眯眯地打开冰箱,埋头翻找了一会儿,“我今天忘记给你买水果了,待会儿吃完饭不如去我家看看娇姨吧,她一天到晚念叨你。回来也刚好顺路带点儿苹果什么的。”

方浩声难以掩饰地僵硬了一下,捏紧了盘子边沿却不知找什么借口推脱。文初敏感地觉察到他的不对劲,问道:“怎么了?”

方浩声摇了摇头,继续将碗筷摆在两人面前。

“不对,你哪里像是没事的样子,”文初盯着方浩声的眼睛,“奇怪,你今天怎么不乐意出门了?”他有些紧张地抓住了方浩声的手,“是不是耳朵的情况又恶化了?”

肌肤相接之处,他才发现方浩声手指冰凉。

“你不告诉我,就是不信任我。”

两人对峙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方浩声让步了。他叹了口气,转身从卧房里拿出一叠乐谱大小的文件袋,递到文初面前。解开封条,先入眼的是普普通通的乐谱,可文初略微翻阅两页,就看见夹页里掺的彩色照片。

正是他和方浩声日常亲昵的片段。

文初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方浩声:“这些是从哪里来的?”

“今天早上有人丢进信箱里的,”方浩声垂眸,飞快地翻动手指,“一开始我以为是乐团里的朋友给我送来的乐谱,后来才发现不对劲。”这些照片显然是偷拍的产物,而且对方技术相当专业,只消几个角度,就将两人异于寻常的关系揭露无疑。

“为什么有人……会拍我们?”文初不相信世界上还有这么低俗恶趣味的窥私癖。

方浩声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向文初,眼神笃定:“因为方氏集团。”

 

TBC.

方爸爸:给你两百万离开我鹅己


评论 ( 9 )
热度 ( 16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