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衍生】天梯(十)

十、

方浩声温软的鼻息呼在文初的脸颊上,留下深深浅浅的湿气,痒痒的,像是猫鼻子上悬浮的羽毛。文初皱了皱鼻头,侧过脸,却同方浩声离得更近了些。他眨了眨眼,正打算撑起身子,却被方浩声一把揪住了衣领。

“怎……怎么了?”文初险些再次失声,涩着喉咙问道。

方浩声静默地看着他,缓缓扬起嘴角,戳了戳文初浅浅的酒窝,在狭小的怀抱里比着手语:“你刚刚是不是想亲我?”

文初顿时涨红了脸,气势汹汹地瞪大了眼,明知方浩声听不见,还是压低了声音:“想亲你又怎么样,嗯?”他俯下身子,凑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我就亲你了,怎么样?”

他的唇间擦过方浩声的唇角,随后郑重其事地偏了偏头,双唇相贴。方浩声登时僵住了,像根木头似的任由文初亲吻自己,而文初同样不敢动弹,光是这样单纯地吻着方浩声,就足以耗尽他所有的想象力。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半分钟,终于因为窒息而松开了彼此。

文初盯着方浩声冒汗的鼻尖,脑袋里轰隆隆闹成一团——这可能是他这辈子最糟糕最滑稽的一次亲吻了。

方浩声有些诧异地张开了双唇,好像对自己方才竟和文初在接吻这件事相当难以置信。嘴唇上的热度蔓延到双颊,随即烧遍了整张脸。他撇开视线,不敢看撑在自己正上方的文初,却突然觉得熟悉的气息再次朝自己贴近。

他慌忙抬手,捂住了文初的下半张脸,转念一想却觉得自己的这番举止更加荒唐,可挡都已经挡了,放下又算什么?于是两人便尴尬地僵持在原地,直到文初微微张了张嘴,热气扑打在方浩声的掌心,他才碰了炭似的飞速收回手。

文初一个翻身,转而坐到了方浩声的身边,两人之间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尴尬和羞赧。偷偷用余光打量了好一会儿,他才转过身,直面盯着天花板放空的方浩声:“跟我接吻,感觉奇怪吗?”

方浩声认真想了想,摇摇头。他坐起身来,同一脸欲言又止的文初对视:“既然如此,我们是不是可以在一起?”

流畅的手语堪比惊天巨雷,轰的一声敲在文初脑袋上。他花了至少二十秒才理解方浩声的“在一起”是什么意思。自己当然是一身轻松,可是作为方氏集团继承人的方浩声,真的可以轻易地做到“在一起”吗?

文初不敢应,他习惯了退让,永远也下定不了决心迈出最后一步。他最怕的就是自己带着善意迈入方浩声的生活,最后却将他的人生搅得一团糟。

“你是不相信我吗?”方浩声两眼晶亮亮,却看不出神情。

文初绷紧了脸,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就是你不喜欢我,”方浩声有些恼火,“你还在因为梦里的事生气,是不是?”

当然不是,在梦里我爱你胜过恨你,否则我怎么会因你的痛苦而剜心刻骨。于是文初再次默然摇头。

得不到答案的方浩声恼怒地抓紧了文初的肩膀,屈膝坐到了他的怀里,居高临下地俯视,眼里带着肃然的威严。他猛地低下头,撞上了文初的嘴唇,趁他倒吸一口冷气的空档儿,毫无章法地将自己的舌头抵在文初的齿缝间,却找不到攻城略地的法门。他不满地哼了一声,掉转方向,在文初的酒窝上重重咬了一口,双手胡乱撩开他的前襟,掌心擦过前胸和小腹,最后有些犹疑地落在了文初的裤腰带上。

他揪紧了金属扣,气势汹汹地瞪着文初,可胸膛不住的起伏和口中的低喘,令他的神态很没有威慑力。

“难道我这样亲你、摸你,”方浩声艰涩地发声,“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吗?!”他双唇湿润,两颊泛红,眼角带着湿气,长睫微垂,目光也不堪重负一般颤抖起来。

文初着了迷似的盯着满脸飞红的方浩声,忍不住抬手揩去他唇上破开的血痕,按着他的腰,身下热得发硬的部位在他的臀缝里一滑而过。

“你说我,会不会有感觉?”

他一把揽住方浩声的肩膀,将他推倒在地,俯身再次吻上他的双唇。他吮吸着唇上的伤处,继而小心翼翼地将舌尖探入方浩声的唇舌之间。他才刚刚洗漱完毕,嘴里满是牙膏特有的洁净清甜的薄荷味,让人欲罢不能。

“嗯……你……”方浩声有些难耐地用手抵着文初的胸膛,试图从热烈的亲吻中汲取一丝空气。文初当然感觉到他的呼吸逐渐急促,于是便很贴心地稍稍撑起肩膀,抬高脑袋,正欲给他一点喘气的空间,没想到才刚一抬头,后脑勺就撞上了实木的桌角。他痛呼一声,不轻不重地在方浩声的下唇上嗑了一下,两人都皱起眉头,顿时便从混乱的情欲中清醒了过来。

原来他们吻得忘我,早已挪到了桌边。

方浩声模糊的视线终于重新聚焦,发现自己胡天胡地的场景正是自家餐厅,赧然的水红色逐渐从脖子根蔓延到耳后,最后整张脸都涨红了。

文初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将他从地上拉起来,姿势别扭地蹲在一旁:“一开始可是你先亲我的。”

方浩声读了他的手势,脸更红了,快速瞥了一眼他身下鼓起的小帐篷,塞给他一包纸巾,自己则朝着侧卧的卫生间逃窜。

然而他还没跑几步,就又被文初抓住了腕子。他回头一看,却见文初扬唇一笑,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

“现在我是不是可以要你对我负责了?”

听了这话,方浩声恨不得一脚踹向满脸险恶的文初,可顾及到自己和文初的生理问题,他还是咬咬牙,狠狠瞪了一眼,转身逃离。

文初笑看他远去,眼神却有些黯淡,正打算往卫生间走去,却发现方浩声不知何时又走回自己面前:“文初,你总说我不该妄自菲薄,其实这句话应该说给你自己才对。想要的东西,就要去拿。”

“我愿不愿意让你踏入我的生活,是我的事,不需要你操心。你已经够好了,不要再在感情面前畏缩不前,我会很生气的。”



TBC.

救命这么ooc的东西是谁写的啊肯定不是我

评论 ( 4 )
热度 ( 13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