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衍生】天梯(五)

前文:


五、

方浩声虽然处于“退休”状态,但毕竟名声在外,很快便有周边的教育机构邀请他兼职音乐教师。和以往在乐团的训练、学习不同,作为普通的老师,方浩声更多接触的是丝毫不通乐理,却天真烂漫的孩童。孩子们也很喜欢这位瘦瘦高高的帅老师,知道他听不见,便时常画一些歪歪扭扭的卡片塞到方浩声的怀里,然后扭着小屁股躲回钢琴背后。

每每同文初提起这些事,方浩声就会拿出夹在书里的卡片,炫耀似的在他面前晃一圈,脸上带着快活的笑。文初盯着他眉眼弯弯,忍不住出神。

“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看啊?”方浩声察觉到文初的走神,有些不满地给了他一肘子。

文初笑笑:“方浩声,你有没有觉得你变了很多?”

方浩声回望文初熨帖的笑,不由得点了点头:“我的确觉得心里轻松了很多。原来做个普通人也很快乐。”

“哇,你说这话好矫情,”文初撇了撇嘴,“让我这样从头到脚都平凡到尘土里的人情何以堪啊?”说着他便故作恼怒,快步往前走了一小段。

方浩声慌忙拉住文初:“我不是说你……”

“好啦好啦,我是这么小气的人么?”文初登时憋不住劲儿,两颊绽开笑意,“而且像我这种天选之子,当然不会比你差!”说着,他就把方浩声拽进了街边的面馆,“这家店是我前两天刚发现的,老板是香港人,饭食都是很正的港味。”

方浩声有些忧虑地看向不远处的小区,只消一眼,文初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他将菜单摆到方浩声面前:“我早就跟娇姨通过电话,邀她一起吃饭。不过她嫌我们下班太迟,等得不耐烦,早就冷酷无情地点了外送。所以你就不用担心啦!”

看着文初皱起一张包子脸,方浩声忍不出笑出声,有些好奇地问:“你和娇姨这样,不会生疏吗?”

“怎么会,我可是被她亲手养大的,”文初理所当然地回答,“而且就算亲如母子,我们也有自己的日子要过,一天到晚迁就对方,岂不是很痛苦。”

方浩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你每天晚上来找我,算不算是迁就自己?”

文初狠狠呛了一大口水,连带着整张脸都发红,他狼狈地擤了一把鼻子,一边咳嗽一边解释:“当然不是了。我自己也要吃饭,跟你一起只是顺路而已。”而且跟你在一起,根本就不痛苦!

是吗?方浩声挑了挑眉,并没有继续追问,心照不宣地端起面前的茶水啜饮了一口,看着文初仍旧涨红的脸,突然心情大好。文初瞥见他眼角止不住的笑,恍然大悟,朝方浩声鼓鼓的脸颊伸出魔爪,不轻不重地掐了一把。

“好啊,你居然调戏我?”文初敲了一下方浩声的额头,转过身接过老板送来的煲仔饭。

“你们俩感情真好啊。”店老板笑呵呵地替他们添了两碗汤。

“那是当然啦,”文初冲方浩声眨了眨眼,“要是没了我,他都不知道怎么活嘞。”

方浩声摇了摇头,冲店老板无奈地笑笑,眼角余光却瞥见了一个小小的身影,跌跌撞撞地迈过门槛,险些撞上桌角。方浩声见状,急忙站起身来,两只手一捞,便把那小小的团子抱回桌边。

小孩子肉肉的脸一挤,原本是要哭的,可抬头一看却是熟悉的面孔,硬是把哭腔咽回肚子里,又软又嗲地拖长了音:“方老师!”

接收到方浩声求救似的眼神,文初轻咳一声,开口道:“小朋友,方老师听不见你说什么的。”

小团子十分夸张的恍然大悟了一番,低着头道歉:“方老师,对不起,我忘记了。”

都说了他听不见,你道歉有什么用啊?文初哭笑不得地看着委屈地缩成球,蜷在方浩声怀里的小团子,温声问道:“这么迟了,你怎么一个人在外面跑啊?”

“妈妈刚才明明在我前面的,可是我一闭眼,她就不见了,”说着,小团子又要哭起来,“我肚子好饿,以前妈妈都是带我来这里吃饭的。”

现在居然还有这么粗心的家长吗?文初默默腹诽,并简短地将小团子的话翻译给方浩声。方浩声想了想,自己只是兼职,并没有家长的信息,不过既然这孩子对周围很熟悉,那么住处应该不会离得太远。

“小朋友,你叫什么啊?”文初笑眯眯地问道。

小团子却缩了缩肩膀,有些警惕地看着文初,一字一句道:“妈妈说,要是有陌生人这么对我笑,一定就是坏人。”

文初:“……?”

这算是什么教育方式啊,自己一看就是好人好吗?!这厢文初气得七窍生烟,方浩声却被这对活宝逗得憋不住笑,揉了揉怀中小团子的脑袋。小团子抬起头来,滴溜溜的眼睛盯着方浩声,好像有些明白他的意思,板起小脸:“好吧,跟方老师认识的都不会是坏人。我叫顾毛毛,你叫什么呀?”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文初比划着问方浩声:“这孩子到底叫什么?”

方浩声好容易在无止境的憋笑中喘口气,小虎牙嚣张地在嘴角露出两点尖尖。

“他叫顾惜晴。”

顾惜……晴?文初皱起眉头,这个名字似是而非,有七分熟悉,却带着三分的别扭。正当他陷入纠结沉思的时候,顾毛毛小同学很不乐意地再次开口问道:“我都已经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你怎么不理我?”

“呃,我叫文初。”他和方浩声无奈地交换了一下眼神。

“那文初哥哥,今天晚上我们吃什么呀!”顾毛毛丝毫没有见外的意思,舒舒服服地坐在方浩声的大腿上,大眼睛晶亮亮地看着文初。

文初一副被击败的神情,垂着脑袋问这位小祖宗:“你想吃什么呀?”

顾毛毛皱着小脸打量菜单,指着上头最大最显眼的三个字问道:“什么叫做煲仔饭?”

煲仔饭?文初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刻意压低声音:“你读一读这三个字,不就知道了?不听话的小孩子都会被抓去做成煲仔饭的!”

随着文初的脸越贴越近,顾毛毛的眼睛也越瞪越大,咿呜呜地将脸埋在方浩声的胸前,手脚并用地试图进一步爬上他的肩膀。方浩声瞪了文初一眼,垂眸看向吓到腿软的顾毛毛,明明是想开口安慰他的,可顿了好一会儿,还是朗声大笑。

他这一笑,故弄玄虚的文初和涕泗横流的顾毛毛都静了一静,顾毛毛湿漉漉的脸贴着方浩声的耳畔,转过头用力地把软软的嘴唇压在他的脸颊上。

“方老师笑起来真好看!”他长长的睫毛被泪水黏成一络一络的,“文初哥哥一定是骗我的,现在没有人会吃小孩的!”

文初噗嗤笑出声:“那你还被我骗?”

“大人骗小孩,羞羞羞!”

说着,这一大一小又要闹起来,方浩声连忙将试图踏上桌面的顾毛毛拦了下来,往他嘴里塞了一块排骨:“文初,你问问他家在哪里,我们好把他送回去。”

顾毛毛一边嚼着肉,一边哼哼唧唧地形容:“往前走,拐过三个弯,就能回到我家啦。”

“那是往左拐,还是往右拐呢?”

“有时候往左拐,有时候往右拐啊,”顾毛毛自作聪明地抬起了下巴,“出门的路和回家的路是相反的,你妈妈没有教过你吗?”

文初沉默地看着顾毛毛,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怎么办?我看他也记不清自己家的方向。”

“丢了孩子,家里人一定会着急报警,我们还是先把他送到派出所吧。”方浩声看着食欲旺盛的顾毛毛,一时之间无语凝噎,抽了几张纸巾,替他揩去了嘴边的油渍。

 

TBC.

昨天把腿摔了,老天爷都把我按在桌子前写文(跪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