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衍生】天梯(四)

前文:


四、

发生什么事?方浩声苦涩地笑了笑,除了勾心斗角利欲熏心,自己还能有什么事?

一个小时前,他接到了一通来自父亲的视讯,屏幕那头的男人不顾方浩声微弱的听力,兀自大发雷霆。方浩声垂着眼坐在电脑前,等父亲发泄完怒火,才冷清清地抬眸,有些挑衅地看向摄像头,磕磕绊绊道:“你是不是忘了,我的耳朵有病。就算你骂得再难听,我现在也听不见。”

方父一摔手上的文件,从屏幕外扯进一名手语翻译:“把我的话翻译给他听!”

方浩声冷冷地看着那名翻译战战兢兢地比划着手指,不为所动。

“我现在听不见,没法继承方氏集团。”

“胡说,不管你是聋的还是哑的,都得给我回来!”方父指着屏幕,冲那名小翻译喝道,“你跟他说,他是我方家的儿子,现在我们方氏集团需要他,他就必须得回到我身边!”

“你想要我回去,我就得回去;陈雨要我走,我就得走。哦,是啊,你们多伟大多了不起,千万家产前呼后拥,我呢,我凭什么就跟狗似的任由你们呼来喝去?!”

方浩声绷紧了身体,双肩发抖,两眼通红,好像恨不得穿透屏幕给方父来上一拳。他指着斜躺在角落里的小提琴,鼻音哽咽:“我知道陈雨只是利用我,可我是真心喜欢音乐,所以我心甘情愿被她骗。可你是我爸啊,难道除了血缘、除了方家的产业,你就不能对我有一点点的尊重吗?我不是你们手里的工具啊!”他腾地站起身来,桌边的水杯滑落下来,稀里哗啦地碎了满地的玻璃。

这么多年来,方浩声在父亲面前永远扮演的是一个温顺体贴的角色,从未发过这样的脾气。方父一时语塞,也端不住最初那副咄咄逼人的气势,软言道:“你如果现在不想接任,那就再等等。可不管怎么说,你也该早些回家。放着好好的别墅不住,到外头当什么音乐老师,租些不三不四的公寓,要是被媒体拍到了影响多不好!”他顿了顿,连忙又添了一句,“何况你一个人也不安全,爸爸会担心的。”

“我住的地方很好,不需要你操心,”方浩声回绝了父亲的意思,“这么多年我在奥地利一直独居,知道怎么照顾自己。”

“浩声,我……”

“爸,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方浩声俯下腰,勉强扯了扯嘴角,“可是我真的不想一辈子受人掌控,等我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我一定会回到方家的。”说罢,他便迅速关上了镜头,瘫倒在沙发上,两眼无神地盯着光线细碎的吊灯。

自己真的还能找回想要的东西吗?一个失聪的音乐家,根本就是个笑话。方浩声心里明白,对父亲说的这番话既是骗人,也是骗己,他不过就是个逃避责任和现实的懦夫罢了。

寂静从四面八方朝他压下来,方浩声揪紧了沙发垫,猛地瞪大了眼睛,冲进卫生间将水龙头开到最大,把脸埋进冰凉的水里。清水呛进喉管的火辣痛感让他略微清醒了些,他望着镜子里面无人色的自己,心底里突然钻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惧——如果我死了,说不定我自己都感觉不到。

方浩声双手湿漉漉的,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却不知道该拨哪个号码。他趔趄两步靠在墙上,眼前却突然闪过文初的脸。

于是怀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他顶着夜风走到了文初的住所,按下门铃,此时便圈坐在毛绒绒的沙发上小口小口地吞食着面条。

半温的大海碗被轻轻地放回桌面,方浩声的脸上终于浮出了些血色。文初看着他这幅拘谨的模样,颇有些怜惜地叹了口气:“虽然呢,我不该打探你的私事,不过有些东西还是说出来会痛快很多。”

文初好像总是能猜到方浩声心里在想什么似的,冲他比了个手势,转身便拐进厨房,趴在娇姨的耳边嘀嘀咕咕不知说些什么,连两颊上的酒窝都皱在一起,满脸央求。

“我真是不懂你在想什么,”娇姨有些气闷地将餐具塞进洗碗机,“有什么东西是我不能知道的?”

文初两手搭在她的后背,不住地往房间里推,嘴里还不断劝说:“好啦好啦娇姨你快去休息,接下来就是我们的男人时间啦!”

目送娇姨关上房门,他长出了一口气,“啪”地一声关掉大灯,将一头雾水的方浩声拉到落地窗前,缓缓掀开窗帘。路灯、霓虹灯和高楼玻璃面上反射的万家灯火刹那间由远而近亮起来,仿佛满天星光倾倒在灰黑的柏油马路上。

“我知道有些东西你不想让外人知道,所以,”文初的笑脸在温驯的夜色里散发着动人的光彩,“现在到处一片漆黑,我什么都看不见,不管你想说什么都可以。”

方浩声深深地看了文初一眼,走到落地窗前,眺望着车水马龙,心中突然无比的平静。他抓过文初的手,两人一起盘腿坐在窗外透进的微弱灯光下,很认真地将自己这两年来的心结倾吐而出,轻而易举地让文初走进了自己的世界。

他一边缓缓地变换着手势,一边看着文初安静的脸,心里竟是前所未有的满足。或许眼前这个人和别人真的不一样,他给予自己的是充满尊严的关怀,而非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同情和利用。

同样的,在文初眼里,方浩声并不是一件残次品,他只是一时困顿,就像自己以前同样陷入过无声的深谷。他尝过最隐秘最不可与人言的苦,所以他也最懂得如何去抚慰同病相怜者的痛处。方浩声袒露的心声,何尝不是文初这么多年来不曾说出口的剖白?

窗外的灯逐渐暗下去,他们两人的影子在逐渐模糊的黑暗中依偎在一起,呼吸声也逐渐归于平静。两个生活或曾生活在无声世界里的人歪七扭八地倒在一块儿,月光淌在他们身上,柔和却又生机勃勃。


TBC.

终于结束煽情,可以开始搞笑日常了1551


评论 ( 4 )
热度 ( 17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