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衍生】天梯(一)

大家好我来卖一下安利,请问有没有朋友嗑文初哥哥和方浩声这一对衍生呢,聋哑人组合,可甜可虐可商战,虽然方浩声哥哥还没播出但是我真的按捺不住自己的手了!!!!!实在不行播了我改!!我删!!!

好了我控制一下情绪,请各位先吃一口安利,推荐沙妮妮的视频!

【戚顾现代之异国幽梦】电灯胆


一、

很多人说文初高大英俊,却命运多舛,实在是老天待他不公。但是这么多年,文初能安安心心地度过这么多波折磨难,全然是因为他一颗甘之如饴做凡人的平常心。因此不论身边的阿公阿嬷如何惋惜,他总是笑出一对圆酒窝,眨眨眼,说两三句好话便哄得对方笑逐颜开,自然也就忘了操心的初衷。

但是人生总像是一个充满奇妙的圆环,好比两年后君好还能回到澳门同自己重逢[1],两天前腊味店老板方叔居然拖着自己去见了个“大客户”。

对方许是多年前在电视一角见过文初这位手语播报员,印象深刻。不仅如此,那位老板大概真的以为他是个聋哑人,竟比着不中不洋的手语,邀请自己到大陆做手语翻译。

文初见了他这幅窘迫的模样,禁不住当场便笑了出来,朗声道:“这位老板,我的哑病两年前就治好了。你同我说话,可以直接开口,国语我也会一点的。”

对方愕然,又颇有些遗憾,转过头用普通话飞快地同方叔嘀咕着什么,眼角余光不住瞄着面含笑意的文初。方叔只听不说话,不住地点头,最后指了指温和地站在一旁的文初,道:“赵老板,这臭小子逗你开心呢。他这几年一直在康健中心做义工,手语一点也没落下!”

赵老板欣喜地看向文初,用不地道的粤语问:“你会说话?那就更合适了!你是不是担心薪酬不够?放心,我们方氏集团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包吃包住,你想要什么环境,我都尽量满足。”

文初笑着摆摆手:“我不是想占老板便宜。只是这么多年我都在澳门过得好好的,无由来地抛下亲人朋友到大陆去,怎么说得过去?何况我还有娇姨。她将我养这么大,我怎么能把她一个人抛在澳门不管呢?”

“既然如此,那就把家里人也接过去!左右不过多个房间的事,上海的生活环境,不会比澳门差的。”赵老板还是不依不饶地劝道。

文初仍旧笑着摇摇头,推脱自己再考虑两天,待赵老板业务结束,打算返航上海的那天再给他答复。赵老板走后,方叔还凑到文初身边,拍了拍这个年轻人的肩,道:“阿初啊,我知道你记挂君好和娇姨,可你也是这么大的人了,该有自己的日子。方叔知道,你是个聪明人,又肯学会学,这么好的机会可不是天天都有的。”

“方叔,我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人一辈子福分有尽数,天上掉这么大的馅饼,我怕会亏损身边人的福分啊。”文初笑眯眯地绕过方叔,继续打理桌面上的残羹剩饭。

方叔见他这幅模样,不由得叹了口气:“你一辈子吃的苦还少么?老天爷再不给你些福分,才是不开眼。”

文初手下动作一顿,强颜欢笑道:“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还揪着旧事不放,这么喜欢看我玩笑啊?”

“不是想看你玩笑,方叔是替你不值,”方叔一边清点账目,一边摇头,“君好的事早就过去了。就算她曾来澳门找你,最后还不是被你送到机场的?文初啊,你待他人好,偶尔也要待自己好些。”

君好那件事过后,文初起码听身边长辈念了二十遍大同小异的说辞,一个两个都跟他要孤独终老似的。文初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玻璃镜里的自己,眨眨眼,挤出一对人见人爱的酒窝。

自己怎会没有人要呢?虽然君好的事的确是自己心中抹不去的坎儿,但毕竟这么多年过去,自己又早在两年前了结夙愿,对远在海外的君好,文初心中的感情早已从男女情爱返璞成了最早的兄妹之情。

他之所以这么些年不去找个伴侣,不仅是担心爱侣对娇姨抱以侧目,更是害怕找寻带来的挫败感。与其到最后不得不承认世上无人同自己般配,不如将自己圈在小房子里,好歹还残余一些浪漫的幻想。

文初心事重重地将手头的工作交接到下一名兼职手中,三拐两拐便回到了这么多年都未变的楼层。推开门,却发现娇姨不像往日一般煲剧或是做饭,全然一副正襟危坐的态度,两肘撑在桌面上,苦着一张脸看向文初。

还未等文初开口询问,娇姨眼角便留下泪来:“阿初,是不是娇姨又拖累你了?”她一边哽咽,一边用指节揩去两颊的泪水。

这么多年来文初鲜少见过这幅阵仗,顿时慌了神,抽了一大把纸巾,坐到娇姨身边:“娇姨,你这是做什么?你什么时候拖累我了,谁跟你说的这种话?”

娇姨接过他手中的纸巾,黯然看向犹自亮着的手机屏:“腊味店的老方都跟我说了。若不是因为我,你怎会不肯去上海?你这么年轻,还有大把的机会,却被我这个老不死的给拖累了。我真该死!”

文初连忙握住娇姨冰凉凉的手,拼命摇头:“娇姨你怎么说这种话,如果没有你养我这么大,我早就流落街头了!你就跟我妈一样,替你养老是我本分,也是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说什么拖累!”

“可是你明明有这么好的机会,你不去我便很内疚,总觉得是我害了你,”娇姨恳切地看着犹豫的文初,“你去试试,去外面闯一闯,也算是娇姨的心愿。”

“可是上海离澳门这么远,我怕你过不习惯,我……”

娇姨不容置喙地打断了文初的忧虑,继续伤心欲绝:“你这么说,我这个老婆子就真成了你的拖油瓶了!你把我当妈,我也把你当儿子,当妈的哪能看着儿子一辈子被自己困住!我,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娇姨!”文初手忙脚乱地挡住她以头抢桌的动作,“我去上海,我去就是了。你别再闹了!”

话刚说完,娇姨立马笑开了花,还未擦净的泪水停在眼角的沟壑里,倒更显得孩子气。文初哭笑不得:“娇姨,你这是哪里学来的戏码,唱苦肉计啊?”

娇姨自得地一笑:“当然是我自己想的。”

文初抚额:“早就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你什么时候变成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怨阿嬷!”

“噢,你早知道,那便不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咯?“娇姨早止了装模作样的哭腔,面前的纸巾堆成小山,“你从小就这样,遇到好事只会让不会抢,到头来还不是要娇姨替你操心!”

都说老小孩,果然人老了,做事想法都跟小孩子似的。文初看着欢喜的娇姨,心底暖流翻涌,这么多年过去了,始终牵挂自己爱护自己的便只有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娇姨。他上前扶住娇姨的双肩,缓声安抚道:“知道娇姨你关心我,但是这种大事还是要慢慢安排。你也不想这么仓促地就离开澳门吧?”

“什么仓促不仓促的,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哪里容得你这么八婆!”娇姨瞪了文初一眼,从口袋里摸出两张机票,“哝,人家连机票都替你订好了,今晚你就给我收拾行李去。对了,明天去理个发,买身体面的衣服。”

文初看着桌面上那两张崭新的机票,顿时觉得自己踏入了险恶的社会陷阱。



[1]实际上根据电影,君好是剧版结束十四年后才回澳门找文初的,但是按照那个时间线的话跨度就太大了,因此这里将时间缩短,改为两年。



TBC.

球球各位吃口安利!我一定稳定更新!顺便催沙妮妮剪视频!!

评论 ( 14 )
热度 ( 34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