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Six Pieds Sous Terre 六英尺之下(一)

前文:

【戚顾】Six Pieds Sous Terre 六英尺之下(楔子)



CASE1.1

戚少商第二次见到顾惜朝,是三天之后。虽然期间他找尽借口到法医室门口溜达,希望能和出门透气的顾惜朝来一场偶遇,可惜,明月不照汴京路,顾大法医着实是在法医室里扎了根,汴京市又风平浪静到连抢劫案都屈指可数,于是戚少商只能咬牙切齿地蹲守在法医室门口,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搭讪的理由。

不过在这段日子里,他倒是跟局里的其他同事打得火热。

汴京分局虽然小,但也是五脏俱全,全局上下林林总总数全了也有二三十人,常留在办公楼里的有四男一女,一个省局调下来镇场子的铁游夏,诨名“铁手”,三个刚毕业的毛头小子,剩下的那一枝独秀,便是局里唯一的后勤和通讯员——英绿荷。她柳眉一挑,红唇一翘,很是有些风情,甫一见面就挽住戚少商的胳膊不放,问东问西的,恨不得把他祖宗十八代全给扒拉出来。

铁手见状,在一旁打趣道:“英子,你这是寻夫家呐?”

戚少商顿时尴尬得面红耳赤,慌忙想推开英绿荷,谁知她却是脸不红心不跳,不依不饶地贴着戚少商,娇滴滴地横了铁手一眼,道:“我就算是寻夫家,和铁局又有什么关系呀?”说罢,又亲亲热热地挽住了戚少商的胳膊。

铁游夏皱了皱眉,道:“英子,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戚局可是有女朋友的。”

英绿荷闻言,只撅了撅嘴,白嫩嫩的指尖在发梢上卷了卷,翻了铁游夏一眼。

“铁局你都想到哪儿去了?我不过是和戚局打好关系嘛,戚局是从省厅下来的能人,哪里看得上我们这帮土包子?”

听见“女朋友”三个字,戚少商不自然地咳了一声,把手臂从英绿荷怀里抽了回来。

“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先走了。”

英绿荷见他又往走廊深处的法医室走去,心里颇有些不满,忿忿喊了一声:“顾法医有时候半个月也不出门一趟,戚局你何苦用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言下之意自然是自己这儿有热腾腾的胸脯等着他贴呢。

可戚少商偏偏不吃这一套,不过他说话倒不似铁手那般耿直,挤出一对酒窝,玩笑似的调侃道:“他如果真的十天半月不出来,那我不去守着他,到时候出来的不就是具干尸了!”

英绿荷看着戚少商这幅语笑晏晏的样子,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娉婷而去。

戚少商走到法医室门口,正想敲门,没成想这次门竟自己打开了,顾惜朝毫无人色的半张脸从他面前掠过,再次吓了他一大跳。顾惜朝显然也没想到门外有人,满脸的讶然让他稍微沾染上了些烟火气。但他很快绷住脸,冷冷道:“你就这么喜欢蹲在门口吓人?”说完他便转身,朝着警局门口走去。

戚少商连忙抓住顾惜朝的手腕,问道:“你去哪里?”

顾惜朝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冷笑一声,反问道:“你又为什么在这里?”

“我闲人一个,爱去哪里就去哪里,”戚少商面不改色,“你怎么出来了?”听他这话,倒有点顾惜朝不宅在法医室就不正常的意思。

“我也是闲人一个,爱去哪里就去哪里,不行吗?”顾惜朝不悦地皱起眉头,自顾自地往外走。不知戚少商哪里来这么大的力气,蛮牛似的抓着顾惜朝的手腕不放松,活像只让人恼火的血蛭。顾惜朝狠狠瞪了戚少商一眼,刚想开口继续驳斥,转念又想起上回两人的纠缠,恨恨松了口:“屋里泡面没了,我去便利店买两盒,你满意了吗?”

戚少商掐紧他细瘦的腕子,语重心长道:“天天吃泡面,对身体不好。”果不其然,他刚说完这句话,顾惜朝就抛来一记眼刀,他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要去哪里,我跟你一块儿去。”

顾惜朝顿时觉得胸口窜上一团无名火,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戚少商:“你以为你是谁,新官上任三把火,就要天天管着我吗?烦不烦啊你!”

他本以为这样一闹,戚少商下不来台,怎么也要官威发作训自己一顿,随后自己便能顺理成章地摆脱他了。谁知戚少商神色不变,不容置喙地盯着他的眼睛,重复道:“我陪你一块儿去。”

顾惜朝此时真是有理说不清,这个戚少商软硬不吃,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自己一拳出去打在软绵花上,只能憋着满胸口的闷气,自顾自地往前走。

身后踢踢踏踏跟随着的脚步声怎么听都让人心烦,顾惜朝不由得加快脚步,却在门口被一个宽厚的身影挡住了去路。这时候的他一点就炸,可还没来得及开口斥责,后头赶上来的戚少商就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扯到自己身后。

走远了,才看清挡在门口的并非警员,而是个神情恍惚的高大男人,格子衬衫破破烂烂地挂在身上,胸前血迹斑斑,脸色惨白,手上还抓着根铁棍。

戚少商神情一冽,威然道:“先生,您有事吗?”

那个男子好像忽的回过神来,瞪着两人看了好一会儿,神情突然崩裂,满目错乱。他抱紧顾惜朝的胳膊,软弱地求助:“警察同志,你救救我,有人要杀我!”

戚少商和顾惜朝错愕地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即不动声色地拉回顾惜朝。

“这位先生,您先冷静一下,现在你已经安全了,”戚少商冲他伸出手,试图接过那根铁棍,“你先把武器放下,我带你去立案。”

男子犹豫地看了戚少商一眼,大概觉得他看起来颇有几分可靠,于是沉默着点点头,咣当一声把铁棒丢在地上,跟着戚少商走到办公室。

“英子,你过来一下,帮他立个案。”戚少商很是熟稔地招呼来英绿荷,嘱咐她好好抚慰这个奇怪的男人。

顾惜朝站在一边冷眼旁观着戚少商和英绿荷的互动,不知想起了什么,烦躁地撇过脸。戚少商忙完了,又忙不迭跑回顾惜朝身边,在一旁端详。

弓坐在椅子上的男人虽然看起来身形高大,但脸上总带着难掩的惊惧,蜷着肩胛骨,像是一只暴露在天敌面前的小动物。

戚少商好笑地调侃道:“这么大个男人,却害怕得跟个小姑娘似的。”

顾惜朝的脸色一沉,横了他一眼,好像完全没有领会到他话中的笑意:“谁规定个儿大胆子就该大?你就是这么评判犯罪嫌疑人的吗。”

“我不觉得他是犯罪嫌疑人,所以这么说他没错吧?”戚少商笑了笑。

顾惜朝意外地一挑眉:“你不觉得他杀了人?”

“他有这个胆子吗?”

“人不可貌相。”

“正因为人不可貌相,所以我才觉得他不是杀人犯,”戚少商收敛了嬉皮笑脸,“他的害怕是真的。一个连铁棒都拿不住的人,哪里来的胆子杀人?”

“你有证据吗?”

“我的直觉。”

顾惜朝嗤笑一声,和身边这个男人实在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他转身离开,朝浑身是血的奇怪男子走去。

“哇,你不信我啊?”戚少商不甘心地大喊起来,赶上顾惜朝的脚步,“我从警这么多年,直觉从来没有出错过。”

“是么?”顾惜朝停下脚步,转头盯着戚少商,“那你觉得我是什么人?”

“你是个怪人,也是个好人。”戚少商不假思索地回答。

顾惜朝一愣,半垂下脑袋:“说得倒挺准。我的确是个疯子,所以你还是离我越远越好,所有人都应该离我越远越好。”

还不容戚少商进一步开口询问,顾惜朝早已蹲在奇怪的男人面前。

“不好意思,我能对您胸前的血渍取样检验吗?”他的语气是难得一见的和善。

男人一惊,险些从座位上跳起来,但他随即看了看顾惜朝衣襟上的警徽,稍稍安下心来,最终还是蠕动着坐在原地,静静等着顾惜朝刮下一小片纤维和血渍。他怯懦地打量着顾惜朝,诺诺道:“警察同志,我没有杀人。”

“我做了检验,自然就能证明你没有杀人了。”

“你查了我身上的血,我就肯定是杀人了,”他慌乱地摇头,“警察同志,你要听我解释,你光做这些测试没用的——”

顾惜朝把文件夹往桌上一拍,眉眼间透出几分悍气,脸绷得像冰块,吓得男人大气都不敢出。

“谁说法医鉴定没用的?你凭什么说它没用?!”

眼看着顾惜朝还要发火,戚少商连忙上去拉住他:“顾惜朝,你控制一下情绪!”

顾惜朝转过头,两眼通红瞪着戚少商,眼里波光流转,情感排山倒海似的冲戚少商涌过来。戚少商一阵心悸,闭了闭眼,缓了几秒钟:“你跟他发脾气有什么用?他现在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高壮的男人瘫软在地上,战战兢兢地看了看顾惜朝,随即爬到戚少商身边,抱住他的腿求饶:“警官,警官,你救救我!”

戚少商默默挪开腿,蹲下身子,按住他不停挣动的肩膀:“到底是谁要杀你?”

男人突然愣住了,神情一阵缥缈,随后陷入错乱,揪住自己的前襟,指甲缝里猩红一片。他低头看着自己血淋淋的前襟和双手,冷不丁打了个颤,紧闭双眼喃喃自语起来。

“老婆……我杀了我老婆!”

他两眼通红,猛地张开双手抓向顾惜朝:“可是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2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