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十九)(完结)

前文: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十八)

十九、

猩红色的烟花炸开来,远处顿时传来金戈阵阵,几匹骏马踏着尘烟远远奔来。

矩易冷笑:“你们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原本乖乖帮我杀了戚少商和顾惜朝,大家就皆大欢喜。如今我叫出辽国死士,你们只能统统留下陪葬。”

“是吗?你可看清楚了,来的当真是辽国死士?”

那几匹快马越奔越近,为首的是一个华服公子,手持银素缨枪,面若冠玉,男女莫测。这样一位世家子弟本就已经够惹眼了,策马伴他身边那名红衣女子更是美得叫人挪不开眼,眉目间自有一股江湖儿女的豪气,却又高贵得教人不敢攀折。

“红泪,小妖!你们怎么会到这儿来?”戚少商惊呼。

赫连春水勒马,有些疑惑地问道:“戚少商,不是你自己写信让我们除去辽国死士,前来接应你的吗?”仔细一看,两人和赫连家的几名死士身上都带着血迹,的确是经历了一番恶战。

戚少商一头雾水,自己什么时候给小妖和红泪写过信了?他偏头一看,身边的顾惜朝嘴角挂着隐秘的微笑,终于恍然大悟:“你早就知道辽人的计划!”

“当然。”顾惜朝点了点头,把玩着手中的弩箭。

“顾惜朝你别不识好歹,若不是我们被你骗了,你又怎么会知道我们的计划!”

“驯鹰的也会有被鹰啄了眼的时候,更何况是区区一个有勇无谋的辽国将军?”顾惜朝冷哼一声,“拿来做花肥都算是便宜他了。”

戚少商突然觉得有些头大,自己怎么有点跟不上顾惜朝的节奏了呢?他难以置信地看着顾惜朝:“他们找过你?”

顾惜朝点点头。

“等等,既然你知道他们会在路上伏击,那你岂不也知道我们会来偷袭你?”

顾惜朝的脸突然红了,轻咳了一声:“我只是猜到你们会来找我,没想到辽国会有如此手段。”想起戚少商的绑匪行径,他突然绷紧了脸,厉声道,“还有,谁想得到金风细雨楼还是个土匪窝!”

孙青霞大汗,正想为金风细雨楼的名声辩护,却被一旁的清朗少年音打断,继而响起银枪入地的铿锵声。

“哪里跑!”

一个瘦高个少年提着矩易的后衣领,将他丢在众人面前,一脸自豪地看向赫连春水:“赫连大哥,我将他捉回来了!”那模样活像是摇着尾巴等待夸奖的小狼。

息红泪什么时候给赫连春水生了这么大一个儿子了?戚少商清了清嗓子:“小妖,这位小兄弟是?”

还不等赫连春水开口,这位少年便很热情地蹿到马车旁,很是郑重地一拱手,道:“在下岳飞,见过戚楼主!”他眼珠子一转,看见神情萎靡的孙青霞和一脸戏谑的顾惜朝,思忖了一下,冲着顾惜朝展开一个笑颜,“这位一定是风流倜傥的孙青霞孙大侠吧?”

孙青霞:“……?”

顾惜朝眨了眨眼,好像在判断这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到底是不是在挑衅自己,良久,抚掌大笑道:“这个年轻人我喜欢!”

戚少商头痛扶额,神情虚弱地解释:“小岳,这位是顾惜朝,他身旁的那位才是朝天一剑孙青霞。”

岳飞很大声地“哦”了一句,目光在戚少商和顾惜朝之间来回打量,问道:“果然江湖传说不可尽信,原来戚楼主和顾惜朝是好兄弟!”

一旁伫立马上的息红泪终于憋不住了,笑得花枝乱颤。

戚少商无语:“红泪,你怎么也跟着来凑热闹。”

息红泪微微一笑,道:“毕竟我们相识多年,你传书相求,我怎么能不来?”此言一出,赫连春水身边酸气蓬勃,看起来非常想用惊艳一枪痛戚少商练练手。

“好了,你就别作弄我了,”戚少商讨饶,有些紧张地看了一眼顾惜朝,“我来找顾惜朝,你不生气吗?”

息红泪睨了一眼神情冷峻的顾惜朝,凝眉道:“顾惜朝屠我毁诺诚,杀我姐妹,此等血海深仇我绝不会忘。只是眼下更当以大局为重,你送来的信中说,已经招揽顾惜朝为抗辽所用,我现在是赫连家的媳妇,怎么能凭一己私仇,坏了边关战事?更何况,”她顿了一顿,看向一言不发的顾惜朝,“既然这封信是顾惜朝假借你的笔迹所写,想来他是愿意改邪归正。浪子回头,我也不必把他往绝路上逼。”

顾惜朝冷冷地同息红泪对视一眼,硬邦邦地抛下一句:“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改邪归正。我想做什么,便做了。”

“是啊是啊,你顾大公子有这个救国救民的兴致,当然是苍天开眼,国运亨通!”赫连春水做事说话一向出人意料,他这么笑嘻嘻地一搭腔,顾惜朝竟被他噎个正着。

罢了罢了,估计普天之下只有息红泪才能把这头小妖治得服服帖帖的。

赫连春水见没人能接得住自己的茬,很是得意地一昂头,道:“我们赫连家的死士已经将前头埋伏的辽兵统统处理了,这个奸细呢,不如就做一个顺水人情,送给六扇门好了。”

戚少商很是膈应地看着矩易,不甚赞同道:“小妖,你就把这块烫手山芋丢给六扇门了?论军情奸细,应该是你们赫连将军府负责吧?”

赫连春水无辜地撇撇嘴:“我这不是怕这家伙诡计多端,我和红泪防不住他么?顾惜朝精通阴阳八卦,刚好是他的克星嘛。”

不成想顾惜朝却摇了摇头,道:“我不和你们一同上京。”

这下轮到戚少商大惊失色了,他瞪大了圆眼:“你不是想好了要跟我一起回金风细雨楼的吗?怎么又变卦了!”

“我是说过要跟你一起,但从未说过去金风细雨楼,”顾惜朝狡猾地眯了眯眼,“要帮你,不是一定要去京师的。”他叹了一声,望向逐渐沉郁下来的暮色,“赵氏江山,风雨飘摇。江南还有许多事等着我去安排。上一次我输在不留退路,这一次我不会再败。”

戚少商看着他消瘦但鲜活的面庞,肺腑搅动,喉咙生疼,涩涩道:“我不会抛下金风细雨楼。”

顾惜朝了然一笑,道:“我也不需要一个会抛下金风细雨楼的戚少商。我不会跟你走,也不需要你留下,总有一天,你会来找我的。”

戚少商何尝不知道,顾惜朝莫约是算到了江山国运,想趁早在南方培养势力,好让自己、让金风细雨楼有一条退路。但是明白是一回事,狠得下心去做,又是另一回事。

他总不会又要回到逢年过节都到天目山下蹲点的日子吧?!

顾惜朝看着戚少商一副纠结的苦相,忍不住轻笑,揪住他的衣领,将嘴唇凑到他的脸侧。

“大当家的,还有一件事,”他轻轻附在戚少商耳畔,“我知道,你不仅仅把我当知音。我也是。”

说罢便一掌击向车舆,飞身落在马上,扬鞭而去。他卷发翻飞,鬓间碎发将面容遮掩得不甚清楚,可是戚少商却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他红得滴血的耳廓。

——我也是?

——我也是!

*******

三年。

京师动荡了三年,也安稳了三年。

在这三年里,戚少商早已从“九现神龙”脱胎成了“群龙之首”,见了他的人都得尊称他一声“龙头”。他在象鼻塔顶,看春花秋月,看如花美眷,但是戚少商的心里,始终挂念着江南的一抹春意。

他让息红泪等了五年,顾惜朝让他等了五年,这也算是轮回报应么?

戚少商苦笑,接过赫连春水从边关传来的战讯,上面只有五个字:速询顾惜朝。他将那纸条捏在手心里,良久,才松开手掌,将汗湿的纸条夹进暗格。

已是初夏,北方的春天总是来得很晚。戚少商望着窗外嘲啾的春意,突然想起三年前顾惜朝红玉似的耳朵,如释重负。

于是戚少商只身打马下江南,停步杭州城外[1],流连西子湖畔楼外楼[2]。楼外楼下,凉亭长廊交错,一个书生搭着青色外衫,转头看向南下的游人。

顾惜朝笑了一笑,说:“戚楼主,金风细雨楼外还有楼,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1]最早的时候西湖是在杭州城城墙外的

[2]楼外楼实际上是清朝道光年间建造的,这里算是穿越吧(跪

END.

这是一篇两个人都开了金手指的爽文,大家看个爽就好啦

评论 ( 8 )
热度 ( 39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