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十八)

前文: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十七)


十八、

风从背后鼓动着吹上来,将戚少商和顾惜朝的衣袂高高地抛起。下落的隧道长而空旷,所有色彩统统被周遭的黑暗吸收了个干净,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声。戚少商紧紧捏住顾惜朝的手,生怕他也跟着融进这条有些荒诞的隧道。

“怎么,你害怕了?”顾惜朝低低嗤笑。

“没有,”戚少商摇头,眼睛像是一对明亮的星子,“我只是担心醒过来,再把你忘了。”

“忘了我不好么?没了江湖仇怨,九现神龙岂不更快活?”顾惜朝虽然语带讥讽,神情却温柔。

“一点都不好,”戚少商顺着他的话,半开玩笑道,“要是不恨你,我下半辈子该有多无趣?”

顾惜朝在鼻子里哼了一声,不作回应,顾左右而言他:“怎么还没到底?”

“永远留在这里也挺好的,我们把彼此之间的账好好算清楚。”

“荒谬,”顾惜朝翻了戚少商一眼,“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账好算的?”

情账。难平的情账。

戚少商还没来得及开口,后背就撞上了坚实的木板,他下意识将顾惜朝抱紧怀里,翻转身子,又当了一回人肉垫子。两人摔得七荤八素,还未看清自己的所在,倚靠着的“地面”突然一个震动,两人再次滚作一团,四肢交叠狼狈地趴在角落里。

顾惜朝好容易把自己从戚少商的怀抱里挖出来,才得以打量这趟行进中的马车。上好的促榆木交错着叠了两三层,却连榫子的痕迹都看不出;车内布置舒适奢豪,连窗边的扶手都是油光发亮的水曲柳木。

自己和戚少商不会是掉进什么蔡京之流的马车了吧?!

顾惜朝警觉地把手探向腰间的小斧,余光一闪,却瞥见了车顶上大剌剌刻着的风雨楼标识。他脸色一黑,怒视有些心虚的戚少商——这也太巧了,巧到不得不让人怀疑有人从中作梗!

于是乎小斧头变换方向,杀气腾腾地抵在戚少商喉咙口:“戚少商,你可别跟我说,这是你在幻境里神机妙算,才派了金风细雨楼来接应我们。”

“呃,惜朝,这件事说来话长,我们慢慢讲,你不要太冲动。”这下子戚少商算是全想起来了——除了两年前的千里追杀,还有莫约一个时辰前,自己近乎土匪的行径。

“是吗?那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我为什么会在金风细雨楼的马车里,还有,”顾惜朝怒不可遏地举起一根木棒,“这里为什么会有这根把我敲昏的木棒?!”

“这个主意不是我想的!”戚少商在心底对孙青霞十二万次抱歉,“是孙青霞告诉我的!他说既然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把你一棍子敲昏了带回汴京,到时候水到渠成你也不会想回去的!”

“是吗,他告诉你,你就跟着做了?你还真是听话啊,”顾惜朝阴阴一笑,“戚大楼主好大的威风啊,黑吃黑吃到我头上来了?”

“我真的不知道会搞成这样!”戚少商叫苦不迭,明明自己算好了时辰,在马车里燃着迷香,顾惜朝本不该在中途醒来,而且还是全副武装地拿着小斧头威胁自己的!老天呐,既然幻境里万事万物皆为虚幻,到底为什么能让顾惜朝把神哭小斧带回来?!

顾惜朝看着戚少商变换的脸色,冷哼一声,收回了小斧:“事有轻重缓急,我暂且不跟你计较。”

戚少商松了口气,连忙转移话题:“天底下能在小孙眼皮子底下暗算我们的人屈指可数,又是和辽国相关,你可有头绪了?”

“在乾坤阵法面前,剑术并无作用。”顾惜朝掀开竹帘,推了一把昏昏欲睡的孙青霞,朝戚少商递去一个“我就知道”的眼神。

半睡半醒的孙青霞疑惑地看着两人的互动,有点搞不清楚状况:我才打了个盹,他们俩怎么就化干戈为玉帛了?

顾惜朝一把抓过他手中的缰绳,顺便厉了他一眼。孙青霞背后一阵发毛,有所感应地看向戚少商,果然看见他沉重地点了点头,心里更是一片凄凉。戚少商你个没义气的,这么轻易就把我出卖了。果然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就算祸害的对象是个大魔头,老天爷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三人各怀心思,马车却很快停在了路中央。风吹簌簌,路旁的草丛却纹丝不动。戚少商的怆白雪亮的“痴”剑敲了敲车轸,道:“各位朋友,不妨出来聊聊。”

草丛晃动几下,从里头一个接一个蹦出了一大票手持刀枪棍戟的江湖人士。戚少商无奈地和顾惜朝对视一眼,百来号人能滴水不漏地藏在这么个小草垛里,还真算是本事。

为首的大汉拄着大刀,开门见山:“戚楼主,我们是来杀顾惜朝这个魔头的!”

戚少商觉得有些荒谬,自己这个大债主还心平气和地同仇人共乘一辆马车呢,这群非亲非故的闲人到底是在操哪份心啊?

还不等他组织语言反问,嘴巴比刀子还利的顾惜朝开口道:“既然是来报仇的,那请问各位和顾某有什么仇什么怨?连云寨、雷家庄、毁诺诚都还在各位前头排着呢。要不你们也扯个牌子,等他们报了三刀六洞的大仇,再找个喜欢的胳膊大腿什么的,捅我几刀出出气便是了。”说着,他很是无辜地摊了摊手。

那群江湖人士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他们的确和顾惜朝无仇无怨,只是想借杀顾惜朝为由,在江湖上出个风头,顺便让金风细雨楼欠自己一个人情。

顾惜朝环视众人,冷笑道:“既然各位说不出个所以然,凭什么取我性命?我顾惜朝也不是谁都能杀得的。何况,”他眼神一闪,瞥见了人群中一个熟悉的身影,拉长声音继续道,“各位能在今日聚在一起,恐怕不是巧合吧?”

“不错,他们的确是我找来的!”矩易倒是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走出人群,“不过,戚楼主和顾公子同乘一辆马车,恐怕也不是巧合吧?”

是啊,戚少商和顾惜朝可是一对全江湖闻名的大仇人,如今不仅心情气和地打照面,甚至同乘金风细雨楼的马车,这岂不是天下第一怪事么?

“当然不是。只不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能同仇敌忾,还多亏了这位少侠啊。”戚少商笑眯眯地看着矩易。

矩易脸色一黑,但随即又恢复常状,毕竟就算戚少商和顾惜朝讲幻境一事说出来,也只会被人当作失心疯。他看了一眼明晃晃写着财大气粗的马车,道:“如此说来,戚楼主还真是心胸宽广,连背信弃义的仇人都可以放过!不知道午夜梦回,戚楼主会不会听到兄弟惨死的哭喊声,是否还记得毁诺诚枉死的无辜少女呢?”

此话一出,戚少商还未有反应,反倒是顾惜朝先将拳头捏得嘎嘣作响。他不后悔自己做过的事,但是这不代表可以旁人可以随便把自己的伤口揭开。但是这种情况下,他一旦出手,就什么都说不清了。

戚少商瞥了一眼顾惜朝发青的脸色,默默叹了口气,道:“我当然还记得。但是顾惜朝这个人,我放不下。”

顾惜朝被这话吓了一跳,放不下——放不下什么?是仇还是爱?他不敢细想,很快又听见戚少商接着说:“何况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顾惜朝了,我此次来寻他,就是想借他的兵法一用。与其让他误入歧途,不如给他一条新路得以施展才能。如今宋辽两国战祸频繁,不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么?他的《七略》我至今还留着,其中兵书战法心得百读不厌。”

这本书……他竟真还留着。顾惜朝心中百感交集,偏过头看向满脸正义的戚少商,突然觉得这个人真是狡诈,居然能用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掩盖自己的私心。

偏偏那帮子江湖豪杰很吃家国天下这一套,连戚少商都摒弃私仇舍小为大,他们如果还为了这点江湖声望搞得国破家亡,岂不是要遗臭万年?

众人窸窸窣窣地议论起来,显然萌生了退意。

戚少商趁热打铁:“顾惜朝已经应下金风细雨楼的邀请,那么是谁想害他,便不言而喻了吧?”

孙青霞听得一头雾水,自己和戚少商不是来强抢顾惜朝的吗,顾惜朝什么时候答应和楼主合作了啊?顾惜朝则是又好气又好笑,有时候信誉一向良好的人扯起谎来,还真是很能唬人。

于是乎众人的眼神便落在矩易的身上。好几个大门大派的帮主门主开始在肚子里嘀咕,的确,若不是他说本帮的死对头对本次行动十分热衷,自己怎么会来凑这个热闹!

矩易顿时成为了众矢之的,色厉内荏地吼道:“是我挑拨又如何!顾惜朝……顾惜朝他杀我亲友,我替他们报仇还不成吗?!”

“是吗?大当家的,我以前把你撵到辽国,还端了辽国皇室的老窝吗?我记不清了。”顾惜朝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支弩,炫技似的在众人面前晃了一下,随即收回怀中。

旁人不明所以,矩易却登时变了脸色,脱口而出道:“你怎么会有我的——”他把下半句话憋回了肚子里,可但凡有点心眼的人都听得出其中的蹊跷。

顾惜朝人畜无害地笑了笑:“是啊,你的弩怎么会在我手里,上面怎么又这么凑巧地刻着辽国皇室的纂刻呢?”

戚少商老神在在地转了转腕子,走江湖的,谁还不学两手劫富济贫的法门?当初几人在幻境中缠斗,自己便受了顾惜朝的暗示将这把弩箭顺手偷来,没想到真的被他算中了。

矩易僵在原地,自己带来的刀枪剑戟现在全指向自己,他抽了抽嘴角,扯动袖中机括,一支暗红色的响箭冲向天空。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7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