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八)(完结)

前文:

【戚顾】一个小段子

【戚顾】还是小段子

【戚顾】桃李春风(三)

【戚顾】桃李春风(四)

【戚顾】桃李春风(五)

【戚顾】桃李春风(六)

【戚顾】桃李春风(七)

【戚顾】桃李春风(八)

【戚顾】桃李春风(九)

【戚顾】桃李春风(十)

【戚顾】桃李春风(十一)

【戚顾】桃李春风(十二)

【戚顾】桃李春风(十三)

【戚顾】桃李春风(十四)

【戚顾】桃李春风(十五)

【戚顾竹马】桃李春风(十六)

【戚顾竹马】桃李春风(十七)

【戚顾竹马】桃李春风(十八)

【戚顾】桃李春风(十九)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一)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二)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三)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四)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五)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六)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七)



桃李春风(二十八)(完结)

戚顾竹马


九幽到时,恰好见着顾惜朝与戚少商持剑并肩而立,槐序暖风习习,将两人的衣袂拉得瘦长,紧紧贴着身体,愈发显出几分凌厉。他了然地冷哼一声,道:“我就知道,顾惜朝你天生反骨,肯定会背叛我!”

顾惜朝脸色有些发白,但还是不甘示弱地回嘴道:“我从未听命于你,又谈何背叛?”

“是吗?那江北的薛家宅子,大内的御前侍卫,这三年来鱼池子接下的暗杀,哪一桩哪一件没有你的份?”

九幽咄咄逼人,话却是说给戚少商听的。他自小就是名门正派,若是知道顾惜朝的往事,还能不心生嫌隙吗?只要他们两人之间有一丝的松懈,九幽就能一击毙命。

顾惜朝深知九幽意图,刚想开口驳斥,哪知戚少商先他一步走上前,一剑横在顾惜朝身前。

“九幽老前辈,你说了这么多,不过就是想要离间我们俩,”说着,他摇了摇头,“可惜,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有明白什么叫做情意。”他回头看了一眼顾惜朝,接着道:“惜朝以前做过的事,我会和他一起同武林赔罪。现在,该是你向惜朝,向这么多枉死掌下的无辜性命赔罪的时候了!”

他一记低吼,逆水寒出鞘,剑身随着他的内力震震而动,清啸不止,竟有几分泰山崩顶的气势,迫得九幽后退两步,腾挪几分才抽身挥掌,双指夹住剑身,随即飞快地弹开。

“逆水寒?!”他又惊又怒,瞪向顾惜朝,“你居然偷了逆水寒!”

“是又如何?”趁九幽心神不宁,顾惜朝足尖一点,神哭小斧尖啸着从袖中飞出,直扑九幽两眼之间。九幽自是知道神哭小斧专破高手罡气,缩胸急退,却被戚少商拦住了退路。前后夹逼之下,他一掌对地,一掌腾空,浑身真气充盈,霎时间炸裂开来。强劲的真气将空气都压得紧实了几分,半空中卷起几朵小漩涡,刮在脸上竟如同刀刃一般疼痛。

“该死!”顾惜朝惊呼,可神哭小斧气势已尽,锐气不复。

这股真气如同一支倒扣的铜钟,将戚少商劈头斩下的逆水寒和顾惜朝的神哭小斧一并弹飞出去,两人一起落到街角的杂货摊上,琉璃瓷器稀里哗啦碎了一地。

“你们真以为两个乳臭未干的小鬼,有了几十年的内力,就能杀了我?”

九幽逼近两人,运起魔功,正要一掌拍向咳血的两人,身边却突然飘过一个身影,不着痕迹地推开了他的胳膊,继而一脚踹在他的胸口,将他踢翻出去。

“陶钧文!”九幽一声怒喝,真气如巨潮一般压下来,双眼通红,恨不得用眼神撕碎陶钧文。

“你还想来搅我的好事?我可不再是十五年前那个不成器的魔教弟子了!今天是你自己要撞上来,可怨不得我送你往生!”

在如此威势之下,饶是陶钧文也不由得呼吸一滞。他收起平日的嬉皮笑脸,神色凝重,硬生生接下九幽一掌,倒退两步,声音中带血。

“还不拿剑布阵!”

戚少商和顾惜朝恰好调顺了真气,对视一眼,拾起逆水寒和无名,一把素朴浑厚,大巧不工,一柄机巧灵慧,锐气难当,两把绝世好剑相撞,剑气如同波涛一般翻滚开来,冲破了九幽压抑逼仄的魔功,无形之中为陶钧文助了一把势。

顾惜朝先发制人,剑尖直冲着九幽而去,一剑挑开他和陶钧文相接的手掌,剑势一转,翻身劈砍下去。九幽反应极快,一个闪身躲过了顾惜朝的进攻,正要对着他背后空门下手,哪知戚少商已迎身而上,逆水寒剑背拍在他的手臂上,带来一阵灼热的剧痛,随后顺着他的胳膊疾风如电般挥斩下去,截断了他的半只手掌。

“好!”陶钧文叫好道,连发三掌,次次对准了九幽的罩门。

九幽从战局中抽身而退,冷冷笑道:“你们倒有些本事,也不枉我发出十成功力。”

顾惜朝大骇,连忙喊道:“戚少商,雷卷呢?!”

九幽不屑地捏拳,双瞳已经泛蓝:“小雷门?再来十个雷卷也不是我的对手!”

“谁说要你和人斗?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孽障自有天收!”戚少商得意一笑,冲着楼顶一声大吼,“卷哥!”

他的话音刚落,几道白光闪过,飒飒电光响起,九幽惊诧地抬头,青天白日之下,天空中竟传来滚滚雷声,震得人心头发颤。

九幽隐隐觉得不妙,正想抢夺先机率先出手,谁知他魔功刚起,就有一道响雷落到他的身边,穿透了他的外袍。

“你们又在搞什么鬼?!”

九幽被四处击落的闪电围困在原地,眼看着下一道雷马上就要落在自己头顶,九幽搏命出掌,震歪了电光,方才躲过一劫。可还不等他喘息,下一道雷已然击中他的后心,烧焦了大片的皮肤,打得他胸口血气翻涌,一口血涌到喉咙口,又硬生生被咽回肚子里。

他龇着血色的牙,狂乱地嚎叫:“你们用这般诡计,算什么武林正派?!”

顾惜朝和陶钧文相视一笑,无辜道:“我们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侠,用点小人的手段,有错吗?”

“何况,用小人的手段对付魔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是很好吗?”戚少商亦笑道。

他转头望向顾惜朝,毅然道:“惜朝,出剑吗?”

“出剑!”

顾惜朝一声轻喝,无名剑啸清越,在霹雳雷光中扬起一道青影,似有形,又无形,鬼魅一般笼住九幽的视线。

剑起!

两人在心底不约而同地喊了一声,一青一白两道身影倏忽而去,比天上的落雷还快,比檐间的清风还轻,比手中的长剑更利,他们就是剑,剑就是他们。白衣在上,青衫在下,两股剑势拧成一道,无声无息奔逸如尘,一同穿透了九幽的胸膛。

不知何时,最后一阵雷声也停了,空气再次凝滞下来,夏日醺醺然的气息重新包裹了众人。九幽好似融化的冰块,一瞬间瘫软下来,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插在自己胸口的两柄剑,烧灼和冰寒同时迸裂开来,他一声狂啸,七窍之中溢出黑血,终于摇晃两下,倒在地上。

九幽一死,顾惜朝脑子里紧绷的弦也一下子松开,四肢百骸的疼痛酸软一并涌上来,双膝虚软,竟险些站立不住。

“九幽就这样死了?”顾惜朝还有些犹疑。

“对,他死了,你永远都不用再怕他了!”戚少商和他一起瘫坐在原地,神情虽有几分疲倦,可两眼却明亮照人。

“我不用再怕他,想去哪就去哪儿?”顾惜朝消化着这个消息,脸上逐渐洋溢起明媚的笑意,“戚少商,我们真的杀了九幽,我们还活着!”

“对,我们一起活下来了,”戚少商温柔地替他将湿透的鬓角顺到耳后,“既然我们已经生死与共,从此以后携手江湖不离不弃,好不好?”

“不离不弃?”

顾惜朝盯着戚少商伸出来的手,眼神逐渐澄澈坚定,他轻轻点了点头,展开一个笑颜,同戚少商十指相扣:“不离不弃!”

“那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塞北,还是岭南?”

“这些地方多无趣,听说巴蜀沃土千里,地貌诡谲,不如我们去哪里一探究竟。”

“好,等你养好了伤我们就出发。”

“为什么?我身体好得很!”

“你站都站不住了,还说自己身子好?”

“你——啊,你又亲我!”

“不这样,你怎么安分听我说话?”

“你!”

桃李春风,芙蓉裁色,七月流火,霜月满天。江湖夜雨,唯一盏浊酒暖心尔尔。



END.


感觉我写文到现在,从来没有连载超过二十篇,还完结了的,桃李春风是第一篇啊!我一直以为自己会把它坑了来着,谁能想到,我写了四五个月居然还完结了!










评论 ( 10 )
热度 ( 80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