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十七)

前文: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十六)


十七、

顾惜朝抬头,眯着眼看向戚少商:“你记起多少了?”

“什么?”戚少商一脸馒头样,很疑惑地看着顾惜朝。

“关于两年前的事,你记起多少了?”顾惜朝的神情里带着点不自知的忐忑。

戚少商恍然大悟,想了想,道:“除了你杀我时做的那些事,别的都不记得了。”

“两年前本来就是你我互相厮杀,除了这些哪里还有别的,”顾惜朝翻了个白眼,“这么说来,你就是全都记起来了?”

“不是啊,”戚少商有些苦恼地皱起眉头,“你不是说,是红泪陪着我一路逃亡么?可是不知为何,现在想起她,最后的印象却是大红喜堂。她穿着喜服,笑得很欢喜。”戚少商被自己脑海里的景象吓了一跳,连忙问道,“你是不是又骗我了,我该不会已经和红泪成亲了吧?!”

顾惜朝奇怪地上下打量戚少商,道:“息红泪又不是母老虎,你怕什么?何况啊,人家要嫁也不是嫁你这位风流大侠!”

“咳,呃,我是怕耽误她。”戚少商心虚地抓了抓鼻子。

“你这人还真是奇怪,人家恨不得捧在心头宠的江湖第一美人,你却爱搭不理的,一天到晚跟在我后头做什么?”顾惜朝不明白地摇摇头,把一块绢布裹着的长条丢给戚少商:“不过也好,既然已经发现这一切都是有人暗中捣鬼,我们就趁早结束这一切, 我也好重新回到杭州。”

戚少商好像又想起了点什么,支吾两声糊弄了过去。他接过长条,掀开灰黑色的绢布,里头赫然躺着的是一柄宽而薄的长剑,纹路繁复,戚少商的手指擦过剑锋,宝剑顿时铮铮而鸣。这把剑,他虽然从未见过,却熟稔得仿佛身体的一部分。

“……逆水寒。”

“不错,你果然记得。”顾惜朝满意一笑。

“你从哪里找来的?”

“地道,”顾惜朝冷哼道,“他们一定想不到,我们还敢光明正大地回到连云寨。”

戚少商看着他这副不可一世的模样,笑道:“敢不敢跟我一起做更大胆的事?”

只需要一个眼神,顾惜朝便心领神会。他的手指摩挲着光滑的小斧,嘴角扬起一丝恶质的笑,反问道:“天底下还有我不敢的事?”

“当然没有,”戚少商挤了挤眼,冲顾惜朝伸出手,“你果然懂我!”

“这是当然,”顾惜朝哼了一声,一脚踩在摇摇晃晃的八仙桌上,“有胆量算计我,就别怕我一把火烧了他们辽营!”他踢开碎成渣的桌面,气势汹汹地反握住戚少商的手,活生生就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戚少商对这副表情实在再熟悉不过了,每次只要顾惜朝露出这模样,就意味着有人快要倒大霉了。以前被整的总是自己,现在,戚少商很不大侠地考虑,把耶律铎整得很惨,大概是件普天同庆的好事吧?

不过这种诡异的“时空扭曲”,还是远远超出了戚少商的理解范畴:“既然这里还是原来的世界,为什么你什么都记得,而我却都忘了?”

顾惜朝哼哼一笑,道:“很简单,因为我是真的,而你是假的。”

戚少商大惊:“惜朝你别胡说啊!我明明活生生地站在这儿,你这么说话也忒瘆人了。”

顾惜朝叹了口气,不知怎么才能让戚少商明白周易乾坤的妙处。他想了想,解释道:“这么说吧,现在的你就像是在做梦,眼前的连云寨、毁诺诚全是你梦境的一部分。说你是假,只是因为有人借你的一部分记忆编造了这个虚假的世界,一旦找到阵眼,我们便能脱离幻境。”

“那你呢?”

“呃,我或许就是说书先生评书里,自现世入梦的那种人吧。”言及此处,顾惜朝也有些困惑地皱起眉头。

戚少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既然耶律铎布下如此精妙的阵法,那就绝不会让人轻易接近,更不用说神不知鬼不觉地破阵。可如今他和顾惜朝两人的功力最多剩下五成,想要以一敌百,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在辽军眼皮子底下破阵,可比暗杀耶律铎难多了。”

顾惜朝摸着下巴,沉思道:“不,其实我一直觉得有件事很奇怪。能驱动如此惊人的幻境,必须布下村镇大小的阵法,他们如何能掩人耳目?还有,”他抬手接住一片雪花,望着灰蓝色的天空,“你不觉得今年连云山水的雪,下得太多了吗?”

*******

耶律铎现在已经很不痛快了。

“滚,都给我滚!”

什么扭转乾坤,什么经天纬地,全他娘的都是狗屁!他脸色发青地瞪着跪在堂下簌簌发抖的冒牌货,脑海里浮现出的却是顾惜朝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模样。耶律铎愈看愈觉得眼前人不顺眼,随手抓过一只酒杯,丢向冒牌货:“当初你立下军令状,承诺不费吹灰之力就能除掉戚少商,如今我伏陵箭阵尽役,你倒是福大命大,有本事活下来!”

冒牌货缩着肩膀,整张脸都快被汗水浸透了:“我没想到顾惜朝竟会为了救戚少商,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你没想到?我才是真没想到,怎么会有你这么无用的术士!矩易啊矩易,你不是号称大辽第一方术师,布下的阵法天衣无缝么?如今竟连两个江湖人都制不住!”耶律铎气得牙痒痒。

“请将军息怒,我的阵法还未破,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矩易伏在地上,双股战战,“他们都以为自己身处异界,却不知道这一切只是个半真半假的幻象。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我就可以再次改变他们的处境!下一回我就只让戚少商记得他与顾惜朝的血海深仇,我们只用坐山观虎斗,便可以坐享其成了!”

“这里是幻境,生死都是虚妄,你能奈他们何?!”耶律铎觉得自己根本不该相信这个满嘴胡言乱语的术士,早在他建言献策的时候,自己就该砍了他的头。

“真作假时假亦真。只要他们相信自己死了,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他们的命。”

“哦,这样看来,两位还真是运筹帷幄,取天下比做梦还容易啊?”

大帐外传来凉凉的一句嘲讽,随即便是兵刃铮铮,乳白色的账幕坍塌下来,轰然声中闪出两个人影。

“谁?!”耶律铎怒喝。

来者无声,但呼啸而过的神哭小斧足以让耶律铎和矩易清楚来者何人。

“你们俩真是命硬,居然还没有死?”

戚少商一笑,道:“耶律将军都还没有死,我们怎么敢先走一步。”

还不等耶律铎回话,一旁的矩易却沉不住气,开口道:“顾惜朝,既然你来了,就别想活着回去!”

顾惜朝叹了口气,无奈地看向身边的戚少商:“你知道多少人对我说过这句话吗?我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是啊,他们怎么就不能想出点新的威胁呢?”戚少商有些苦恼地皱了皱鼻子,“不过,说这种话的人,大多是色厉内荏罢了。”

“你们……”被人当面羞辱,矩易愤而举剑,转念一想,又冷笑道,“你们也就逞一时口舌之快,待我重新运转阵法,你们还不是我的手下败将!”

顾惜朝饶有兴致地抬了抬眉毛,点点头道:“你的这招拨乱反正,倒真是做的很精妙。”

矩易脸色大变:“你怎么会知道!”

“你要杀我,却根本不了解我。你的阵法在我面前简直是班门弄斧,”顾惜朝傲然一笑,眼里是止不住的得意,“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射,八卦相错。你只不过是借辽军阵营排列,倒转六爻八卦,才将我们卷入如此幻境中。也正因如此,连云山水的雪自阵法开启后,便再没有停过。”

“可惜,这阵法胜在庞硕,输于精妙。”

顾惜朝眼神一亮,掌下飞扬,将落在地面上的帐幕击飞,拦住了矩易的去路,大喝一声:“戚少商,破阵!”

寒光闪烁,一剑穿心!

耶律铎有些困惑地看着眼前的戚少商,一张嘴,吐出的却不是鲜血,而是浓浓的雾气。整个帐篷顿时变作一只沸腾的锅子,雾霭弥漫,翻涌蒸腾。

“你很聪明,活的阵眼永远比死物更难突破,”顾惜朝飞身向前,将戚少商从瘴雾中拉了回来,“只可惜,你遇上了我。”

他一脚踹开瘫软的耶律铎,飞出掌中的神哭小斧:“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可就算是太虚幻境,也会在某些人的执念面前败下阵来。”

戚少商笑而不语,握紧了顾惜朝的手,一同跌进陷落的土层中。


TBC.

今天写了一万字肉文,现在整个人跟动车站似的,脑子里轰隆隆车声响


评论 ( 23 )
热度 ( 32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