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十五)

前文: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十四)


十五、

顾惜朝冷冷一瞥,道:“想留我,还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戚少商看了一眼志在必得的耶律铎,无辜地皱起脸:“你看,这可是你惹出来的麻烦。”

顾惜朝莫名其妙背了个黑锅,直觉得身旁这张包子脸愈发的可恨,一剑横在他鼻尖,威胁道:“你想死在这里,别拖着我垫背。”

“岂敢,我就算死也不能死在这群宵小手里,”戚少商拨开自己面前张牙舞爪的剑刃,“何况,我还没跟你喝够酒。”

“是吗?”顾惜朝脸上有掩不住的快意,“戚大当家的是想喝边关的炮打灯,还是江南的桃花酿?”

他们两人一来一往,被晾在一旁的耶律铎怒极反笑:“你们倒是自信得很,不知道能不能在我的箭阵下活过一炷香。”

“你尽可以试试。”戚少商收敛起脸上的嬉笑,眼中透着隐隐的威严。

“在战场上和你斗了这么久,今天把你送上黄泉,还真有点可惜。”耶律铎眼中精光四射,端起一张乌钢弓,张弦如满月,不过眨眼之间就送出三支金翎箭。

一箭既出,万箭齐飞!戚少商剑法浑厚大气,侧身一闪便躲过了头一支金翎箭,袖中真气鼓动,推开了第二支金翎箭,前浪未平,后浪再生,最后一支箭衔着第二支箭的尾羽尖啸而至。

这是最后一支箭,却是杀气最重的一支箭!戚少商举重若轻地抬剑,青龙剑身一旋,劈开一道裂空声,锐利的剑锋挟着真气,只听“锵”的一声脆响,金翎箭一分作二,堪堪落在戚少商的脚尖前。

缠斗多时,身重两箭,居然还有这样源源不断的真气,难怪自己总是杀不了他!顾惜朝一边惊叹于戚少商的内力之雄浑,一边剑、斧、毒三管齐下,逼得辽兵节节败退。

他的功法本就走轻灵一路,在铺天盖地的剑雨里竟像是水中的鱼儿,游刃有余。再加上顾惜朝放心大胆地将背后空门交由戚少商守护,杀起人来更是毫无忌惮,脸上溅了鲜血也无暇揩去,眼里满是残忍的快感。

浴血修罗,狠极更是艳极。耶律铎先是被顾惜朝杀人不眨眼的气魄吓了一跳,随后更是下定决心,就算是折了这只鹰的翅膀,也不能让他回到戚少商的身边。他遥望一眼尽心尽力护住顾惜朝空门的戚少商,冷笑一声,搭弓上箭,箭锋直指顾惜朝微滞的腿。

日光落在雪地上,反射成扎眼的白光,映着寒气逼人的乌钢箭,在戚少商的余光里一闪而过。

他一个矮身,轻巧地拨开箭身,顿时惊觉中计,还未抬头,便感觉到迫人的箭气直冲自己门面而来,无法可挡——除了身边的顾惜朝。

神鬼夜哭之声在耳边炸响,斩断了戚少商鬓边的几缕碎发,随即直直撞上那支乌钢箭,却没有再飞回顾惜朝的手上,铿然坠地。顾惜朝闷哼一声,肩上顿时晕开两朵血花,胸臆被耶律铎的内力震得生疼,勉强将涌到喉咙口的心头血咽回去,却没能止住唇边溢出的黑血。

“惜朝!”

戚少商不假思索握住顾惜朝的手,却发现他的掌心早已被冷汗浸透,钻心的凉。他挥剑挡开下一波箭雨,怒道:“你怎么只剩下这么点内力?!”

顾惜朝觉得浑身上下无处不痛,听了戚少商的质问更是哭笑不得:总不能说是两年前被你给砍的吧?他轻咳两声,摇头不语。耶律铎的武功比自己想的还要高,神哭小斧只剩五成功力,只够挡他一次,若是再来这么一箭,自己和戚少商恐怕都得交待在这儿了。

他草草环视四周,暗自估计两人和虎尾溪旁暗道的距离,没想到如今生死攸关,还得感谢千里追杀时自己吃的亏。顾惜朝抓过戚少商的衣襟,凑到他耳边:“十丈之外的大石背后是一处暗道,直通连云寨生杀大帐。”

戚少商疑惑地看向顾惜朝,连自己都不知道有这条暗道,从未进过连云寨的顾惜朝如何能知道?

顾惜朝痛得心烦意乱,见他这幅犹豫的表情,不耐烦道:“你到底信不信我?”

戚少商望着他苍白的面孔,捏紧了他的手,道:“信。只是我们要如何过去?”

顾惜朝握紧手中的剑,展眉问道:“你还记得我说过,我记得你的剑法吗?”

“当然记得,”明明是身处绝境,戚少商的眼里却燃起了快活的光,“那就让我们双剑合璧,共同退敌!”

见戚顾两人仍是昂首傲立,冒牌货冷笑道:“既然你们情深意重,我就成全你们,把你们一起葬在这乌鸦岭下!”

他指尖一弹,飞出一团晶莹剔透,隐藏在纷纷扬扬的飞雪之中,看不清踪影。顾惜朝的颊边突然一凉,伸手摸去,竟是一条细长的伤口。

“是天蚕丝,”顾惜朝沉声道,“不能让他布网。”

神鬼夜哭之声再起,顾惜朝强忍疼痛,正要出手,却发现背后传来一阵暖流,大大缓解了自己浑身经脉碎裂般道疼痛。

“戚少商,你还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中了化功散和耶律铎的两箭,失血过多还敢妄动真气,真当自己是九命怪猫吗?!

但顾惜朝明白,此时若是打断戚少商运功,两人的修为都将毁于一旦。他只得裹挟戚少商充盈的内力,轻而易举地破开了冒牌货的天罗地网。两人且战且行,在暗道入口处止步。

顾惜朝的指尖转着最后一枚雷火弹,漫不经心地望了一眼不远处的雪崖,淡淡一笑,一挥袖,便将点燃地雷火弹抛向积雪累累的山崖,自己则抓着戚少商的胳膊,转身奔向暗道口。[1]

寂静的崖顶轰然炸开,先是落下细碎的雪块,随后便是排山倒海般的雪崩,倏倏的羽箭尽数被雪浪无声地吞没。

戚少商眼神一闪,将顾惜朝塞进自己的怀里,两人一同滚进狭小的暗道口。

“该死的,戚少商你就这么喜欢做人肉垫子啊?”顾惜朝恼火地推开戚少商,却发现这个一向精力旺盛过头的家伙紧拧浓眉,低哼了一声,额前满是冷汗。

顾惜朝心下一惊,伸手探向他的后腰,果然是一片湿热,暗道里霎时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

原来他方才那一抱,竟是为自己挡去这支乌钢箭!

“戚少商,你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顾惜朝拖起戚少商,将他倚在墙上,“你要是死了,我岂不是白来这一趟!”他嘴上还说着狠话,捂着戚少商伤处的手却微微发颤,拾起地上的青龙剑,斩断了箭身。

“我替你把箭头挖出来,你忍着点。”顾惜朝拿着剑比划好一会儿,看着戚少商冷汗涔涔的脸,竟怎么都下不了手。冤孽,真是冤孽!他将戚少商扶到自己怀里,靠在自己肩头:“要是真的忍不住,就咬我,权当我欠你的!”

话音未落,他就狠狠一剜,只听得血肉搅动的声音,箭头一点一点从戚少商的肌肉里退出来。

“呃——啊!!”

明明只有一个人痛,暗道里响起的却是两个人的呼声。顾惜朝几乎觉得戚少商快将自己肩上的肉都给衔下去了,可在这叫人头皮发麻的疼痛下,他却还要保持双手的平稳。

“叫你咬……你还真敢咬!呃!”

锵的一声,箭头落地,两人粗重的喘息声交缠在一起,在空荡荡的地道里回响。

谁比谁更痛?!

顾惜朝颤巍巍地用牙齿撕下几条布料,牢牢缠在戚少商的腰上,确保他不再大量出血,终于脱力似的瘫倒在他身旁。

他看着一脸憔悴的戚少商,满满的恨铁不成钢,可千转百回之下,钩出的却是止不住的心疼。他将手掌覆在戚少商的后腰上,喃喃道:“明明已经没有我了,你怎么还被害成这幅样子?”

戚少商发着低烧,迷迷糊糊看不清眼前人的脸,却下意识抬手,替顾惜朝揩去脸上干涸的血迹,艰难地从喉咙里滚出几个字:“惜朝,你瘦了好多。”

都这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思拉家常?顾惜朝心里又好气又好笑:废话,为了你,这半个月我大江南北的跑,能不瘦下来吗?可迎着戚少商温柔缱绻的眼神,他却怎么也发不出脾气来。

是什么时候,自己再也躲不过他这样温柔的视线和温暖的笑呢?

良久,顾惜朝叹了口气,捋了捋戚少商湿透的额发,像是安抚一头受伤的狮子,随后窝进他热过头的怀里。

“大当家的,睡吧,我会一直陪着你。”


[1]这里为了剧情,和电视剧中虎尾溪旁的暗道设置不同,请各位忽视这个bug~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31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