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十二)

前文: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十一)



十二、

戚少商策马狂奔,风声在自己耳旁震裂,可他却觉得心里无比的宁静。

昨晚和顾惜朝一场大醉,算是圆了自己的夙愿。书生的酒量不怎么样,酒胆却很大,四五碗酒下肚,脸色就红得有些飘飘然起来,还揪着青龙非要自己舞剑给他看,嘴里还嘟囔着“我记得你的剑法”。

“一字剑法”是自己独创,普天之下哪里会有人知道呢?想起顾惜朝的醉话,戚少商的脸颊上又浮现出一对可疑的酒窝。

可不知为何,或许是顾惜朝的神情太过笃定,竟让戚少商真的觉得,自己曾舞剑与他看过,也曾双剑合璧并肩制敌。醉酒的顾惜朝笑起来湿润而朦胧,雾里看花择不清细节,就像是很早以前,自己隔着水淋淋的纱帐望见的那样。

很早以前?自己不是刚刚才认识他么?戚少商的脑子里响起断断续续的三弦琴声,还有剑气飒飒。他拧着眉毛,手下的缰绳却是一紧再紧,马匹喘着粗气,在雪地里扬起一阵阵的冰屑。

远处火光熊熊,黑烟冲天而起,戚少商脑内的琴声戛然而止,胯下的骏马也嘶鸣一声,扬起前蹄,趔趄着停下步子。

原本热闹喧嚷的连云寨此时成了人间地狱,惨白的积雪化成污水,渗进地里,露出了焦黑色的泥土。戚少商眦目欲裂,望着自己的半生基业沦为废墟,英雄也垂泪。

他几乎将手掌攥出血来,才让自己保持冷静。他目光如炬,环顾四周松软的雪土,寒声道:“出来吧。”

话音未落,便有十来只弩箭从四面八方破空而来。戚少商一脚踩着马背,腾空而起,青龙剑未出鞘便挡去大半进攻。他瞥了一眼生了裂痕的剑鞘,真气一震,剑鞘竟如秋风扫落叶一般纷纷扬扬碎裂落地,青龙剑锋四射,迫得人睁不开眼。

“都是老朋友,何必躲躲藏藏。”戚少商一笑,连出四掌,将雪底的杀手统统掀翻在地。

“戚大侠果然好功夫!”茫茫雪雾里传出抚掌声,一名穿着胡人服饰,口音怪异的男子走到戚少商面前。

戚少商扬眉一笑:“耶律将军怎么有空来我连云寨游山玩水?”

“本将可不是来这儿和你做无谓的口舌之争,”耶律铎打了个手势,“明年的今天,就是你戚少商的忌日。”

“耶律将军,你知不知道,跟我说过这话的人,坟头草都三丈高了?”戚少商不以为意地挥了挥手中的剑,却惊觉经脉虚软,连剑都要举不动了。

雪里有毒?!戚少商皱起鼻子,嗅了嗅空气里的气味。这个香味,颇有些似曾相识。

果不其然,一个褐色的身影从辽国弓弩阵里闪了出来,弓着身子站在耶律铎的背后,冷冷地喊了一声:“大哥。”

“顾……怎么会是你?!”戚少商一念之间,脑内百转千回,哑声道,“惜朝也是被你陷害的!你处心积虑地骗我,到底为了什么?!”

“惜朝?叫的倒是亲热。”冒牌货拔剑冲来,戚少商勉强抵挡两下,便吁吁喘气,闪到一旁。冒牌货也不趁胜追击,一脸看好戏的表情:“我代替了他的位置,又设计让你杀他,谁知你却下不了手。果然那个顾惜朝勾引人很有一套啊。”

听他言辞中对顾惜朝多有不敬,戚少商通红的双目一瞪,恶狼似的盯着冒牌货:“凭你也敢指摘顾惜朝?”

“我为什么不敢?我就是顾惜朝,”冒牌货阴狠一笑,“放心,我不会让你死。毕竟这个通辽的罪名,还得你替我担着呢。”

“痴心妄想。”戚少商声音里带血。

“我这个人,从不做痴心妄想之事。这些信件往来,全是你戚大当家的笔迹,而我为了阻拦你,成了你的剑下英魂,死前还不忘向朝廷告发你。你说,这天下人是信我,还是信你?”

原来他揽下文书的差事,是为了模仿戚少商的笔迹,自己满以为招揽了人才,却是往家里请进了一头豺狼。

“血口喷人。”

冒牌货举起手中的剑,道:“反正戚大侠你也不是第一次被出卖,何必这么苦大仇深。我看你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不如早些投诚,还能做个耶律将军的马前卒。”

“做梦!”戚少商忽地笑起来,浑身豪气冲天,将漫天的风雪都给吹散开。冒牌货见他这幅模样,发怵地倒退两步,手上握的剑也犹疑地颤抖起来。

戚少商一声长啸,原本早该被化功散抑制住的真气却如同龙吟一般,震得人肺腑生疼,鼓起的狂风迷了众人的眼。等到眼前再度清明,戚少商早已不知去向。

“快给我追!”冒牌货气急败坏地将手里的剑插在地上。

“不用了,”耶律铎冷冷地看着他,“自己计划不精,别派我的手下去卖命。何况龙飞九天,哪里是凡物锁得住的。”

“就让他跑吧,一个落荒而逃的卖国贼,比九现神龙的尸首有用得多。”

“不行,他若是活着,必定会把我的计划昭告天下。必须杀他灭口!”冒牌货对江湖上的信义了解得很,一个有情有义的大侠,能教几百个兄弟为他而死。

耶律铎见他这幅狰狞的表情,心生不屑,道:“你想杀便去杀,杀得了是你自己的本事。”

“我……还需耶律将军派些人手给我。”

耶律铎瞥了一眼这幅奴颜婢膝的模样,冷笑一声:“两百弓弩手,可够了?”

“够,够!”冒牌货谄媚地陪笑,“在下一定提着戚少商的头来见您!”

“这倒不必,”耶律铎想起些什么,颇感兴趣地摸着下巴道,“不过据你所说,那个顾惜朝和戚少商关系非常,这次到底会不会来救他?若是来了,我倒真有兴致看看,他是个什么人物。”

冒牌货勉强一笑,道:“若是将军想要,我一定活捉顾惜朝。”

见耶律铎带着军队走远,冒牌货逐渐扣紧拳头,十指咯嘣作响。顾惜朝,你是天上的凤凰,我就要把你拖到最丑最恶最脏的泥淖里踩得稀烂,一定要让你死得很难看!

 


TBC.

活在台词里的小顾(。还有一章戚顾终于又要见面啦!

评论 ( 6 )
热度 ( 33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