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朋友不吃一发戚顾安利吗?
相爱相杀知音情,爱恨纠缠江湖梦
400MB的文包一辈子吃不完,至今仍有巨手圈内产粮!
详情请戳av3329428 大宋激情纪录片放送!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八)

前文可点击最下方合集按钮,顺序查看👌


八、

一路北上,顾惜朝并不声张,大多数时间都窝在马车里,很少露面,需要疏通关节的时候,也只是将计谋吩咐给孙镇,再由他传达下去。他这样费尽心思的算计,无非为了两件事,一是不想让闲人知道,芙蓉楼换了楼主,以防旁人闯空门,抢先对尚羸弱的芙蓉楼出手;二就是为了最大化地降低自己和戚少商碰面的机会。

光是想起那张可恶的脸,顾惜朝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从戚少商身上咬下一块肉来才解气。不管在什么地方,这家伙怎么都好似牛皮糖,黏在自己身上怎么也扒拉不下来,真是气也要被他气死了!

顾惜朝忿忿给自己斟了杯茶,想借此平息一下翻腾的情绪,却听到外头传来几声呼喝。他掀起竹帘一角,冷气便丝丝缕缕地缠了进来,极目远眺,冰封雪岭,嶙峋峭壁,毁诺诚便如一颗明珠般嵌在灰白相间的崖顶,碎云渊的霜冻寒气席卷而上,倒为这玲珑剔透的城阙添了几分豪迈。

“公子,我们到了。”孙镇撩开帘子,为顾惜朝递上大氅。

“碎云渊,毁诺诚,果然名不虚传。”顾惜朝赞道。上辈子自己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更多是鲜血淋漓的人间地狱,没想到如今变换立场,当初令人心烦的峭壁悬崖也变得可爱了起来。

顾惜朝整了整衣冠,转头对身侧的孙镇道:“天黑之前是赶不到城门口了。吩咐兄弟们就地休息,别受寒了。我这里有——”

他话未说完,便听得一个惊喜的声音从旁边树丛里响起来:“傅公子,你怎么也在这里!”

这声音简直熟悉得不能更熟悉了,顾惜朝如遭雷劈,浑身一僵,先是脑内一片空白,随即便是熊熊燃烧的怒火。他转过身,气势汹汹地朝着一脸欢喜的戚少商走去,皮笑肉不笑地问道:“请问戚大侠,怎么有闲情逸致来毁诺诚外游玩呢?”

戚少商不知他为何如此大动肝火,有些惶然的看着顾惜朝气得晶亮亮的眼睛,莫名心虚道:“我是来找红泪提亲的。”

“哦?是吗,”顾惜朝冷冷一笑,侧身让出一条道,“既然是婚姻大事,戚大侠就先请吧。”

“我看天色已晚,所以打算在这儿休息一夜再赶路,既然我们有缘再次遇见,不如……”戚少商在顾惜朝凶狠的瞪视下默默把最后几个字咽回肚子里,尴尬地笑了笑,转移话题道:“没想到连云一别,我们这么快就能再见,果真是缘分。”

谁要跟你有这种缘分!顾惜朝对戚少商敬而远之,连话茬都没接,扭头就走。

“诶,傅公子,你——”

戚少商脚下不停,连忙跟着顾惜朝的步子,却被旁边绕出来的孙镇拦住了:“这位大侠,你连我们公子的姓名都记不清楚,恐怕和他并不熟吧?”

“这怎么会呢?他亲口跟我说他叫作‘傅辰’的!”

孙镇颇有深意地一笑:“公子明明姓顾。我看你是在梦里遇见公子的吧!”

戚少商急了,手下真气一震,推开了挡在自己面前的孙镇,一个翻身落在顾惜朝面前,两眼灼灼,质问道:“你为什么要骗我?”

“骗人需要理由吗?”顾惜朝不甚在意地掀了掀眼皮,“更何况,我早跟你说过,我没有真心。”

戚少商一把抓住顾惜朝的手腕,强迫他看向自己:“我是真心想结交你这个朋友,你为什么不信我?!”

你为什么不信我?

顾惜朝只觉得心神一荡,两年间,戚少商曾在自己的梦里千百回这般质问自己,他的眼中仇痛交加,杀孽和忿恨沉淀成了月色一样惨白的目光,同眼前火光涌动的眼神交缠在一起,竟让顾惜朝不知身在何处,张了张嘴,一时却说不出话来。

上辈子,他不能信、不愿信,也不敢信戚少商,那么这一辈子呢?

他垂下眼眸,避开戚少商烫人的视线,轻声道:“我跟你本就不是一路人,你还是离我越远越好!”他拨下戚少商的手,轻叹一声,便要重新踏上马车。

为什么要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是我哪里做了错事,惹恼了他吗,难道是他还耿耿于怀我们初见时的误会?戚少商痛恨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他心底分明有一个声音尖叫着告诉自己,如果错过眼前这个人,他会后悔一辈子。而戚少商从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他盯着顾惜朝的背影,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又骗我。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与我有关的事!”

顾惜朝的脚步一顿,疲倦地闭上了眼,连嘴角的笑都有些发苦。这个家伙怎么这种时候,脑子就格外好使呢?明明这辈子你我可以相逢陌路,再不用管对方的是非,为什么你非要横插一脚,非要把我们两个人的路缠在一起,打上死结呢?

可是顾惜朝实在是没有力气,也不想去骗戚少商了,他沉默了一会儿, 喟然道:“天机不可泄露,你就当我是神仙好了。不知道反而对你更好。”

“我会过得好,那你呢?”

戚少商三两步上前,抓住顾惜朝颤抖的手腕,望着他苍白的面孔,突然土匪似的一笑,眯弯了圆眼:“既然事情与我有关,凭什么只有你知道?这不公平。”他的话里居然带上几分无赖。

这种事还谈什么公平不公平!

顾惜朝无可奈何地瞪着戚少商,终于发现自己怎么也斗不过这个胡搅蛮缠的家伙。他自暴自弃地坦白:“你不就是为了认识我吗?我全都告诉你,满意了吧?”

“满意,当然满意。”戚少商笑起来,连酒窝都带上几分得意。

顾惜朝翻了个白眼,把自己的胳膊从戚少商的手里抽出来,道:“在下姓顾,字惜朝,杭州人士,眼下手里正有一桩交易要同毁诺诚的息城主做。”

“顾惜朝,你也叫顾惜朝?”

“是啊,天底下同名同姓的人多了,我叫顾惜朝,不可以吗?”

戚少商摸了摸鼻子,皱起一张包子脸:“只是觉得有些别扭。”

“别扭?那你就叫我傅辰好了。”

天下哪里有上赶着被骗的道理,戚少商听出他的话里显然又有怒意,赶忙认错道:“没有没有,不别扭。”

就在顾惜朝审视戚少商的时候,孙镇从不远处走来,同情地看了一眼戚少商,提醒顾惜朝道:“公子,明早还要赶路,今天是不是该早些休息?”

闻言,顾惜朝浑身的锐利的气势放下了大半,戚少商感激地看了一眼孙镇,正要开口提议和车队一块儿歇息,不曾想耳畔竟传来“倏倏”的破空声。在多年的习武本能驱使下,戚少商纵身而起,腰胯扭转,长臂轻舒,伸手一揽便抓住了尖啸而来的暗器。

“好俊的功夫!”一旁的孙镇由衷赞道。

可等得戚少商定睛一看,却差点被手里的袖箭吓得脚下一滑,跌落在地。

“伤心小箭?!”

还未等众人惊叹,远处就传来了几声嘤咛的银铃声,继而是几道白绸从天而降,一位身着豆绿色纱罗褙子的女子停在白绸的另一端。

“客从远方来,岂有轻慢之理?天色已晚,还请各位入城休息吧。”女子的声音隔着风雪传来,影影绰绰听不分明。

顾惜朝抬头看向彤云密布的天空,已有巴掌大的雪花缓缓飘下来,风一吹,便挂在树杈上化作细小的冰棱。他突然觉得,就算自己成竹在胸,凭命运之诡谲,也绝不会让他轻易地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TBC.

老戚:有事戚大侠,无事大当家,少商这个称呼不配有姓名吗qwq


评论 ( 8 )
热度 ( 33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