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七)

前文: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六)


七、

“毁诺诚?!”

顾惜朝瞪大了眼睛,还真是什么巧事儿都被自己碰上了,撇开上辈子血洗毁诺诚的深仇大恨不说,头一次见面息红泪好像就和自己很不对盘。何况,前几日戚少商的话里分明就透露出了上毁诺诚提亲的意思,自己既没兴趣看他们俩花好月圆,也很不想再同戚少商纠缠不清。

他心底刹那间百转千回,很快就想出了个借口:“呃,疏柳姑娘,毁诺诚里都是些未出阁的女孩子,我一个男子借行商之由入内,恐怕坏了它的规矩吧?”

疏柳奇怪地看着顾惜朝,他虽然对男女之事比较慎重,但并非迂腐之人,怎么这时候反而瞻前顾后地犹豫起来了呢?她想了想,还是开口解释道:“之前我们也和毁诺诚做过生意,公子要做的只是保证一路上货物的安全。若需进城,自然会有他人接手。”

合着你只是想找个不用银子的镖师罢了!顾惜朝沉吟了一会儿,道:“其实是在下和毁诺诚的息城主有些过节,如果让我送这一趟货物,怕是连生意都没法做了。”

疏柳奇道:“公子,这几日相处下来,江湖上跟你有过节的人也忒多!”

顾惜朝尴尬地清了清嗓子,避开疏柳探究的目光,正要继续推脱这莫名其妙的烫手山芋,疏柳却紧接着说道:“不过依公子之言,那戚少商才是你最大的仇人。可当今江湖上最想杀戚少商的,莫过于天下第一美人息红泪,说实话,你们俩还是挺同仇敌忾的嘛!”

“呃,话不是这么说,”顾惜朝头痛地捏了捏眉心,“罢了罢了,我驳不过你,不过我可跟你说好,毁诺诚的事我只接这一趟。”反正现在息红泪也认不得我,只要路上当心别再遇上戚少商就成了,自己的运气总不至于差成这样吧!

疏柳顿时眉开眼笑,应道:“当然,以后谁还刚让代楼主您亲自押货!”

顾惜朝叹了口气:“请问疏柳姑娘,我们何时出发?顾某好提前准备准备。”

“不用准备,我早就安排好了,”疏柳笑眯眯地拉过顾惜朝的胳膊,把他往门外一推,“两个时辰后便可以出发。”

原本空荡荡的客栈大堂不知何时堆满了货物,几个正在装货卸货的伙计听见上头的声响,好奇地抬起头来,正望见顾惜朝从房内出来。一个面色黝黑的汉子咧嘴一笑,冲款款而出的疏柳喊道:“疏柳姑娘,这便是你给我们找来的楼主么?大腿还没我胳膊粗嘞!”

此言一出,堂下顿时一阵哄笑,其间还夹杂着几句不怀好意的粗话。

顾惜朝最恨的便是别人拿自己的容貌身形说事,眉头一压,眉眼间顿时荡起一股肃杀。他腾空而起,踏着莲花桩的栏杆飘然落地,在众人之间左右腾挪,只听“啪啪”几声响,那几个调笑的汉子俱被赏了一对耳光。

“说人闲话,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顾惜朝沉着脸立在马车前,余光一觑便瞥见了剩余的几摞货物,广袖震鼓,一扬手便把它们送上了马车。

这些干粗活的汉子哪里见过这般容貌清俊武功卓绝的神仙般人物,见顾惜朝冷冷冽冽的不说话,一个个也都面面相觑,不敢言语。反倒是最先开口笑话的那个汉子从人群里钻出来,朝顾惜朝一拱手,大大方方歉然道:“我等都是粗人,难免以貌取人,今天是我出言不逊惹恼了公子,公子想怎么罚,我都受着。”

“那我若是要你死呢?”顾惜朝轻笑道。

那汉子一愣,抬头死死盯着顾惜朝:“我自当听从公子吩咐。”

顾惜朝扬了扬嘴角,如同春风拂面,将先前的阴翳吹得一干二净。他柔软了眼神,扶起那汉子的胳膊,道:“在下不过开个玩笑,却见着这位兄弟的一片赤诚,反倒显得我小气了。”

在场众人的脸色都缓和下来,纷纷松了一口气。顾惜朝看出眼前的汉子在帮众里是个头领人物,继续问道:“在下顾惜朝。兄弟姓甚名谁,可否交个朋友?”

“我叫孙镇,承蒙大家伙抬爱,是几位弟兄的工头,”孙镇憨厚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脑袋,“不过,我哪里敢和公子这样的人物称兄道弟!有什么事,公子吩咐我去做便是了。”

“既然这样,一路上就要孙兄弟多担待了。”顾惜朝拍了拍孙镇的肩膀,掀起马车的竹帘,施施然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

“大当家的,你当真要走?”

“我都让红泪等了五年了,早就该走了,”戚少商绕过挡在自己面前咋咋唬唬的穆鸠平,无奈道,“更何况,我已经把连云寨的大小事务都交托给了顾兄弟,他会替我照顾好你们的。”

“天底下如你一般的人,从哪里找得出第二个!”阮明正冲上来挡住他的去路,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似嗔还怨地看着戚少商。

只有这时候,戚少商才会感觉到自己这位三寨主不仅仅是和自己浴血拼杀的兄弟,更是个双十年华含苞待放的姑娘。红袍的心思他不是不知道,只是她喜欢的不过是她自己心目中幻想出的戚少商,是九现神龙的英名和幻象。

戚少商掰开阮明正冰凉凉的手,道:“戚少商只有一个,但是能做连云寨大寨主的人,有很多。”

“你就当真只要息红泪,不要这些陪了你五年的弟兄们吗?”

戚少商叹了口气,道:“我原先只承诺做你们一年的大当家,可是一年又一年,到如今已是五年光景。我已经让红泪等了五年,不忍心再让她继续等下去了。”

难道你就忍心让我等一辈子吗?!阮明正喉底哽咽,但始终还是没说出这句话,她转而看向坐在大寨主位置上的“顾惜朝”,脸色苍白:“我不放心他。”

戚少商拍了拍阮明正的肩膀,安抚道:“你还不相信我看人的眼光吗?”

红袍默然点头,又好像想起些什么,抓住戚少商的袖子,半是央求:“等你以后……等你和息城主结了缘,也要常回这里看看。”

“那是自然,”戚少商露出一对灿烂的酒窝,“以后和红泪两人闯荡江湖,自然哪里都要去,更何况是我住了五年的连云寨!”他瞥了一眼座上摆弄文书的“顾惜朝”,好似拨动了脑内的某根弦,莫可名状地嘱咐阮明正:“对了,要是你想起些关于傅辰的消息,一定要通知我。”

他回忆起前两次同那古怪卷发男子的碰面,总觉得对方身上隐藏了一个巨大的秘密——一个和自己切身相关,牵动自己万千心绪的秘密。更重要的是,戚少商想起自己在客栈内,阴差阳错解开他衣襟后,对方色厉内荏的呼喝,心底竟油然觉得他可爱又有趣。光是这么想着,戚少商便禁不住笑起来,两颊的酒窝甜得腻人。

“大当家的。”阮明正忧心忡忡地唤道。

“嗯?怎么了?”戚少商牵起缰绳,翻身上马,疑惑地看向阮明正。

“没事。”阮明正摇摇头,心底的惶恐却更甚几分——大当家的,你可知道,方才你的眼神,比提及息红泪时还要温柔醉人!这个傅辰到底是什么来历?!

 


TBC.

老戚:疯狂立flag


另,我把戚顾文都加入到戚顾合集里啦,想看前文的姑娘可以直接点进合集,按时间倒序往前看就OK了~

评论 ( 8 )
热度 ( 37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