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朋友不吃一发戚顾安利吗?
相爱相杀知音情,爱恨纠缠江湖梦
400MB的文包一辈子吃不完,至今仍有巨手圈内产粮!
详情请戳av3329428 大宋激情纪录片放送!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四)

前文: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三)


四、

相处短短几个时辰,顾惜朝便把这几个姑娘的来历摸了个透。言语往来之间,顾惜朝发现,这三人似乎隶属于江南的某个组织,不过这个组织重行商,并不涉及江湖事。她们都是是杭州人士,此番来边关寻人,是因为素娥对自己的姻亲不满,逃到连云山水,以此推拒这门亲事。

顾惜朝倒是觉得有趣,怎么全天下逃婚的人都躲到这边关来,还都给自己阴差阳错地遇上了。

三个姑娘叽叽喳喳地商量了一会儿,一致同意带着顾惜朝一起回杭州。素姬素娥去街上采办路上的口粮和清水,疏柳则在客栈里收拾众人的行囊,只余下一个两手空空的顾惜朝,倚在马厩旁有一下没一下地喂着干稻草。

“顾公子!”疏柳在二楼招呼百无聊赖的顾惜朝,“边塞夜里寒凉,不带上毛毯和外袍会冻坏的。我借你些钱去街上置办一些,等回了杭州再还我,可好?”

顾惜朝抬头望了一眼这个心思缜密的姑娘,心中不由得一暖,朗声应道:“好,多谢姑娘!”

疏柳望着顾惜朝远去的身影,也畅然一笑。从方才的言谈举止之中,就能看出这位顾公子是个有傲气的人物,绝不会无缘无故受人施舍,自己这一借,既是给了他台阶下,又是缓了自己心里的担忧。

她细细地将衣料折叠,收进锦布织的包袱里,温良如水的眼里闪烁着几分算计。能让这样一个惊才艳绝的人欠自己人情,难道不是天底下最大的好事吗?

一墙之隔,街上人声喧嚷,在无战无祸的时候,边关的这种小城镇也是很热闹的。三三两两的商贩结伴而行,偶尔还能看到几个高鼻深目的突厥人或是回鹘人,街边摆着的小玩意儿也是别有生趣。

顾惜朝抱着一裘厚实的青灰色大氅,正要拐进小巷,却听见身后不远处传来一声熟悉的叫喊声:“那位兄弟,请你留步!”他顿时浑身一僵,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本能地奔跑起来,谁知就在他迈进客栈大门的前一刻,一把古朴的剑鞘挡住了他的去路。

天杀的,为什么他以前没有发现戚少商的轻功这么该死的快!

“这位兄台,你很像我一位故人。”

顾惜朝狠狠翻了个白眼,合着只要你戚大当家见过一面,就都是故人是吧?不过这时候,顾惜朝要是再不转身,就说不过去了。于是他只好僵直着身子,硬着头皮正面戚少商灼灼的目光。

戚少商的神情一下子热切起来,但他很快发现了自己面对一个辽国细作,不该这么情绪高涨,于是他轻咳一声,收敛了语气,道:“没想到会在这里再看到你。”

顾惜朝冷冷一瞥,没好气道:“不是冤家不聚头。”

戚少商大概从来没遇见过这么气焰嚣张的细作,一时间竟有点接不上话,挠了挠脑袋,温言劝道:“你是宋人,不该帮着辽国做事的。”

顾惜朝真想敲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少了点东西,否则为什么总能被这么低劣的骗局耍得团团转!他绕过挡路的剑鞘,斜睨了一眼戚少商:“我不是辽国奸细。”

果然,戚少商瞪大了眼,露出顾惜朝熟知的那副困惑的蠢模样,眉头绞紧,白面包子皱成了灌汤生煎。

“可是顾兄弟说……”

一听到这“顾兄弟”三个字,顾惜朝就一阵无由来的烦躁,干脆起了一式落凤掌,毫不客气地朝戚少商的胸口拍去——反正他也躲得开。

“落凤掌?!你怎么会这功夫!”

顾惜朝本就是虚晃几招,意在脱身,因此戚少商几个闪身就避过了掌势,心底的疑惑却更甚了几分。他拥身上前,捉住顾惜朝的胳膊,一字一句地问道:“你到底是谁?”

“你那顾兄弟说我是谁,我就是谁。你满意了吗?”顾惜朝不想和戚少商纠缠,手掌一划,便如同水蛇般从他的禁锢中脱身,脚下步伐变换,只一眨眼的功夫就鬼魅似的飘开三丈远。

眼看着青衣书生飘然而去,戚少商急火攻心,一个鹞子翻身蹿进几步,伸手一捞,却只拽住了顾惜朝的腰带,“簌簌”几声,两人一同从空中滚落到地上,还砸坏了不少桌椅板凳。

顾惜朝眼看着自己的腰带被戚少商扯开,连带着青衫黄裳一并散乱成一团,衣襟大开,他只能狼狈地揪住前襟,以防自己真的一丝不挂。他气急败坏地一脚踹开压在自己身上的戚少商,怒斥道:“戚少商,你这个白痴混蛋!”

戚少商被他骂得一愣,看见手里的皮质腰带,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迎着顾惜朝杀人一般的眼神,颤巍巍地把腰带递还给他。

他们这一闹,动静可不小,把收拾包袱的疏柳和购置干粮的素姬、素娥统统招了回来,还有些指指点点的路人,更重要的是,还有那个毫无风度地远远奔来的“顾惜朝”。

那“顾惜朝”一看到纠缠不清的戚少商和顾惜朝,脸色顿时就绿了,连忙扶起戚少商,问道:“大哥,你怎么会碰上他?”

戚少商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很自然地拉开同他的距离,淡淡回道:“在路上碰巧看见,便打个招呼。”

打个招呼?打个招呼能打成这样吗?

疏柳狐疑地打量着故作镇静的戚少商,扯扯顾惜朝的衣袖:“顾……”她话还未出口,顾惜朝便冲她摇了摇头,聪敏如疏柳自然明白顾惜朝另有深意,于是很自觉地闭上了嘴。

戚少商看着他们两人默契的互动,莫名有股磨牙的冲动,不顾身边人的阻拦,上前大马金刀地一拱手,道:“方才冒犯这位兄台了,不打不相识,敢问尊姓大名,可否交个朋友?”

顾惜朝抬起下巴,冷冽冽地一笑:“怎么,不觉得我是辽国细作了?”

戚少商绽开个如旭日暖阳般的笑容:“我戚少商交朋友,只论真心,不论高低贵贱。”

“那我若是没有真心呢?”顾惜朝反问道。

“将心比心,我以真心结交,自然能换回真心。”恐怕戚少商也没有意识到,此时自己的眼神有多么明亮而多情,一刹那便把顾惜朝拉回旗亭一夜,琴剑相和之声犹如在耳。

“罢了,”顾惜朝垂眸笑道,“再推脱就不是君子所为了。在下傅辰,杭州人士,我想早先和令弟之间应该是一场误会——”

“戚少商!你这个变态,居然还不放过惜朝!”

顾惜朝还没客套完,就被素娥一声娇喝打断,两个娇俏的身影落在自己和戚少商中间,硬是把另一个“顾惜朝”挤开了几步。

“惜朝?”戚少商向顾惜朝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呃,在下字惜朝。和令弟同字,真是有缘啊!”说着,顾惜朝冷冷剜了脸色发青的冒牌货一眼。

“你还敢看!”素姬叉着腰立在顾惜朝面前,活生生一副护仔的老母鸡模样,“戚少商你这个变态大坏蛋,你……”

顾惜朝头痛不已,连忙把素姬拉到自己身后,捂住她的嘴,转头歉然道:“实在不好意思,在下未跟她们解释清楚,冲撞戚大当家的了。”

“无妨,”戚少商很是大度地点了点头,“只是看你们的样子,似乎是要出远门。”

顾惜朝一怔,不知道戚少商这是什么意思,只得点头应道:“对,我们四人接到家中急信,正要赶回杭州。”

 


TBC.

戚少商你这个凑流氓!(不


评论 ( 13 )
热度 ( 37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