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三)

前文: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二)



三、

“哎呀,怎么办,我不是故意要打昏他的……实在是他打扮得和娥姐姐太像了嘛!”

昏迷中的顾惜朝隐约听见女孩子软糯又委屈的抗议,搅得本来就嗡嗡作响的脑袋更是痛得不可开交。现在这些人都是怎么回事啊,好好的把人打昏了,却连个囫囵觉都不给人睡了!

“就算他真的是小娥,你也不该直接一棍子下去吧?”一个温软的女声无奈道,“还有啊,你不要再喊娥姐姐了,小娥她一听到这称呼就跑得老远。”

 “她也不喜欢你叫她小娥啊……”说着,这声音的主人就凑近了顾惜朝,“不过这位公子长得真俊啊,眼睛是眼睛,鼻子是——哎呦!”

顾惜朝突然睁开眼,全然没有一丝迷蒙,准确地抓住了欲行不轨之事的手指,戒备地看着面前的两位妙龄女子:“两位姑娘为何要偷袭顾某?”

那两位女子尴尬地对视了一眼,看起来年长些的姑娘给顾惜朝递上一杯安神茶,道:“呃,小姬她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公子这身衣服同小娥太像了些,所以小姬才莽撞出手,实在是不好意思。”

什么小鸡小鹅的,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啊。顾惜朝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勉强端着杯茶维持镇静的形象,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眼前这两位言行颇为奇怪的女子。

高的那位套着鹅黄夹袄,面如秋水;矮的那位一袭红袍,眸若点星。要是光站着不动弹,两人倒是颇有几分名门闺秀的气派,可作为她们不靠谱行为的受害者,顾惜朝对她们的作风实在是不敢恭维。

“哦,公子还不知道我们叫什么吧?奴家名叫疏柳,她叫素姬。”

疏柳刚说完,素姬就跳到了顾惜朝的面前,咋咋唬唬道:“喂,我们都已经告诉你名字了,你叫什么啊?”

“在下顾惜朝。”

“顾惜朝?”疏柳狐疑地端详了顾惜朝好一会儿,摇了摇头。

顾惜朝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眨眨眼,道:“天底下重名的人多了,可是姑娘就是姑娘自己,不是吗?”

素姬摸了摸鼻子:“你说这话倒是挺有道理的。”

顾惜朝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转脖子,扯动了后脑勺上的包,禁不住皱起眉头来:“两位姑娘是从连云山水而来吗?”他实在是怀疑,一个时辰前把自己一棍子敲到这儿来的,就是这两个行事诡异的女子。

谁知疏柳和素姬疑惑地交换了一下眼神,小心翼翼地问道:“顾公子是从连云寨逃出来的吗?那儿是土匪窝,我们怎么会从那里过来!”

顾惜朝呛了一口茶水,虽知道戚少商是领着一群土匪抗辽,不过这口耳相传的名声也太恶了吧?这样说来,自己当初追杀他好像也有那么点为民除害的意思嘛。他把茶杯放在一旁,抬头看向神情警觉的两位女子,解释道:“我和那连云寨的大当家戚少商有些过节。”

素姬抱着手臂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了然地点了点头,露出同情的眼神:“原来那个戚少商还有这种癖好……果然是土匪!”

哈?顾惜朝惊觉对方好像误会了些什么,慌忙开口:“不是你想的那样,是……”

可惜他刚解释到一半,就被素姬给打断了,她一甩大氅,拍了拍顾惜朝的肩膀:“顾公子不必担心,我们懂你的意思,这种事不会说出去的。”

顾惜朝觉得,自己简直快要被这个世界里这群思路清奇的人给逼疯了,自己和戚少商明明就是不共戴天的死敌,怎么在他们眼里就变得这样不堪!可是在这个全新的世界里,就算自己真把两人之间的血海深仇一一交代了,大概也只会被这两个小姑娘当作失心疯吧?

可明明好不容易摆脱了和戚少商的关系,为什么会有那么点又酸又涩的不甘心?

顾惜朝自嘲地笑笑,再次端起茶杯,低头啜饮了一口,借以掩饰自己眼底的情绪。

素姬见状,以为他是想起在连云寨受的折辱——这样一个翩翩公子,在那样腌臜的土匪窝,指不定被欺负成什么样呢!思及此处,她竟有些小女儿心性发作,连忙坐到顾惜朝身边,很是怜惜地说:“顾公子,你也不必难过。如果你真的咽不下这口气,不如跟着我们一起回到杭州,到时候自然有人帮你报仇。”

顾惜朝哭笑不得,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有人替自己鸣不平,要向戚少商报仇的。不过,难道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他讶然望向素姬和疏柳,道:“两位姑娘也是杭州籍人士?”

素姬的眼神一下子亮起来:“原来我们是老乡,这下正好,我们可以一道儿回杭州了!”

“可是小娥还是不见踪影,”疏柳忧心忡忡道,“我们还是赶紧去找她吧,我真怕她出事。”

“不用你们找,我该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回来的!”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大剌剌清脆的女声响起,随即客栈的房门便毫不客气地被踹开,窜进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黄衣飒沓,青衫风流。

顾惜朝一看见她,便觉得额角抽痛,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所有人都很流行跟我穿同一套衣服吗?

还不等他找到合适的措辞开口询问,那厢的疏柳温言温语道:“小娥,你身上这衣服是怎么回事?”

素娥好不怜惜地扯了扯青衫布衣,眼里闪着狡黠的光:“还不是那个该死的顾惜朝!”

顾惜朝无由来地觉得背后寒了一寒,抬头勉强对着素娥扬了扬嘴角。

“既然他敢偷我的衣服,”素娥指了指顾惜朝身上的红衣,“那我也扒光他的衣服,让他尝尝冰天雪地不着寸缕的滋味。这就叫以牙还牙。”

她这幅娇憨模样,就算是顾惜朝也挑不出刺来,只得在心里暗自发笑,这姑娘也算是帮自己出了一口恶气。

还没等顾惜朝得意完,素娥便气势汹汹地挤到他身边,揪住他的前襟,问道:“喂,你是谁啊,那个姓顾的小贼为什么要偷了我的衣服给你穿?”

顾惜朝微微掀了掀唇角,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看起来就像一个莫名卷入纷争的无辜书生。他低下头,看向眉目张扬的素娥:“在下顾惜朝,那姓顾的小贼是为了陷害在下,才让姑娘受了此等无妄之灾。实在是对不住姑娘。”

素娥抬了抬眉毛:“你也叫顾惜朝?”

顾惜朝点点头,瞥了一眼她身上的装束。素娥心领神会,一把抓过他的胳膊,两人一起挤到了屏风后头。除了傅晚晴,顾惜朝还从未如此亲密地接触过女子,他有些尴尬地推开素娥的手臂,脸颊涨红,道:“呃,男女授受不亲,还是姑娘你先换吧。”

“那你脱个赤膊,在外头和她们俩呆在一起,就很亲吗?”

顾惜朝被噎得说不出话,眼看素娥自顾自地脱起衣服,连忙背过身去,犹豫地解开为数不多的衣结,耳朵烧得通红。

“迂腐。”素娥翻了顾惜朝一眼,把怀里的衣料丢给顾惜朝。

顾惜朝在心里大喊冤枉,自己可是连逼宫谋逆都做得出来的十恶不赦之徒!

待得两人终于窸窸窣窣换好衣服,从屏风后绕出来,外头的素姬和疏柳早就等得不耐烦,自顾自吃起了桌上的小食。听见声响,两人便转过头来,看见顾惜朝青衫广袖,一派魏晋风流,素姬登时笑弯了一双星眸,抚掌大笑道:“这才是人如其名嘛!”

换回一身红裳的素娥也很是满意地拍了拍顾惜朝的背:“的确,这身衣服还是穿在你身上最顺眼!”

顾惜朝一边陪笑,一边暗暗腹诽,这原本就是我的衣服,当然是我自己穿最合适!

 


评论 ( 11 )
热度 ( 36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