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朋友不吃一发戚顾安利吗?
相爱相杀知音情,爱恨纠缠江湖梦
400MB的文包一辈子吃不完,至今仍有巨手圈内产粮!
详情请戳av3329428 大宋激情纪录片放送!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二)

前文: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一)


二、

顾惜朝还没来得及抬头看,就被那冒牌货一掌掀翻在地上,被冰凉凉的雪地一激,总算是清醒了几分。他撑起胳膊,从乱成一团的卷发缝隙里瞥了一眼来人的样貌。棕黑色皮毛搭肩,深色的内衬,还有不修边幅的胡茬和鬓发,这的确是戚少商,但不是顾惜朝最后的印象里,白衣胜霜的群龙之首戚少商。

“顾惜朝,这是怎么回事?”

“大……”

“大哥!”青衣男子抢先一步从床上翻下来,满脸慌乱,哆哆嗦嗦的像只瘦公鸡,“大哥,你终于来帮我了!这是辽国的细作,给小弟下药,妄图引诱小弟说出咱们的抗辽大计,你快帮我杀了他!”

听了这话,顾惜朝真是气得呕血,他被人泼了这么多回脏水,还没见过这么无稽的污蔑,叛国通辽也就算了,这冒牌货把我当成什么了?!他撩开眼前的碎发,凶恶地剜着站在戚少商身边的青衣男子,恨不得在他身上叼下一块肉来。

可在戚少商眼里,这又是另一幅光景了。红衣旖旎,卷发婆娑,再加上胭脂色的眼角和凌厉的眼神,怎么看都像是色诱不成动了杀心的卧底杀手。自己和兄弟们琢磨了大半年才想出的抗敌之法,如果真要被辽国知道了,派出奇袭的一万寨军只会是羊入虎口,有去无回。

于是他想也不想,抽出腰间长剑,眨眼间剑势就到了顾惜朝的颈边。剑意虽然熟悉,但是这落在自己命脉上的剑,显然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一把。

不是逆水寒?!

顾惜朝艰难地抬起头,恍惚看见剑鞘上蜿蜒刻着“青龙”二字,很快又力竭地垂下脑袋,脸上满是忍耐的汗水,汇聚在秀挺的鼻尖,一滴一滴落在雪地上,化开密密仄仄的小坑。

“你不是……”

我不是?我不是什么?戚少商的眉头纠结在一块儿,自己结交大江南北,若是曾经遇见这种人物,绝不可能没有印象。他低头看着委顿的顾惜朝,心中突然狠狠一揪,激起一股莫名的酸涩和哀愁——就好像他们真的认识了很多年,而自己现在正把至交好友的一颗真心踩在剑下。

也不知是失望还是自嘲,顾惜朝剧痛的胸口上居然滚出了几声带血的笑,他翻过身子,眯着眼迷蒙地看着戚少商,两眼通红,难以置信地垂眸看着他的青龙剑:“你居然要杀我。”

居然,他怎么可以用“居然”?!

戚少商一向很稳的手突然抖了起来,不论如何都砍不下这一剑。

“你杀不了我。”顾惜朝低低笑道,终于蓄足了真气,飞身而起,一脚踹开挡在洞口的冒牌货,使着轻功跌跌撞撞地冲进雪地,半起半落,很快就消失在风雪里。

“大哥,不能放过他!”

他正想追出去,却被戚少商一剑横在胸前拦住了去路:“算了,穷寇莫追。既然计划没有泄露,就不用去管他了。”

“可是……”青衣男子面有不甘,但瞥见戚少商纠结的神情,登时改了口,故作惋惜地叹气道:“都怪小弟我掉以轻心,没想到这么俊雅的书生也会卖国求荣。”

戚少商却好像没听见他话似的,眼神有些恍惚,问道:“他是我们连云寨的人吗?我总觉得他……很熟悉。”

“这种小角色,大哥你不记得也是理所当然的。半个月前,我们在山崖底下捡到了他,见他还有几分学识,便留下来给寨子里的兄弟做文书小厮,没想到他竟是处心积虑的辽国细作。真是枉费我一番结交的真心!”他冲戚少商作了个揖,脸上带着讨好。

“半个月前?那时候我正在边关,难怪不曾见过他。”戚少商若有所思地回想方才那位红衣青年的面容,无由来觉得一阵心悸。那人的面孔衬着红衣,面色素净,眉眼间带着郁色,好像一张嘴就要说出满心的怅惋,可最后只留了一个飘忽的眼神。

戚少商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自己明明没见过那细作,可不知怎的,比起一见如故,两人更像是似曾相识。若只是故人也就罢了,最多就当自己遇人不淑吧。可戚少商总觉得,他们两个不止是认识这么简单——如果单是认识,他至于一想起那张脸,就莫名觉得惆怅,回过味来还恨得脑袋直抽抽吗?

可是边塞的风雪一刮起来,天地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走出三丈就看不清人影,戚少商就算是想追,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厢戚少商兀自纠结,冒着大风在雪地里跋涉的顾惜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一个时辰前他还好好呆在天目山顶的一处峭壁背后,承江南风露养着满院子的草药,正打算在春风花草香里泡茶小憩,结果不知是哪个不入流的小贼,居然一棍子把自己敲回到这狗屁不通的连云山水里来了。

想到这儿,顾惜朝一滞,两年前的千里追杀铺天盖地在记忆里席卷而来。虽然顾惜朝从来不信什么鬼神玄冥,可他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全新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早已有了另一个顾惜朝——就算手段下流得连自己都觉得卑劣,但是顾惜朝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才是打破这个世界均衡的外来者。更重要的是,现在的戚少商还是那个连云寨的大当家,没有经历顾惜朝的背叛,没有千里追杀,没有半生基业毁于一旦,同样的,也没有身为群龙之首的敛尽光华和重剑无锋。

那个顾惜朝看起来这么蠢,戚少商还会被骗吗?还是说老天注定了他就要栽在叫顾惜朝的人手上?

顾惜朝微哂,不过这些跟自己好像都没什么关系了,他不是这个世界的顾惜朝,所以对戚少商到底要杀要剐,完全是那个讨厌的冒牌货的事了。

雪终于停了,顾惜朝也走到大漠的边界,前方就是水灰色的城墙,里头传出嘈杂的人声。顾惜朝本该松一口气的,可是他却忍不住回头望向山洞的位置,就算他知道这个戚少商和自己认识的那一个不是同一个人,他还是不由自主地为戚少商眼底激荡的情感而心折。

只要有这么一缕温暖,也足够让顾惜朝坚硬如铁的心变得柔软。但他很快收拾了心情,重新抬起头,眼里闪烁着晶亮的光芒。

既然所有东西都是新的,那这就是老天赐给自己最好的东山再起的机会,没有人会再因为身世折辱自己,也不会再有不知所云的江湖恩怨来骚扰自己。祸兮福之所倚,不会审时度势的顾惜朝就不是顾惜朝。

正在顾公子充满对未来生活的向往时,一根熟悉的闷棍猝不及防地朝他的后脑勺扫过来,“嘭”的一声,他再次不明所以地陷入了昏迷。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36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